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油炸土豆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萧老师,你们班学生了不得,不得了啊!这可是震惊全校的大事!”一个高一年级组瘦高个的老师今趟一副看其出丑的姿态说道。

这边一些任课老师都默默地捏了把汗,英语老师印小天没看到学生排着准备登台的那一幕,倒是整个艹场前半截窸窸窣窣的讨论到了他这边,让他大致知道发生了些什么,循着焦点看过去,自然就看到了苏灿和唐妩,心里面更是对苏灿产生了极大的担心,要知道现在说话刺激萧曰华的虽说只是一个老师,但是他代表的可是周围年级组的那些平时暗地里和萧曰华针对的人物啊,这下子萧曰华丢了脸,接下来要对苏灿和唐妩怎么样?

一个教物理有着二十多年教龄濒临退休的老师抬了抬眼镜,那目光后面闪过一丝幸灾乐祸,对萧曰华语重心长,“萧老师,成何体统啊,成何体统啊”

现在是散会时刻,学生方阵都陆续散了朝着教学楼去,而萧曰华的身边,俨然围满了各类人物,看笑话的,等待着他出丑的,冷嘲热讽的,可不在少数。

萧曰华看了学生那头一眼,在众人目光下佯装愕然,“什么事?我没看到,我也不知道,没什么大事嘛!我们班还是入选了两个市三好学生吧!”

这句话倒是让那些因为没了名额对其忌恨不止的人好一阵呛然,有些人眼珠子都瞪大了,那教师讶然,“那两个学生,大庭广众下面,亲,亲了一口作为老师,学生公然早恋,亲密接触,这是足以对校风学风造成巨大问题的事情啊!你竟然没有觉悟,反倒故作茫然”

萧曰华就叹了一口气,“今天这么高的荣誉,学生之间高兴,做点什么符合年龄段的小事情,也是可以的嘛,有什么不妥呢,他们都还年轻嘛!说到底谁没有年轻过呢!现在很多人都批评我们教育太死板了,不久前校长不是才访问过欧美名校吗,提倡我们要向他们学习,大胆一点,开放的不仅是我们教师的思想,还是学生的思想嘛,蔡老师,你太死板啦!”

这番话堵得那老古董的教师咳嗽好半晌,指着萧曰华,“你!你成何体统!我要上报教导主任,严肃处理这个问题!”然后拂袖而去。

印小天等任课老师当然在这种场面的交锋下插不上话,不过心里面确是大快人心。

萧曰华刚才可是完完全全将事情始末收入眼里,收入的不光是苏灿和唐妩的情况,连带着校长丁俊涛一干校领导的反应他也都一目了然,这事校长见了都转头,忍俊不禁,假装什么都没看到。

这些唯恐天下不乱非得开除两个人的教师在这里跳闹什么,苏灿和唐妩是普通学生也就算了,但是他们普通吗?你们报告打上去,恐怕落得一个口头表扬,然后就被转身付诸一炬吧

一整天唐妩的脸都宛如火烧,有时候课堂上转头,下课去厕所,或者在走廊上遇见,逼不得已眼神对在一处的时候,两个人的心弦都会轻轻一颤。

狗血啊,这就是狗血,苏灿脑海一直在反复掠过那一幕,所以就连今天一天课堂上讲的是什么也没听进去。

如果要被称之为俗的话,苏灿觉得自己甘愿成为那烂俗人一个,以前想过年轻时代要做些什么,在那热腾腾的夏季,那呼哧扇动头顶的吊扇,那埋头怎么也写不完的试卷和作业,以及拼命着怎么也想走走不了的学生生涯尽头,还有一不留神就毕业的时光。

要表白。要写一封情书。要给最讨厌的老师一个下马威。要报复回来自己被揍过的那一架。要赢得那场球赛的荣耀,并趁着这份荣耀抱起对面观众席一直心仪的那个女孩。

但是这一切,就这样莫名奇妙的,轻而易举的,在我们来不及去改变的时光中,转瞬即逝了。

有谁敢站在主席台上,在全校的见证之下,这么亲吻自己所喜欢的女孩,有时候那张魂牵梦绕的面颊近在咫尺,可往往却有一种巨大得无形的力量,将人羁绊,内心怎么呐喊努力,也冲破不了这绝对领域。

《悟空传》中有个场景是师徒四人在一片西望平原,东竭群山,中段小溪的河边歇息,徒弟突然脑袋烧了要朝东走,不去那雷音,不参那古佛,不取那真经。但是却被一堵无形的墙撞得头破血流,唐玄奘说那就是“界限”,命运的界限。

很多时候,我们的行为,也终究被这份命运之界限所阻隔,家境的差距,生活的背负,未来的迷茫,两个人彼此世界之间的距离,所以在很多次面对那可探身一吻的脸颊,那可穿破薄暮就紧握的牵手,那段在早晨某个路口就可对视遇见的时候,我们最终也打不破这无形的“界限”,这份绝对领域,跨越过这一段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