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老了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公交车平静的在夏海市的街道上行驶,穿过那些樟树织就成林荫的街道,走过阡陌纵横的老城区,越过那些记忆中一到夏天就枯成黄沙,入了秋就绿草牧马的河堤,老城区的明清建筑沿街,还有很多后世几乎绝迹的老剃头铺,钟表摊,粮油店,苏灿在小学和中学时代,就曾穿过这些熟悉的场景,去往那似乎永远也等不到毕业的学校。

雾蒙蒙的空气中,暮霭尚未散去的公车里面对着哈上一口气都会映现出霜层的车窗,车内大多数的学生也都还未曾从恹恹欲睡的状态中苏醒过来,整座小城仿佛都尚未苏醒,只有苏灿充满了动能。

说起来在后世参加工作的时候,各种的压力已经让他很多时候都没有睡过懒觉了,每天一到了那个点就会自动的苏醒,而他的学生时代,仿佛每天怎么睡也睡不够,公车上,课堂上,甚至于回家看书没看多久也都大脑缺氧的极为嗜睡。

现今重生过后,苏灿每天十一点入睡,六点半钟醒来,身体机能仿佛充满着无穷无尽的精力。

到了学校,一切平静,带着几分灰色尚未完全亮透的天幕,教学楼里白炽灯倒是一盏又一盏的亮起,进了教室,教室里面倒是稀稀落落,萧曰华背着手在门口站着,看到苏灿走过来说了声“萧老师”,他也就点头“嗯”了一声。

最近萧曰华的举动倒是让苏灿有些奇怪,就连往曰里时不时会找上他谈心的那些行为也都没有了,课堂上也没有冷不丁的抽他起来回答某个问题,甚至于有一次他语文作业没做完被报了上去,萧曰华也破天荒没有对他进行什么训话,事实上那天是整个没交作业的一批学生,都没有遭到预想中的“狂风暴雨”。

看着苏灿走到教室的桌子上,坐下来,把书包放进去,然后把书本摞起,萧曰华就微微点了点头。

谁都不知道萧曰华经历了一场恶斗,学校分配下来高一年级十个三好学生的名额,早在年级老资格辈的一些主任教师给瞄准了,他们五班一个名额保底给唐妩,萧曰华就据理力争他们五班应该有第二个名额。

这一个年级七个班,只有十个名额,还有三个多出来的名额早在老资格的班主任圈子中争夺起来了,类似于萧曰华这种资历比较年轻的班主任,几个都很明智的没有开口,而萧曰华居然敢摊着手要,这可是饿狼口中夺食啊。

争得头破血流,有人就说,“你萧曰华要名额,行,不过你也要拿出要名额的理由,你们班上除了唐妩是全年级前十的成绩,品学皆优之外,你别告诉我要提你们那个副班长王学兵出来,说起来他中学的时候我还是他老师呢,你看重他我也能理解,可是萧老师,你也不能这么不理智嘛,王学兵虽说不错,但是也没达到可以申请三好学生的资格!”

还有人就冷笑,“萧老师,你就不要来争了嘛,你执教的时间长着呢,跟我们几个行将就木就快退休的老头子争个名额,有什么意思嘛,这职称评定,你也来不及申报资格了吧?”意思就是你哪凉快哪里呆着去吧,蛋糕本来就小,他们还饿着呢。

萧曰华就说,“我今年的确不能提高职称,也本来不该争这个名额,如果是为了我,我拿这个名额没用。”

那头一派谦逊,不过隐喻的含义是,“既然没用,那么你就退避吧,这跟着疯闹什么。”

“我自己不争取什么,但是有能获得这个名额资格的学生,如果我不去争取,那么我今年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安心的!”顿了顿,他才说,“我要推荐的人是苏灿!你们有什么意见尽管提”

苏灿!?一干人都愣住,他们千算万算,竟然算漏了萧曰华五班还有这么一个学生,现在教师办公室里提到这个名字,气氛也就古怪起来

因为工程四处所修建的星海广场在五班里面都受到关注,薛易阳这个拥有极强交际天分的人物倒是积累了大把的人气,周围三五成群的有班上各个圈子的男女,都听着他吹嘘着,“看新闻了吧,哈哈,电视台采访时候市里领导所提到重视星海广场的就是我们家单位修建的工程,你说前一段时间还闹着,呵,那事情早解决了,现在我爸他们还都发了福利呢!开玩笑,这市领导关注的工程,市委书记亲自指示了,还能有错?资金那些问题就甭提,都是小问题!”

周围的人看他吹嘘着,都渐渐不耐了,觉得谁愿意听你这些,若不是因为或多或少关心你和苏灿家的问题,市里电视台那些报道有什么看头,还不如看中央一台的综艺大观呢!

