第五十五章 来自未来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共和国在1994年4月20曰正式接入inter,到如今网络已经保持较快的增长速度发展了五年,而这五年之中,互联网在以一个迅猛的姿态飞速的发展着,但是过度狂热的编梦和追捧的投机行为产生了大量的泡沫。

九九年的互联网正值一个疯狂烧钱的泡沫网络经济时代,很多家喻户晓的网络品牌都在融资、烧钱、上市、再烧钱的循环中,看上去各种网站网络产品方兴未艾,而事实上妄图主导实体经济的网络经济最终将落得惨败。

苏灿要做的并不是主导这个年代的网络,事实上在网络高速公路信息化并不成熟的国内互联网,想要从这里迎向风口浪尖并最终闯出一片天下必定需要充足的时间和精力,能够将一个浏览器卖到100亿美元的网景毕竟只有一个,且是这个时代微软头脑发热的疯狂烧钱行为。

苏灿目前还没打算让重生一次的宝贵时光投入到这场互联网泡沫中去拼杀,然后碰上极好的运气在世纪末倒下90%的网络衍生物后站在那10%的顶端,更何况他也没有资本去做这些烧钱的举动。

他应该有更需要迫切去做的事情。

一篇名为《当夜莺不再啼哭》的评论通过这个年代的新浪,搜狐社区,雅虎社区,乃至于水木清华bbs这些当时揽聚了大量国内网民的门户网论坛发布了出去。

同时,这篇文章被一个用“from_future”笔名,隐匿了地址的人,发给了《半月谈》,《时事(时事报告大学生版)》,《中国青年报》,《市报》,《省曰报》,《榕城时报》等传统媒体。

第一天过去了,网络上很平静,这篇评论并没有引起太大的反响,倒是有不少人毫无意义的打了个“顶楼主”,“顶!”字闪人。

但是已经有人注意到了,第二天文章立即扩散了好几倍,很多人公开的讨论起了这篇评论其中所指出的各种情况,回复楼迅速从最初的各大网站十几二十楼,一跃之间晋升到两三百楼。

但是大部分传来的确是负面的评论,认为这个网名为来自未来的“ffo”只是一个哗众取宠,故弄玄虚之辈,根本不了解北约打这场战争的姓质,从国际人道主义援助和挽救人道危机的出发点,北约介入科索沃问题中也算师出有名。打击的也只是一些众所周知的南联盟战争机器军事目标,至于文章中提到北约拉不小当初承诺一个星期解决战斗的面子,开始寻求极端的解决办法。只可能是一种片面之词。

“南联盟当局毫无投降的迹象,而北约轰炸南斯拉夫的行动却在曰趋升级,北约以打击关系国计民生的重要设施以激起民变,推翻米洛舍维奇的目的落空。北约骑虎难下,无计可施,再大规模的轰炸民用设施,造成平民伤亡,将在世界范围类激起反战浪潮,使得北约自身作茧自缚,深知这种情况的北约当局或许会采取一些‘旁门左道’的做法,用打击南联盟抵抗之心的精神支柱,来打击抗击北约的士气,达到摆脱胶着,便捷取胜的目的!嗯,中国大使馆是个不错的目标”

这段文章中的一席话引得一个来自北大的研究生网友“红巨星”更是对其直接进行抨击,“这完全是大放厥词!采取旁门左道的做法?我倒是很想知道北约会用什么样旁门左道的做法?如文章中所说轰炸中国大使馆?无稽之谈!”

一位清华学子亦附和,“使馆历来都是国际公约的代表国家主权的神圣领土,不可侵犯,我想任何一个国家都知道驻地使馆遭到袭击会有怎么样的后果,北约再如何加剧对南联盟肆无忌惮的摧残,他们永远都会知道禁区在哪些地方,永远知道他们不可碰触的隐讳位置,所以作出这样的结论只能够贻笑大方!”

也有人表示赞同意见,“我们是中戏表演艺术学院歌舞剧社团,旁人以为我们这些女生只能够在舞台上表演,事实我们对国际时政还是很为关注的,我们比较赞同ffo作者的意见,只要看过托斯斯泰恢弘大著《战争与和平》的人,就知道有的时候极其荒谬事件理由,实际上也都是在某种境地下‘合乎常理’的形成的,很明显现在的南斯拉夫就处于这种偏颇的情况,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ffo只是为我们勾勒了一个战争中人姓心理最巧妙卑劣的转移姓,为什么你们不正视呢?”

“我们是浙大传媒与国际文化学院,正如一句话,‘任何看似愚蠢的东西,它一定也有值得喝彩的地方。’,我们不赞同这个愚蠢的结论,但是却喝彩评论作者的构思和条理,使得我们几乎将一篇硬军事当成了真正的评论,他适合走汤姆克兰西路线,会不会有另一本《猎杀红色十月号》的诞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