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请不要忘记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在那个处处行事都被家里,都被学校管束,唯有思想是自由的少年时代,想过在学校寝室里没心没肺的跳闹,想过将寝室里的锅碗瓢盆照着窗口扔下的肆无忌惮,也想过打上一天一夜电脑游戏的通宵,或者是几个死党并列一处轧堵整个大街,任凭身后的喇叭叫嚷不断。

再或者会勾勒出和心仪的女生手牵手走在落曰洒下的古道的场景,一起看电影,送她回家,然后顶着她父母要杀人的眼神落荒而逃,至于在窗台下弹吉他,念情诗,爬蔓藤到她家的阳台,那是堂吉诃德或者罗密欧干的事,他们不一定能做,但是往往从媒介上看到这么做的兄台,也会竖起一个大拇指。

而今天他的这份壮举,已经超越了很多人在这个阶段所能yy到的极限,苏灿更不知道自己今天在唐妩家的这份情况若是被人知道了会有什么样的反应,是有人朝着他磨刀霍霍,亦或者对他竖起大拇指,觉得这哥们无论胆识和运气都有可塑之处。

苏灿此刻有点头大,当唐妩用略带妩媚的目光对他微笑说出“我去洗澡”的当儿,那一刻恍惚到只能感觉到贲张的血脉和不断在身体上下攒动血液的速度。

有的时候某种事件的开始没有预兆,甚至于说是顺其自然,就像是他从进入唐妩家的时候,两人就压根的没有谈到过他要在什么时候离开。

所以他就这么顺其自然的呆在这里,直到人家女孩在洗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流水声,他还很有几分厚度脸皮的坐在沙发上看着今天的城市新闻。

这幅情形前后之间的反差多少让人有些感觉到气氛流逝的诡异,但是谁也不知道此刻苏灿的内心正在天人交战。

离开还是留下,这是一个悔与不悔的巨大难题。

窗外星辰绚烂,十几年前的夏海市有着后世的夏海曾经消失的壮丽星空,如果这一刻选择离开,那么他见不到出浴后的唐妩,欣赏不到“脸莲红,眉柳绿,胸雪宜新浴”般的美景,只能够走在外面略带草腥味的园林,陪伴自己的是康德般高尚的星空,以私欲的牺牲换得了心中崇高道德的呼应,灵魂得到升华,要放弃唐妩这样的女孩,还不得道高升立地成佛也太说不过去了,那么他是悔,还是不悔?

若是留在这里,不去想那高尚的道德,他也并非什么柳下惠一类二愣子,凭借今天对唐妩的得寸进尺再继续得寸进尺,邪恶的挺进,亵渎这位在他的灵魂深处驻留过的女神。是悔,还是不悔?

天人交战的苏灿在一个饮食节目台教炒菜的时候下了决定了,来到电话机旁,打了一个电话。

“妈,嗯,我今天在同学家,就不回来了,明天直接去上课,不用担心”

嗯,苏灿在这一刻,做出了一个会让心中立地成佛的道德鄙视的选择,他终究不是一个神,而是一个人。

从最初重生,怀揣敬畏,对唐妩心存保护的心理,演变到随着自己的壮大,逐渐发现自己竟然也有拥有这个女孩的可能之后,心中那种强烈想要改变自身命运的想法,就再也抑制不住了。

这就好比人类在没有发明空气动力学之前,看到天幕上得意的飞鸟而浑然不觉有什么不妥,但是当发现有一个理论能够让自己像鸟儿一样飞翔之后,这种对摆脱地心引力跃入另一个层面活动的渴望,就宛如上了瘾般挥缠不去。

在苏灿的这个年纪里,偶尔会被薛易阳叫出去同学家通宵看球赛,这也是苏灿父母默许的一种放纵行为。

同时,伴随着苏灿已经超越了这个学期的成绩,乃至于他在家里面的影响力,父母对苏灿的支配管教**也放松了许多,对苏灿要去同学家住的问题,只觉得他有自己的想法和自制力,也不会进行什么干涉,直接导致了苏灿最后一层束缚的枷锁也被解除。

在唐妩家里,呆上一晚不是什么问题

苏灿一点一点转头,看向客厅旁的一个房间,从那略微投进去的光影和几个毛茸茸的布娃娃,可以知道那是唐妩的闺房。

这一晚上可以做很多事苏灿心跳加速的这么想着。

吱呀!盥洗间的门打开来,热气率先扑腾而出,一个粉红色的身影立足迷蒙的雾气之中,宛如无数场美梦中踏云而来的仙子。

唐妩长发湿润绞缠,这些发丝之间,是她瓜子尖弧的面容,那对清丽的双瞳,透过这些热雾,看到了沙发上略显呆滞的苏灿,然后她的脸红得犹如桃花。

一件粉红色毛绒的睡衣,中间一条系带让睡衣把唐妩整个柔软的娇躯裹了起来,衣襟的隙开处,隐约看得到微耸起来小半雪白的肌肤,这个细节让苏灿呼吸都有些凝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