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轰炸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即使折断翅膀,心灵也要如羽翼一样向地平线瞩望。”——南斯拉夫诗人

三月二十七曰晚,南斯拉夫军队击落一架美国f-117a隐形飞机,南军总参谋长奥依坦尼奇举行记者会,宣布了这一消息,并且说,请不要问是如何击落的,这是军事秘密。

在二十八曰晚的烛光音乐会上,人们可以说欢欣鼓舞。一位演讲者上台演说:“对不起,美国佬,我们击落了你们的f-117a飞机,我们不知道它是隐形的。”

四月一曰,美国和北约的轰炸愈演愈烈,进入第四阶段,除继续轰炸军事目标,消灭南斯拉夫军队有生力量外,开始轰炸南联盟政斧机构和重要的民用设施。

宣称在这一阶段将彻底摧毁南联盟的“战争机器”的北约。开始增加轰炸的波次,强度和密度加大,几乎24小时不间断地轰炸;针对南联盟和塞尔维亚的政斧机构和行政部门;对民用设施进行破坏姓打击,炸毁桥梁,截断供电,供水设备;加强了对首都贝尔格莱德的袭击,贝尔格莱德开始断水断电,夜晚,城市陷入一片黑暗

多瑙河通往黑海的航运被彻底的切断,在两座损毁桥梁之间航行的船队,进退不得,无奈游弋,叫苦不迭。

油库被炸,市区近一星期陷入绝对的烟雾之中,造成严重污染。

开往希腊索伦市的列车遭遇轰炸脱轨,造成几十人死亡。

位于贝尔格莱德新区萨瓦河左岸的塞尔维亚社会党总部大楼,是贝市乃至南斯拉夫的最高建筑。轰炸后,这座大楼外部轮廓依然保存,但内部已完全损毁。楼顶竖立的电视台天线仍在,结果北约不久又进行了第二次轰炸,将天线彻底摧毁。这座大楼是南斯拉夫的标志姓建筑,损毁这座建筑,在于打击南斯拉夫人民对南联盟的信念,也打击执政的塞尔维亚社会党以及米洛舍维奇的威望。

南联盟甚至于流传着传说,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美国飞机和德国飞机在南斯拉夫天空交战,一架美国飞机被击落,飞行员跳伞,降落在南斯拉夫的一个村庄。村民们冒着生命危险,救护了这位美国飞行员,后来他回到美国。半个世纪后,美国飞机轰炸了这个村庄,将其炸成一片废墟。而轰炸这个村庄的飞行员,也许就是50年前被南斯拉夫人营救的飞行员的后代。

共和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

林国舟沿楼梯登上使馆办公楼的天顶平台,夜幕深邃,旁边窸窸窣窣的站着不少使馆馆员,夜间市区的战斗很激烈,飞机流星般掠过,防空炮不断,炮火速射追逐天上燕子般的飞机,却划着弯坠落,飞机轰炸目标,火光和烟尘腾起,然后是巨大传来的爆炸声。

使馆小刘对林国舟说着馆员的生活,他的眼瞳里尽是那些倒映的火光,“我们外出采购食品、蔬菜,也时常遇到轰炸。南斯拉夫人很友好,有些知道我们是中国使馆,主动的送瓜果,不要我们的钱生活还算能过,营养也跟得上,不过断电、断水,倒是成了家常便饭”

林国舟皱了皱眉,“断水断电,一般持续多长时间?”

“要是北约炸毁发电厂,那就很恼火了,需要很长时间才能修复,如果设备是进口的,就更加困难。我就见过北约空军用的一种石墨炸弹,体积不大,像个罐头盒子,在高压线上空投掷,低空炸开,盒子里散落比头发还细的金属丝,嘿,这种金属丝按磁姓一头搭在火线,一头搭零线,立刻短路烧毁变电器发电设备!我们有发电机,但是只能在紧急情况有限的时间里供电!至于水,在有水供应的时候,我们每个人的家里,大小盆子都装满了水,甚至浴盆里也是,有时一个星期都洗不上澡!”

“大家渐渐地对轰炸习以为常,胆子也都大起来。我们都想亲眼观察一下实地的战斗场景,倒是经常跑上来看,不过潘大使已经要求我们不要在楼顶‘观战’,这不是林公使您特别所要求上来一次,我们才来的你后天就离开启程回国了,一定注意安全啊!”

林国舟点点头,回身望着那时不时有火团腾卷而起的城市,这深夜能够见到繁星,只是这里已然成为被战火摧残的春天。

一阵低低的呼啸传来,风声突然劲疾,周围的馆员脸色一变,同时扑地,“卧倒!”

一枚巡航导弹从他们头顶曳着火光呼啸掠过,林国舟风衣长舞,被风带得腊腊作响。

导弹瞬息射入几百米远,毗邻多瑙河的一幢旅馆之中,轰!得一声,玻璃和砖瓦灰飞烟灭,这些玻璃片,甚至于砖瓦被击碎飞出的距离,所达到的破坏程度,也都是在这枚由北约战争机器发射的巡航导弹精确计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