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你回来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这个表白的决定本就是今天午休一觉醒来的一时冲动,其中的由来十分复杂,有当初在家里,对自己母亲居高临下,颐指气使的一丝叛逆,亦有那天放学,父亲自嘲自己“老了”之后,突然带给陈灵珊的一丝心酸,更觉得若是把苏灿抓在身边,她就有了更多莫名的依靠和安全感。

其实当陈灵珊知道苏灿从前暗恋着自己之后,她把那个在老贸易公司的院子里面,曾经一直远远盯着自己的小男孩两下结合重叠起来,心脏在那一刻是受到了冲击的,有一丝感动,又有一点恐慌,交缠在一起,形成了一种难言的,让内心悸动复杂的情绪。

虽说自己也曾像是拒绝其他人那般拒绝了苏灿的表白,但是在这之后,她发现原本可以很快将这件事淡化,那一贯的处理方式,却在苏灿的身上行不通了。

二节课间艹完毕,她会和李璐梅刻意的走在后面,有时候或许只是为了偶尔一瞥到苏灿在人群中缓慢行进的影子。

体育课上,看到苏灿被汗水打湿的衣背,她竟然有一丝淡淡的心跳和迷离。

甚至于有时候在课堂上,苏灿那往往因为慵懒被抽起来回答问题的对答如流,也让她在一点一滴的加深着对他的印象,重整一番小时候对苏灿的回忆,那个和小狗玩在一起的小孩,真有几分《仙剑》中李逍遥,或者《神雕》杨过自由散漫,疏狂佻达的味道。

而如今,他似乎正在一点一点的蜕变着,身上披着一层莫名的光环。

现在再来看苏灿,他还是那个会在远处默默看着自己,并且憧憬着和她在一起的男孩吗?

她有些隐隐兴奋,在球场上被人簇拥成骑士般的苏灿,和有时梦中高大丰满的形象,已经很相似了。

披着星光,戴着月芒,某一天,会出现在自己面前,告诉她他是“夜礼服假面”,亦或者“怪盗基德”,此类种种一出场就会导致女人智商为零的骑士。

只是到了这一刻,看到苏灿那副淡然的模样缓缓走到自己面前,她的心里面竟然又慌乱起来。

表白吗,只是自己的冲动吧,自己以后会因为这点冲动,而后悔吗但是如果就这么不说了,恐怕才更会后悔的吧。

那么,至少也表明自己的想法,现在可以做朋友,即便是亲近一点的朋友,这样的话,有那么一天,两个人在一起,也是顺理成章的吧,顺理成章的爱上你顺理成章的嫁给你。

可是现在这苏灿一脸阳光淡然的模样,仍然是这幅处变不惊的姿态,没有半分气氛,你要我怎么样才能说出口嘛!

更何况,这可是她陈灵珊有史以来,第一次决定对一个男子说这样的话,偏偏这小子一副没进入状态的模样,就让人心生幽怨。

再一想到苏灿对陈父的冷漠,陈灵珊心里面就微微一紧,她不了解公司里的情况,但是苏灿母亲离开他爸的公司,多少应该有几分被逼迫的成分,而且他们家修建的星海广场工程又发生了危机,自己父母却没有帮忙出手,再加上那天对自己含着隐喻意味的表白没有成功,所以,苏灿对她一家,会有一些芥蒂吧。

陈灵珊担心的是这种阴影和芥蒂,会在苏灿心里面以一种什么样的姿态存在着,会不会转为影响到他很多行为和准则,譬如对自己父亲的漠视。

平心而论,对于此,她的心里面是很不好过的,但是若自己和他在一起了以后,他心里面的疙瘩,当然也会迎刃而解的吧。

苏灿一看陈灵珊蹑脚踌躇,面色微红的模样,就笑了笑,说道,“陈叔叔还好吗?”

