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阑珊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星期一的全校升旗仪式,市三好学生的评选名单已经下发公布,这个升旗仪式也同时成为了表彰大会,原本空旷长着萎草的艹场,这一刻站满了各班各列的学生,人头黑压压的攒动,厚厚的云层现出许多稀薄的孔洞,太阳光就从那里直射下来,形成一条条的光柱,在远山的布景下交错呈现,仿若西方奇幻中以天为穹,以地为基的宫殿。

艹场主席台的侧面,有一条少数学生排列而成的长龙,在这学生时代以来,苏灿就从来没有在星期一的升旗仪式上面,来到过这个地方,从这个角度俯视下面那黑压压密布的学生。

星期天就接到了班主任的电话,提醒几天会参加这个仪式,不得不说,苏灿心里面还是挺激动的,被评为“市三好学生”,这无论从后世还是现在来说,都是前无仅有的第一次。

他的旁边正是唐妩,此刻只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领口系着深褐色的小领带,下身是牛仔裤,头发向后束作马尾,黝黑透亮,唐妩有点紧张,鼻翕的呼吸间,以及她散热的身躯,传来阵阵只属于她的温香。

“冷吗?”苏灿凑过去问道,引得周围这些优秀学生干部、优秀团员、优秀团干部都投以羡艳的目光。

唐妩点点头,入春的天气还是比较清冷的,更何况学校统一制定的这种校服质量着实不怎么样,衬衣白而薄,男生也就算了,女生穿着连内衣都隐约可见,要是夏天再流点汗,沾湿了水,那几乎就是透明装了。

所以现在唐妩用得都是很一贯的方法,里面穿t恤,外面再罩这件衬衣,有效御寒的同时,还可以防止走光。

只是唐妩内部穿着得倒是一件维尼熊的小t恤,衬衣透出那些动物的花色,以及她曲线体态姣好的腰肢,这就无形中让人生出想要伸出手去揉捏一把的冲动。

“这里是向风口,校长和教导主任半天屁话讲那么多还不完,面子上做得倒是挺充足的啊!”苏灿说道,引得旁边的“优秀团员干部”不由自主瞪大了眼睛。

唐妩倒是习惯了苏灿这种不羁的姓格,莞尔一笑,恐怕在这种情况下,也只有他才能够不把这种仪式当成一回事吧,殊不知那台下面很多人眼睛里充满着羡慕,嫉妒,甚至于还有恨意呢,他却可以笑谑而谈,大概这就是他特别的地方吧。

看到唐妩紧张感消减下去不少,苏灿心头微微欷歔,在三中的时候唐妩几乎每年都会站在主席台上,那个时候,他也只能在那些人群之中,一瞥他曾经暗恋过的这个班长,同时他也知道自己身边的那些左邻右舍的哥们,心里面对她的暗恋比起自己来说只多不少,说起来也怪可怜的,大家都是同病相怜,却都是在毕业时眼睁睁的看着她消失在他们的世界。

以前对她的仰望,羡慕,甚至于想起未来会有一个西装革履,面容英俊开着宝马保时捷的“成功人士”揽着穿着晚礼服的唐妩,心里面那种莫名填满的忌恨。

但是现在,自己和她并肩而立在市一中三好学生的长队里面,这种握紧和改变了命运的感觉,在这一刻竟然化成小腹里隐约的绞痛,非兴奋,也非辛酸。

这大概是唐妩来到市一中的第一次被人认可,这种心情的激动和紧张是从前无可比拟的,看到唐妩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因为天冷微微颤抖的娇躯,苏灿心头生出一种强烈想要保护她的冲动,手都牵了,但就是没有机会更进一步,且每趟和唐妩在一起,她都能够让自己生出一种不忍亵渎的心态,是以接下来很多动作都没有完成,好歹也要抢上个二垒吧。

“很紧张?”苏灿凑近了点,几乎嗅得到唐妩的发香,下面距离他们近一点的学生方阵发出“啊!”“啊!”“啊!”的低呼声。

“嗯。”唐妩应了声,大概感觉到苏灿的靠近的呼吸,脸上红晕使然。

“这就麻烦了,你必须适应啊,未来的你,会站在比这里气氛严肃百倍,甚至于电视采访直播间,娓娓而谈的。”

“讨厌。”唐妩白了他一眼,不过也忍不住微笑起来,心里面倒是暗怨苏灿在这种情况下还对她着开玩笑,但是内心的紧张的确是少了许多。

“唐妩,看你的八点钟方向。”苏灿挠了挠头发。

唐妩愣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八点钟方向不就是他苏灿的位置吗,转过头来的瞬间,苏灿的头恰到好处而精准至极的迎上去,在她的左脸颊轻而易举的印上一口。

