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齐家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此刻街道的另一边,两个穿着呢子外套走下来的中年男女透过那些枝桠,就看到了前方的苏灿和唐妩,两人停了下来,明显对现在年轻小情侣的恋恋不舍而对视忍俊不禁。

“咦。”中年女子发现了什么,“那女孩不是老唐的子女吗?”

男子透过树丛仔细的看了看,点点头,“是,还真没想到,唐妩家境才貌都是很不错的,老张家就一直想让她成为他们的儿媳妇,以前我们见她才多大点,现在都有男朋友了”

女子目光灼灼的朝着那头看了看收回,“宋姨如今在省司法厅,一个月才能回家两三次,老唐又长期不在家,忙生意经常几个地方的出行,她一个小女孩,总会感觉到孤独罢,就算很优秀,有男朋友也是很正常嘛,再说了,我看这个男孩子也挺不错的,两个小情侣还是挺般配的你这人,从前被你骗去的时候也没这么难分难舍过不过,嘻,宋姨知道小唐妩已经有男朋友了吗?”

苏灿可以无视司法局守门大老爷看到唐妩和他一起进入古怪的表情,但是却不得不正视家属院内草坪上几个小屁孩用一种近乎于敌意的目光把他给盯着,这七八个小孩扎堆,其中有几个小男生看到唐妩,立刻就躲在了同伴的身后,面颊飞烫,仿佛看她一眼,都是一种极为可怕的事情。

“唐姐姐好!”一个小女孩倒是有些颤颤巍巍的喊道,那目光里充满仰慕,对苏灿则多了挑剔和打量。

然后吐舌头做了个鬼脸。

这小屁孩!苏灿有些无奈,从这群小孩的表情可以看出来,唐妩即便是在这个家属院之中,也是特立独行,他们对她都是带着仰慕而不敢接近,想必也是这群青春期少年梦中无数次出现过的女神吧。

而现在无人可以接近的女神竟然和一个男孩子并肩而行,无论他和她之间是什么关系,想必都会第一时间成为这群“护花使者”敌视的对象。

唐妩对那小女孩笑了笑,眸子里依然有着远漠的光,但是仅仅是这个笑容,让那群少年更多的埋下头去,手指绞缠,脸红得宛如苹果,恐怕现在心跳频率也是不低的。那小女孩脸上更是极为雀跃。

至于吗?苏灿有些苦笑,看了看身旁的唐妩,想来她很少和这群少男少女混作一团,是以就连微笑都很少给予吧。

倒是丝毫不觉得已经成为家属院子里这些少女憧憬目标,少男最早梦中女神外加姓幻想对象的唐妩,和苏灿走向大门,留下外面一干面红耳赤的小屁孩圈子。

铁门上有电子锁和电话机,唐妩摁了几个数字,门哐!一声打开,然后伸手拉开来,进入单元楼。

在五楼处唐妩掏出钥匙,开了门,苏灿竟然略微有那么一丝的紧张。

他竟然来到了唐妩的家里?这前后是不是有点在做梦?

进门有就闻得到一股干爽的清香,门庭的灯亮起,一个同时亮起的萤蓝色水箱也极为显眼,里面的一对接吻鱼嘴唇咬合一起激斗,还不是浮上浮下的旋转,颇为有趣,唐妩的一排鞋子整齐的摆放在鞋架上面,每一双都可以感觉到她那对小脚的精致,脱了鞋,唐妩俯下身为他找了双她父亲的棉拖鞋,然后走入客厅,“啪嗒”“啪嗒”的回声才让苏灿觉得有那么些真实。

这个屋子的客厅足以比得上苏灿家客厅的两个大小,富丽堂皇。

所以第一时间苏灿有点恍惚,天顶吊灯是大气的水晶,电视处是一台松下50寸的背投,两个一人来高的立体音箱显得极为高大,墙面上挂着一些字画,下方还有几个大花瓶,添了几分雅静,茶几上摆着一副紫砂茶具,座钟似的茶壶一面印着半卷《大般涅槃经》,一面印着《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唐妩在饮水机接了水,然后给苏灿端了过来,看的出唐妩的家应该也并不是经常会来客人,因为接水的倒不是纸杯,而是刚洗出来的玻璃水杯。

她端杯而来的姿态像极了从泼墨山水画中走出的大家闺秀。这让苏灿有种虚荣的优越感,同样也有略微的不安。

“你父母都还没回来吗?”

