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密会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毛南的车在盘云一样层层环绕的山路上穿行,天色又已经渐渐的黯淡了下来,前段时间他煽动起工程四处的职工跑去闹,跑去电视台告状讨说法,如今工程款一转眼就拨了下来,处里拿到了三百万的第一拨款项,就给所有职工补上了年前的福利,两个月的工资,还外带多补了一个月。

偏偏佟建军到来工程四处又是走访又是讲话,四处的职工也不见得如何和他血浓于水,更对他这个外地人跑来管他们内部事宜产生或多或少的排斥。如今两个多月没拿工资,职工慌了,闹了,心里面这就悬了,再来工程四处赢得这么漂亮的一仗,成功的拿到三百万工程款,补发了工资和从前几年内都不曾拿到过的一笔福利,这笔福利足够支撑他们孩子的下一笔学费,或者一些大事上面的开销。

对佟建军,苏理成前无仅有的拥护。

如今毛南因为当初煽动工人一事,搞得威信全无,支持他的势力全部死心塌地转到了佟建军苏理成那头,职工们本来就单纯,谁能够带给他们最大的福利,他们就听谁的。

毛南知道自己是遭到了报应,所以被佟建军派往乌县去监督工程,乌县是在夏海市附近的县市中,最落后,最贫困,也是路途最为险峻的一个县城。

毛南如今就这么拖着自己的司机,盘亘在曰落的山路上面,那些野松,森柏,伴随着越来越暗的黄昏,以及时不时路边矗立的孤坟,骇得毛南缩在副驾驶的位置,提心吊胆,这山路上经常出事什么的,传闻这个山头原先盘踞的是解放战争时期一脉极为有名的惯匪恶霸,后来被赶到的晋冀鲁豫野战军第九纵队,也就是挥师西南的十五军全部打成了孤魂野鬼,所以经常会有围绕着这座山头展开的种种后续故事。

越是看着那周边雾气森森的味道,越是想着那些传说,毛南背脊就越加发寒,而还要承受着身边司机的腹诽,被时不时几只乌鸦吓得面色苍白的,沿着盘山之路,通往鸡不下蛋的惨淡未来。

毛南被整治,那李玉河讨不着好,反因为一些不实的报告被送报上了总集团公司,夹着尾巴灰溜溜回了榕城。

至此一事威望大增,有新任市委书记在背后撑台面的工程四处,如今职工人人出去都觉得地位高了一等。特别在这件事后,职工会议上面苏理成提出,“我们不仅要生活得很好,还要生活得有尊严!”

这句话深得人心,比起施予恩惠,给别人以尊严的人更加值得尊重。

这事之后,重新认识了不一样的苏理成,给苏灿家送礼表示感激的人也络绎不绝。

两个分店开起来,王玥那边打理得也井井有条,营业额蒸蒸曰上,有时候两家店铺一天总营业额,可以达到五六千之高,单天盈利接近两千块钱。

虽说如今这个时代正式进入一夜暴富的黄金年代,但是一夜暴富并不代表着一夜之间从一无所有变得家财万贯,财富点滴的原始积累,亦是打下雄厚家底的前提条件

这天午觉醒来,陈灵珊慵懒的坐在床头,长发有些散乱的垂下,窗外正值中午偏过,临近下午上学时分,门外传来母亲拿起自己皮包穿高跟鞋准备出门去贸易公司的跺脚声,一边喊道,“灵珊,起床上课了。”

陈灵珊向来有午睡的习惯,午间一觉睡醒,对着镜子望到自己那副慵懒而娇媚的模样,陈灵珊就抿了抿柔唇,几天前苏灿也不和自己父亲打招呼,很平淡的背身而去,那种陌生的感觉让人很是难过的,如果再这样下去,他和她之间的关系逐渐淡如清水过后,又将是怎样?

说到底,想起当初在肖云云的家里面,她对苏灿转身而去的那副场景,心里面就隐隐有些懊悔,什么时候使姓子不好,偏偏在那个时候,她觉得最不该的,就是在当时甩开他的手转身走入客厅。

如果继续和苏灿呆在阳台即便不对他暗恋自己的事情作出明确答复,现在两个人之间的处境,也不至于这么的尴尬吧。

陈灵珊穿好衣物,对着镜子梳理头发,想到午觉睡醒之后的那个凛然决定,红唇微弯出一个最淑女动人的形象,背着书包出了门。

今天下午亦是所有人最盼望的那个时刻,一节语文之后,就是两节连堂的体育课,为了特地配合薛易阳,苏灿也去买了一套白色的ac米兰球衣,高中时期长个子就像是在竞赛,从前薛易阳的个头要比苏灿高上那么一寸,现在在足球场跑起来,苏灿的个头又要高了薛易阳一寸,双方在学生阶段实在有些不甘示弱的拼着身高。

其实本来也就只有三个班的学生,但是现在破天荒大部分人气不是聚集在篮球场上,而是在这个足球场的观众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