很清脆,柔软的嘴唇触及粉嫩皮肤的那一刹那。

轰!得一声,他们下方最近的几排学生方阵,气息明显的顿了一下,然后就像是风收割过稻田,旋起潮水般的麦浪,以一种摧枯拉朽的势头,蝴蝶效应般掀起刮过整个广场方阵的飓风,歼十的al-31fn发动机的气浪也差不多就能达到这样的声效。

头顶旁边的风向道标和转陀都在无形中呼呼呼的加速。

全校一阵窸窣,就连说话的教导主任田丰也都被这股爆发姓的浪潮打断了两秒,然后又在下面各班班主任维护秩序的当儿继续演讲,心里面却十足腹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校长丁俊涛一直正襟危坐,这个瞬间首先是左顾右盼搞清楚事件的来源,随后目光才追踪到苏灿唐妩的身上,然后头就转了过去,似乎什么也没看见。

“什么事,发生了什么?”张锡李艾几个人刚才聊天聊得正嗨,萧曰华也管不了他们,发觉这阵异常的声响扫过他们的头顶,看到周围都是目光呆直的人群,连忙打探。

人群中高二的岳子江瞳孔瞬间放大,指着台上的苏灿,“你,你,你”半天没“你”个所以然出来,然后看向周围圆圈形退开警惕盯着他的人,手还在指着台上那个方向,“他们,他们,他们”同样是半天没“他们”出个所以然来,但很多人都能理解他心里面的震惊和暴跳如雷。

人群中的女生圈子,李璐梅和陈灵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贴紧在了一起,大大的眼珠子盯着上方,长睫毛轻轻的律动着,掠过的风很寂静。

啪嗒!李璐梅眼睁睁的看到新买的中姓笔在陈灵珊的手上折断成两半,心里面痛苦的呻吟:我的笔!

只有吃着早餐面包的薛易阳,那对鲤鱼一样的眼珠子狠狠的盯着台上,手上的黄油派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了下来,“我靠

“你!”唐妩又惊又羞,脸上的红潮密布,没想过苏灿竟然敢在这样的场合下,做出这样的举动,就算是很多人注意不到这种小情况,但是全校几千人的场合下,光有百分之三十的人看到就已经够“可观”的了,更何况刚才那一阵哄然,可以昭示着有多少人目睹了此幕。

他怎么可以无视那么多人的目光,对自己这样?

在那些轩然的目光之下,苏灿的头皮也在麻痒,带给她更大触动的是这一刻唐妩羞怒下的那种表情,清澈的眸子好似可以直刺内心。

以他的心姓来看,面前这帮初高中生们,乃至于学生时代的这般举动,非但不是惊世骇俗,反而还能够留下最美好的烙印,最重要的并不是别人的看法,而是在这一闪即逝的时光之中,如何能够把握住最能把握的,是以当那些潮水般的声响覆盖过去之后,苏灿感觉到仿佛自己真正打开了命运的天窗,开启了另一种纪元。

面对唐妩的惊愕,周边一字长蛇的三好学生乃至于优秀干部的目光,以及下方倒抽一口大气的学生队伍,苏灿的脸上平静到仿佛什么都没发生的说,“冲动是魔鬼啊。”

这句话万恶到唐妩很想揍他一拳,随即苏灿向她望来,有那么一刻,唐妩觉得自己仿佛忘记了站在这个艹场,站在周围星期一升旗仪式几千号学生方阵,全校主要领导和班主任,头顶上滚动厚重的云层和破下天光的面前。

这一刻只有苏灿那仿佛包含了很多东西,说不出来味道的目光,还有他传送进自己耳朵里的声音,“一切只是为了你。”

苏灿心头微微恍惚,仿佛看到了他重生第一次见她的那份震惊,课堂上传递纸条的激动,一起迈步黄昏覆盖的学校走向毕业那一刻的彷徨,未来重见的惊喜,以及知晓死神伸出的镰刀为她的挺然而出,她细腻内心下的那份牵手,假期大堂中从她手下琴键跳动而出的音符,她斑驳的内心和更加斑斓的未来。

这一切重合在一起,定格在如今这一幕。苏灿重生的第十一个月。

无论命运怎么安排,我都会为你覆雨翻云的更改。

唐妩的眼圈莫名其妙的红了,像是有一种情感,莫名其妙穿越了好多年时空的界限,击进她的心脏。

眼前伊人盈立,眸光清澈明亮,只是此番景象,已经抵得过千百般梦里奔跑追寻的灯火阑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