打量着唐妩家,这种古色古香而又带着几分高雅大方的感觉,坐落在这个幽静的小区内,反倒给人一种空谷幽兰的深邃,再加上自己面前唐妩长睫毛下那对扑朔迷离的眼睛,到很让苏灿生出几分“云想衣裳花想容”,“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的意境。

“妈妈在外地工作,回家的时间断断续续,每次都不会太长。爸爸昨天才走,可能要星期三才会回来。”唐妩笑了笑说。

“也就是说,你们家最近都没人,只是你一个人吗?”这让苏灿内心莫名的搏动一下。

唐妩红着脸点点头,大概从苏灿的目光里,她察觉到了什么。

不过唐妩父母的常年外出,这也能够解释苏灿会在垃圾桶里看到不少泡面的袋子,想来唐妩经常一个人在家,这个女孩子,不外乎会对人冷漠,只怕她的内心也是孤独的吧。

从来没有这样深入的去了解过唐妩,后世的自己,只是看到了披在她身上耀眼的光芒,乃至于那冷漠的姓子,不知道的人会认为她清高孤傲,但是某些时候,她的家庭氛围和环境想必也是养成她这份冷傲的缘由吧。

“你经常吃泡面吗?这样营养会跟不上的。冰箱里有菜吗,一会晚点我给你弄夜宵。”苏灿心头略微有些心疼。不过这句话语带相关,也是预示着他所呆的时间可以久一点。

“嗯”唐妩轻轻的点了点头,长睫毛律动了一下,两个人陷入沉默,才是最为尴尬的事情,之前在唐妩家单位门口发生的一幕,又开始浮现了上来。

“想看电影吗?”大概受不了这种尴尬升温的气氛,唐妩轻声问道。

“嗯,好。”

唐妩上前,抽出保护套里的碟片,放入三碟旋转的vcd机里面,然后重新坐回到苏灿旁柔软的鹅绒沙发上面。

用五十寸的背投观看被誉为这个年代最为恐怖的恐怖片《午夜凶铃》,对现在的人来说是什么样的感觉?

即便是可以将一切视为漠然的小唐妩,在电影的进行过程中,也是把手中的抱枕抱得死死的,身躯轻微的颤抖。

想要不看了,却又发现旁边的苏灿看得津津有味,接下来镜头一转,当那半人来高的贞子竟然从影片里爬出一台电视机!

唐妩吓得紧紧的闭上了眼睛。

苏灿见她那么大反应,及时的伸手揽住她流线般的腰部,佳人触手在怀,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恐怖片实际上是最容易让女人放松警惕心的事物,能够让许多情侣开始得那么顺理成章。

苏灿不失时机的调侃一句,“要是这一刻我就上前,把她的头按着再推进去。”

即便唐妩尚在惊恐之中,与这一刻也忍不住“噗”得笑出声来。自然也就不那么害怕了,不过还是慢慢的朝着苏灿身体依贴上去。

这种难以言喻惊心动魄的感觉,实在比这部午夜凶铃更让人心跳。

不知不觉,窗外的天色也就暗了下去,厨房亮起灯,两人看了恐怖片,也有一点饿了,苏灿也就忙着兑现自己的承诺,将冰箱里的一些蔬菜和剩饭拿出来,锅里倒油烧辣,再切了几节唐妩家的香肠,加了酱油和一些糖盐,把蔬菜和香肠混合着米饭炒了起来,端上桌的时候,俨然是香喷喷的两大盘香肠什锦炒饭。

唐妩家的欧式饭桌上面,灯光温馨,两人面对面坐着,中间唐妩开了一瓶红酒,一人倒了半个高脚杯,吃着那些被炒得有些颗粒饱满透明的炒饭,唐妩略显吃惊,苏灿炒出来的东西,比她自己做的可要好吃好几倍。

越是和苏灿深入的接触,他所具有的东西,总是让她感到惊叹。

饭桌灯光温馨,看到面前吃相温柔优雅,明眸皓齿的唐妩,苏灿感觉到两个人之间始终有一层东西,但是却都很心有默契的并没有将其捅破,刚才将唐妩玉人怀抱的那种触感,身体残留的温润香味,似乎还经久不散。

竟然让人衍生出想要尝试第二次**的想法。

有电话打了进来,唐妩接起,应该是她的母亲询问她的情况,唐妩都一一点头。

沉默了一会,唐母在电话那头才询问道,“幺儿,那件事,考虑得怎么样了?”

她的声音低沉,常年的工作关系让她自带着一份不低的威严,说话都十分理姓,这种女强人般的理姓不光体现在她的身上,还体现在与她血脉相连的女儿身上,永远的理智和冷静,她们都是注定了并非平凡的女人。

唐妩默默的朝着餐厅里的苏灿看了一眼,他坐在餐桌上面,侧面的窗户外是小区里叠翠的黄果树,外面有深黑的夜空,如墨一样黑,所以才更加衬出苏灿面容的那份温暖。平凡但是却令人心悸的温柔。

听到女儿这头的沉默,唐母在电话的那头叹了一口气,“反正你要调整自己,尽快下决定。”

挂了电话,餐厅温馨的光芒照射不到的地方,唐妩的眼眸划过一丝忧伤,但是当她迈步走入光亮的餐厅里面的时候,她的面容甜美而明媚。

将盘子端起放入水池,静静涮洗过后,转过身来的唐妩对苏灿说出一句平静,但是却足以让他心惊肉跳的话,“我去洗澡了呢。”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