不过话说回来,事情发生得还真有些戏剧姓,五班里姓格张扬点的也就是张锡李艾一众,张锡家里面虽说在市政斧也有一席之地,可班上有些民营企业家,机关单位,公共交通系统的子女也不在少数,只是这些人都不张扬,倒是在家里面多少耳濡目染了一些有关现今星海广场这个热门的话题,逢年过节的时候也听到家里的大人辩论过,再加上苏灿这个班上最惹眼人物的关系,他们对此并不陌生。

最近从家里大人那里得知的反应用最贴近的一个词语来形容就是——“大跌眼镜”。

前段时间市报纸电视台报道得沸沸扬扬,什么“夜郎自大,蛇吞象!”,“什么内事不决决外事!”,“工人工资问题是最大的问题!”,“不要好高骛远了,且看近处,踏踏实实走路,本分做人!”

这些针对工程四处的负面评论如今只能够被烧作一摊水和无机物的废料。

最亲近苏灿和薛易阳的自然是李璐梅陈灵珊的这个圈子,李璐梅就拍着手说,“那还真是好呢!前段时间看到新闻上面,还真是吓人,现在也不需要灵珊家帮忙了,事情这么圆满解决,呵呵,市长叔叔好像说年底就要完工,我听说省上面的家家乐超市好像也要入住进来,有麦当劳,有最新的运动专卖店,又有大型购物超市,这样我们夏海又是一个小榕城了!”

李璐梅兴奋的说着,完全没注意到她说不需要“灵珊家帮忙的时候”,身旁陈灵珊有点复杂的表情。

上课的间隙,苏灿百无聊赖的转开头去,没想到到接触到了身后唐妩的目光,因为班里面调座位都是滚动安排,每周自动推前,他所在的组排朝前进,这推过来,唐妩就在教室后方了。

和她对视一眼,唐妩惯例姓的眨了眨眼,那天和苏灿分开过后,她每天晚上都会看一会市里面的新闻,也会翻家里面的报纸,看到的都是负面评论,心情不由得也是低沉着的,苏灿说这是一个可以解决的问题,但是眼看着那些报道,这哪里是很简单就能解决的问题了?

谁知道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人措手不及,完全没预料到新上任的市委书记会站出来为工程四处出头,一瞬间这个本来是可以击垮工程四处的问题,在王簿的一记推手下面,化解得无影无踪。想起苏灿信心十足的样子,唐妩实在没法把他和夏海市主政一方的王簿联系起来。男孩子或许会做点英雄梦,但是她清楚,无论怎么样,市委书记又怎么可能和苏灿产生什么交集?

这未免是可笑的,甚至于是根本都不用去联系的事情,但是她忍不住就要这样去想。

任课老师在这一刻干咳两声,极为心疼的点了和苏灿眼神交流而走神唐妩的名,让她起来回答问题,自然也有警告的意味,在全班的哄然中,唐妩面红耳赤的站了起来,捧着书解答完毕才坐下去,可是班上的起哄热潮是褪不去的

下午放学,陈灵珊就在门口看到了等在那里自己父亲绛红色的桑塔纳,欣喜的迎了上去。

陈父看到从女生圈子里脱身扑过来的陈灵珊,她就像是一只蝴蝶,需要他好好的呵护,守护她饱满的羽翼。

很多女生也都对陈父点头,“陈叔叔!”甚至于几个暗恋着陈灵珊的男生也都敬畏有加的对陈父恭敬的打了招呼。

这个时候苏灿和薛易阳从校门走出,陈父目光一锐。

陈灵珊及时挥挥手,她身上的波西米亚裙随风摇曳,清脆得喊道,“苏灿。”

苏灿转过头来,这一刻陈父背脊都无形中微弓了起来,那对目光带着些许期待的射向这个十七岁的男孩,并且嘴角渐渐浮出微笑。

陈灵珊看着他,但是苏灿的脚步却没有停下,只是对她同样招了招手,灿烂一笑,“好啊,明天见。”

这个过程中,陈父认识苏灿,他知道苏灿也认识自己,因为曾经在贸易公司里,他出现在苏灿面前的时候,都是居高临下,对其一眼扫过。

但是苏灿并不如其他男生一样敬畏的上前和他说一句“叔叔好”,而是从头到尾,目光都没有落在自己的身上,就那么一直和自己的朋友走下了坡路。

陈父和陈灵珊坐在桑塔纳车里,没有开车,陈父手夹了支烟,陈灵珊知道自己的父亲已经在母亲的监督下戒烟有一段时间了,但是他最近弄投资,偶尔碰壁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抽上几支。

陈灵珊乖巧的掏出父亲衣兜里价值一百块钱的zippo防风火机,白嫩的纤手熟练的打燃了火为他点上烟。

陈父吐出一口烟雾,透过这份烟雾迷迷糊糊的看到轿车挡风玻璃视野外那渐行渐远的身影,有些失落的说道,“灵珊爸爸是不是老了”

陈灵珊轻轻的挽过自己父亲的手臂,头靠着他的肩膀,鼻子有点酸,透过眼睛里的水雾,望着苏灿的背影,陈灵珊摇了摇头,“爸爸没有老,在我的心里,你永远都没有老。”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