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砸场子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程兰等着那劈头的一巴掌打下来,但是等了一刻,也没见后续的动静,抬起头来,看到了在自己面前的苏灿,心头一颤,眼睛就红了起来,泪水涌出,“对不起他们不让我走,我走不了”

原来当初在歌城里看到苏灿和唐妩之后,程兰就打算脱离歌城,结果老板看着她面相挺纯,吸引的那些老酒客也不少,就提出加工资的留下她,程兰脑袋一热,也就答应了下来,还签了合同,名义是做歌城的公关,说是公关,也就是正式点的陪酒女郎,几次遭到搔扰过后,程兰想走,但是歌城这边拿出合同威胁,她也走不了,今天遇到的这行人据说是夏海市很有名的商人,据说关系很广,其中一个就对她动手动脚,又是掐又是抓的,程兰受不了,这才跑了出来。

导致了有了面前一幕。

那追出来的中年男子虽说看着苏灿年轻,不过他还不至于昏了头,就指着苏灿,面容有些暴戾的说,“你!这是!?”

旁边的经理也知道这个中年男子是得罪不起的人物,据说和市局都有关系,他们这个歌城想三天两头不被局上查来查去,就得打好这些关系,所以她就在这守着,一连给里面换了四拨陪酒的女郎,最后没想到还是闹出问题来。接下来就连忙劝住这个人物,又对苏灿推了一把,准备让这个看上去不过是高中生的小子打发回他的包厢之中。

倒是苏灿纹丝不动,这个四十来岁,但是早已经被年轻时酒色架空的老女人,又如何推的动此刻肆意防备的苏灿。

面前的中年男子一怒,指着苏灿,“哪来的野小子,快给我滚开,老子教训女人你也敢插手!”

苏灿盯着那歌城经理,一字一句的说,“这两个女孩不到十八岁,是谁给你们的权利招她们来陪酒的,又是谁让你打人的!?”

这时门内出现了好几个男子,眼看这种情况,有人劝说,也有人阴冷的朝着走出来的林珞然上下扫视打量,只觉得这经理太不够意思了,这漂亮的女生,竟然没在给他们的陪酒女郎之列。

那值班经理想来年轻时也是个泼辣的女人,瞪眼盯着苏灿,似乎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么个说话的高中生,“你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乖乖回去唱你的歌,这不是你该管的事!”

这么冲突之间,有些包厢的门也打开了,从中走出看热闹的人,有些年龄还和他们相仿。

苏灿一笑,“这当然是我要管的事,这是我同学,我现在只知道,有些她不愿意做的事情,你们正在通过非法的手段强迫她去做!这个人我护定了!”

有王威威一众在,果然底气很足啊,今天就是把这里闹个天翻地覆,想必也能顺利扫尾吧,自己重生一趟回来,虽说沉稳为主,不过若不痛痛快快行事一番,没这份疯魔还怕湮没了自身的激情。

程兰一震,望着苏灿,面前的这个不过正读高中的男孩,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竟然让她心里面一定,给人一种十足的底气,不会怀疑他是在螳臂当车的行为。想到从前初中时代的学生生活,程兰的鼻子就是一酸,想到她这种聚集在唐妩身边的娇女,俯视这个小男生时候的那种昂然,那时候飞扬的自尊和现在相比,是太渺小了。

唐妩这小妮子,不光成绩好,姓格优秀,就连眼光也很好呢!

这个杨姓的女经理首先是愣了愣,也是被苏灿这般口气给冲了一下,软了些,“这个帅小弟,怎么不明白状况呢,你同学,你同学在我们这里打工,我这不是再给她们解决工作方面的问题吗,不是你所想象那样的!”

苏灿冷声说道,“你看我三岁?很好骗吗。”

这女经理听苏灿的说话行事,这下再没把他当成一个高中生看待,声音尖锐着道,“我告诉你,你这种是在扰乱我们正常营业和秩序,任何一行都有这一行的行规,我看你倒像是专门跑来捣乱的”女经理阴冷一笑,“小弟弟,我很好说话,但是我们这里的保安可不好说话,他们手里面三斤重的棍子可不会给你讲什么情面,到时候你缺胳膊少腿的,最不济你们父母去告,也整不住什么名堂而你在这故意闹事,你监护人,也就是你父母,还得担上责任!嘿嘿”

女经理说话间看向那中年男人,中年男人就伸手一指苏灿,“随便你父母是那个,随便你喊哪里的人来,不得怕你!你滚不滚,不滚老子连你一块揍!”他是河西派出所所长的亲戚,上趟才和新任的局长在一桌子吃了饭,据说这局长和歌城的老板是故交,搭上这条线,自然更是觉得在这城市里无所不能,是人都得让着三分。

若是他不吵不闹,如旁边一个人那般阴阴冷冷,苏灿才要担心了。

“这样就算故意闹事?你是哪的?口气挺大啊。”林绉舞和王威威走出来,倚着门边,问道。

这时已经有几个面带痞子气的保安走了过来,其中有个显然还认识苏灿,上趟苏灿在这里收拾一个外海中学的学生,算是打过照面,当下心里笃定,这小子恐怕又来惹事了!

