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不想去吗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两个人从午后的阳光街道上,一直走到落曰的坡道,路边的香樟会时不时因为入春的冷风刮掉几片叶子,打着旋落下,在地上卷了两卷,拖迤出一些沙沙的声响从他们的脚下滑过去。

远处就是山脉,淡青色的天空显得很开很阔很广,从山间射来的曰晖伴随着他们的移动而移动,温黄的颜色照了大半阙在旁边军分区武装部的墙面上,同时映在两个人嫩扑扑的面颊,街道上偶尔有公车或者汽车行驶过去,又在前方的转角驰下坡道。

旁边的小卖部依旧坐着那个永远穿着件大衣的老大爷,这里在早晨五六点还有让附近学生赞不绝口的包子铺营业,晚上十点过摆出来的烧烤摊虽不是说整个城市一绝,至少在这一片的口碑极好。

苏灿和唐妩就在一家馆子里要了两份砂锅米线,店内热腾腾的气息将窗户玻璃都烘出一层水汽。

营业员仿佛认识唐妩,见到她的时候招呼得很热情,这让苏灿直觉的感到唐妩的家恐怕就在附近了。

这条街道属于城市的西北区域,这个区域亦是最早时期的城市中心,后来夏海开始发展,主要经济中心朝着东南位移,特别是守着城市的东南门铁路,公路交通枢纽,发展得也很快,随后已经有不少的医院,行政单位在城市迁徙过程中陆续搬迁移址,不过到目前为止,西北区域仍旧留有夏海市政治中心的痕迹。

砂锅米线的味道很正宗,上面铺了厚厚的一层褐红色让人胃口大开的肉块。

牛肉炖得很烂,但是不失嚼头,偌大的一碗,可以填饱肚子充当早中晚任何一餐,但是却只需要三块钱,虽说在这个年代三块钱已经很贵了,想当初苏灿家,能够在周末的早晨吃顿米线,都已经是一种很奢侈的行为。

当时父母都是普通职工,既要养家,还要担负他苏灿的生活学习,家境一直都是很紧张的,在这个普通人家和山珍海味距离较远的这个年代,偏偏一碗牛肉米线都是诱惑十足,米线在夏海市,就如同兰州人的牛肉拉面,东北人的猪头炖粉条,陕西的羊肉泡馍一样让人垂涎三尺。

不过在苏灿小时候,周末三碗米线就要九块钱的价格显然超出了家庭预算,是以周末苏灿就很早起床,用一个小盆子出门端上两份回家,虽说只有两份,不过一般店老板都会多加汤料,把一个小盆装的满满当当,一家三口回家分着吃,倒也其乐融融。

当然现在物质生活从匮乏走向丰富,却再也难以找到当初分食米线的那种极为经典的氛围和感觉,乃至于那种味道。

看唐妩吃东西是一种很享受的事情,看着她红唇轻启,咬下一块嫩肉,然后挑起小夹粉条,放入嘴里,从前苏灿一直体会不到秀色可餐的含义,而如今,口中香味十足的牛肉米线,以及热腾之间,若隐若现着唐妩的面容,这就是秀色可餐。

喝了大口汤过后,口中喷着热气的苏灿准备给钱,唐妩却先一步拿出了钱包,怎么都不要苏灿发扬一个男士的风度,但是服务生却搁开了,从苏灿手中收了他的钱,笑嘻嘻的说道,“哪有女孩子给钱的道理,自然是要男朋友请客的!”

唐妩欲言又止,想要解释,大概又觉得没解释的必要,只得微红着脸瞥向一边,服务员补了苏灿五十元大钞之后,对他悄然的眨了眨眼,让苏灿对这个胖女生顿生好感。

出了门来,阳光就很稀落了,大概,也预示着他们今天的约会,就这样结束了。

还真是让人意犹未尽啊!

苏灿轻轻的伸了个懒腰,陪着唐妩慢慢地走着,穿过有黄果树和一家书店的街道,进入一个坡道的岔路,立时幽静下来,旁边平台上的露天停车场停了不少车,大多都是黑色深沉的车体,其中竟然还可以见到一辆红旗,还有一台深蓝色天窗版的帕萨特b4,一台看上去像是95年的奔驰s500。

这多少让苏灿现出一丝讶异,同时对唐妩家庭越加的猜测,这个岔路是在一条主干道的分岔处,黄果树和高墙乃至于一些曲径通幽的大型庭院,构成了这里的别有洞天,从前苏灿只是乘坐车从主干道路过,却从来没有来过这个地方。

苏灿不懂建筑,不过眼看着目前的布局,也能带给人一种莫名深沉大气的感觉。

想来很多人对自己的家乡无比的熟悉,但是也有许多类似于此别有洞天的地方,或许在这里住了一辈子的人都没有亲自走过,见过。

夏海市到目前为止绝对是一个发展缓慢的小型城市,在这里一件微小的事情,都会曝出很大的影响,上次苏灿学校被捅事件就是个例子,一旦学校方没有捂住,那效应新闻可是全城姓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