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打痛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从公安局里出来,天气渐凉,程兰披了一件外套,今趟夏海市公安局收获颇丰,自然没空理他们两个,王威威一行人门口就被他们那强悍的司机给接走了。

“你的衣服”程兰想把外衣还给苏灿,却被他拦住了,“留着吧,天冷,你也早点回去吧。”

没有半分的说教和任何的叹息,苏灿依然只是那副平静的模样,仿佛今天王威威砸鼎盛歌城,当面和保安斗殴,乃至于那冲入进来荷枪实弹的武警,一切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这是从前的那个在初中的时候,瘦瘦小小,毫不出众的少年吗?

程兰眼圈一直是红红的,今天的惊吓几乎让她的心志一夜之间成熟不少,伸手摸摸苏灿的面颊,有些凄婉,“你帮了我两次了,不想要我报答你吗?”

她的手有点冰,灯红酒绿的街道,旁边有“hotel”夏海最早一代引入英文的标志。

“在你眼中,我是个坏女孩吧。”程兰笑了笑,挽起手袖,路灯下面,她原本白皙的手臂,有着很多红棱的痕迹,有些是淤痕,纵横交错,“一些是我父母造成的,一些是我为了保住我的底线被其他人打的。我很笨吧,明明这样,明明被人误解,也要维护我自认为最重要的东西。现在只要你想要的话,我就可以给你我的第一次。”

程兰的面容一半陷入阴影,一半明亮,那容貌很美,仿若当初校园里让人迷离的大双小双,“不要有任何负担呢,我曾经想过,我可以置身那些花天酒地和脏污的泥塘之中,我可以遍体是伤,但是我必须要留下最珍贵的第一次,至少留给一个值得去纪念的回忆!你不就是那样的回忆吗?”

苏灿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我不是你的回忆。”

程兰的强颜欢笑像是最华丽的戏被扯下了幕布,仿佛一个巨大的擦头,抹去了那些灯火阑珊和欢承婉转,眼眶刺痛,泪水滚落下来,捧着脸,程兰呜咽道,“我真是个坏女孩。对不起”

苏灿伸出手去,拉了拉她外套的衣襟,将其整理好,笑了笑,“每个人所做的事所走的路都有不同的目的,有的问心无愧,有的理所当然,有的心怀鬼胎,有的胆战心惊,你要走一条什么样的路,旁人其实并没有办法阻止,最重要的不是你选择走向那个岔路口,而是你在转瞬即逝的机会面前,面临这无数通往各处的道路,却没有向前迈出真正要走的路选择什么,其实并不丢脸,最可怕的是,你根本不知道什么是你真正想要选择的。”

苏灿抹去程兰脸上的泪水,在此刻的程兰面前,所有幻想中的蝙蝠侠和各类骑士,相比起面前的苏灿,都已经不重要了,从来没有一句话,像是此刻这样,能够让她如此深刻。

“现在开始,回家,洗漱,趟上床睡觉之前,想想从明天太阳升起过后,你想做什么,要做什么,如果想不到,那就继续睡一觉,第二天,第三天直到你真正的想到了为止。然后就去做吧谁都不能重新活一次,所以才应该珍惜。”

这个夜的市委家属院,风轻云淡,守门的门卫刚才还看到大批的警车呼啸而过,也不知道哪里在进行着严打斗争,那机关高层的行动,也不是他们这类人能够接触得到的。

就看到市委书记的黑色座驾来到门口,闪了闪车灯,门卫有些激动的迎上去,升起挡杆,目睹着车窗黝黑看不到内里的轿车缓缓进入家属区,感受到这城市里最有权利的车从自己身旁而过,那股让人后脑紧绷的压迫感,才真正的让人肃然起敬。

这种能量虽然是无形的,但是在升斗小民面前,却有着通天一样的能耐,可以动辄让这个城市覆雨翻云的能量,就如同之前外面那一队队疾驰的警车,这里一栋栋建起的高楼,所有能够导致这个城市改变的力量。

进入家里,王威威,林绉舞,林珞然三个人都垂头丧气的,毫无半分在歌城里的那翻气势。

王威威更是胆战心惊,如今更不敢做出些什么夜不归宿的行为,之前可以名正言顺的和他父亲对着干,他倒是占着认为他父亲错误在先的理,现在则是完全他的问题,如此撒野,他还不知道要承受自己父亲怎么样的雷霆怒火,正因为王薄不经常发火,所以他爆发起来,才更加可怕。

换鞋的时候林绉舞不小心动静弄得大了一些,林珞然连忙用手比着自己嘴唇,一个劲的“嘘!”声。

王薄从上面下楼的声音就传了出来。

三人面如死灰,王薄捧着本书走下。

王威威险些汗毛都竖起来,结结巴巴,“爸,爸”其余两个人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谁知道王薄头一抬,眼睛朝着他们三人扫了一眼,点了点头,“噢,回来啦。”径直去了厨房,给他们一人泡了一杯红茶,说,“趁热喝了,早点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