这几个保安走上前来,出乎意料的,挥着手中的棍棒将旁边的玻璃砸碎几块,那个认识苏灿的应该是保镖头子,瘦高眼眶内陷,嘿了一声说道,“这些是你们砸的,这不是闹事是什么?”

这时对面的包间门终于打开来,一个人探出头来,“妈的外面闹什么,烦不烦!”,这包间内部倒是一干十八十九岁的青年,都是附近外海中学的,一些女孩子浓妆艳抹,还和旁边的男生嬉笑打骂,出来的竟然就是那个外海中学的状元尖子闵君豪,看到苏灿,失声,“靠!又是你!”

这时王威威对那酒店经理杨姐和那群嬉笑的保镖一笑,“说我们闹事是吧,不真这样做,好像还就被你们冤枉了!”

随即他就提着酒瓶子借题发挥的越过正在愕然中的闵君豪,进入他们内里的大包间,内部旋转彩灯在地上打出五光十色的小斑点,镭射灯一闪一灭之间,一些香烟腾起的烟雾若隐若现,一个女生唱着首王菲的歌,唱得不错,有男生对其投以陶醉的目光,王威威就这样走入,一瓶子砸在电视机上面。

碰!得一声,火花四溅,一片由麦克风放大的尖叫。

众人搔乱呆楞之下,王威威提着半截酒瓶从腿软的敏君豪身边路过,返回自己的包间,照着电视机就是一个直插,竟然只将屏幕插了个龟裂的斑纹,他干脆酒瓶一丢,抬起电视就照着地面势大力沉的猛惯!

末了还踢上两脚,整了整衣服走出门来,刚才面对苏灿的那副惊愕消失得无影无踪,反倒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转头对林绉舞说道,“去,给我爸挂个电话,说我把鼎盛给砸了!”

“你这个天杀的小兔崽子!”那中年男子再也忍不住了,爆发着冲过来,虽说王威威砸的鼎盛和他没什么关系,不过当着他的面这么撒泼,可就是给了他的脸上重重的一巴掌。

市委书记王薄的司机张胜在这一刻叹了口气,他是王薄从省上带下来的,几次王威威三人外出疯玩,他都有跟着,军伍里做过特种兵的料子可以让他进行很游刃有余的盯梢,刚才他就在待客厅喝茶,一听上面闹起来,立刻就过来,一直远远旁观,给王薄打了电话,眼看着对方要对王威威动手了,兼职保卫的他当然不能闲着,箭步上前来就受了那中年男子碗口大的拳头一拳,打在他身上就像是挠痒痒一样,他一个扫堂腿,就将其摞翻在地,上前一个反剪,对方的手扭曲到咯噔一声,杀猪一样的嚎叫。

张胜抬起头阴冷的一扫,那几个保安立刻也就定住了。敏君豪包间里那些几乎要疯狂的男生,冲到门口看到这个特种兵出身的市委书记司机,也一时不敢动弹。

夜晚的夏海市,那些在路灯覆盖遮天蔽曰的香樟之下,一台台警车挂着闪烁的警灯的陆续出动,朝着河西城区的鼎盛歌城飞驰。

警车停下,歌城的老板带着一干娱乐城经理迎了出来,老板姓赵,绰号赵麻子,张口就说,“我给你们靳局长打了电话没多久啊,这来得挺快啊!”

为首的警察笑了笑,“人手齐了就赶过来了,耽搁不了什么时间。”

赵麻子愣了愣,看过去那几台警局专用的依维柯,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其中,不过还是不以为异,觑笑一声,“靳局长这派头摆得可真给我老赵面子!”先一步带头走去,还扭过头说,“那就快点,几个闹事的还在上面呢!妈的,什么来头,敢惹到我老赵的头上!”

那干部模样的警察就转身打了个手势。

车后门“哗!”得打开,一个个荷枪实弹,穿着军绿色迷彩服,手持黝黑冲锋枪的武警,气焰压城的排布而出。

“封锁各出入口,进行彻底检查,各小组,行动!”赵立军振臂一呼。

便衣的警察和武警战士,纷纷出动,冲入歌城。

那赵麻子在这一刻才意识到问题不对,“你,这是怎么回事!?”

“接到举报,鼎盛歌城可能从事有组织的非法卖银活动!我们要进行彻底检查!”赵立军的声音,在这个略带凉爽的夜晚震耳发聩。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