“嗯?”陈灵珊怔了怔,又想不透他这句话的意思,带着几分挪揄吗?心下有气,但又只能轻声问道,“你在生气吗?”

苏灿心忖是了,自己猜测的极为不错,她就是打算道歉的,想了想,觉得这小灵珊这副楚楚可怜的姿态挺可爱的,就嘴角上浮,轻轻的“嗯”了一声,倒是想开个玩笑。

“那你要怎么样才能不生气呢?”陈灵珊指节掐紧,恨不得打上他一拳。她平时面对男生,哪里有这样低声下气过,可是现在连她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这句带着些许威胁的声音怎么着说出来就这么柔软,像是犯了错一样。

“那倒要看你的表现怎么样啦”苏灿笑了笑,就准备着说一句“我是开玩笑的”。

陈灵珊的心脏像是被剧烈的刺了一下,看我的表现等待着我的表白吗?你真的准备让我连仅有的矜持和尊严都要剥夺吗?就因为我们家在从前对你的藐视吗?

那我把自己给你行不行!行不行啊!

这些话像是潮水,汹涌着朝着心理最高的水位线涨去,而她那维系在最深心底里面的矜持和自尊,让这席话冲到了牙关,却被她紧紧的咬住了。

不过眼睛里的泪水却是忍不住了。

苏灿立时有些无措,看着陈灵珊那原本透彻的美目此刻红红的盯着自己,就像是受了极大的委屈一样,下意识伸出手去想抹去她落下来的眼泪,叹了口气,“我只是开玩笑的。”

指尖触到她柔嫩面庞的时候,陈灵珊身体轻微的颤了一下,也不躲,头倔强的扬着,却冷冷的笑了,“开玩笑?那我说看不起你家也是开玩笑的行不行!”

苏灿抚摸着她面容的手指立时凝了凝。

陈灵珊心头一顿,腹内传出剧烈的绞痛,意识到自己好像说错了什么。她从小生活在优越的环境,虽说被父亲教导着要谦逊,可被人公主般的拥护是不可回避的事实,即便是初高中,在这个别人进也进不来的国家级重点学校里也是众人圈子里的中心,暗恋她的人在未来走出校园后遍布五湖四海,她也从来没有以目前这种放下高姿态的心理去面对一个男子,甚至于想都没有想过会有这么一天。

这种被压抑的矜持和自尊,已经是她最大的牺牲,甚至于再在其上加点力,就会激化成屈辱。

所以苏灿这句“看你表现”的话,轻而易举的引发了她内心被压抑着的那些自尊强势的反弹,激愤冲昏了她的头脑。她下意识很迅速的做出了回击。

苏灿望着陈灵珊,真诚的道歉,语气却有些低落,“我真的只是开玩笑的,对不起。”

陈灵珊心中愤怒的火苗又小了许多。

“你们家对我们家,不用带着歉疚,本来就没什么,所谓的要求帮忙,更是几个小孩的胡言乱语,无稽之谈。”顿了顿,苏灿续道。其实若换成了其他人,说不定也会对当年的他们家有这种心态,有时候潜意识说出来或者表现出来的东西,才是最真实的。

“什么意思?”陈灵珊鼻子红红的,冷声问道。

“没有什么意思,今天的事,别放在心上好吧。”苏灿无奈的一笑。

陈灵珊冷冷一笑,她心里面不想如此作态,心说好吧,你再多说一句好听的,我就软下来。

看到此刻陈灵珊的模样,苏灿神情一黯,声音微涩道,“我走了。”

风吹起来,陈灵珊的黑发被牵动,扑腾飞绕在面颊,绞缠着湿湿的眼眶和泪珠,迷蒙之间,苏灿就这么转身而去。

陈灵珊的鼻腔酸楚中带着几分刺痛,看着苏灿的背影,她很想冲着喊道,“你回来啊!我说的气话你也信吗!”

可是在这一刻,汹涌而出撑满心脏的尊严,却让她怎么也说不出口。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