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书记讲话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夏海市滨河路一条街是着名的餐饮聚集点,很多夏海市叫得出名字的餐厅都汇聚于此,“兰亭”中餐馆在这里远近闻名,走得是精致的家常炖品菜路线,在夏海人气很旺。

餐馆外停了不少车,但是有一辆黑色别克足以让有眼力的人看到而心生讶异。

那是如今夏海市市委书记王簿的座驾,他上任过来,本来夏海财政是准备为他重新配置一辆,不过被王簿婉拒,用得也是这前任刘岚的座驾。王簿知道他这个市委书记做得也并不舒坦,省敌对的派系如今已经开始有所动作,现在看来他调任这个夏海市市委书记可谓是这次省上两股势力碰撞中他们的式微,不过因为他的家庭背景和潜在能量,对方如果小觑他,也太低估了对方的智商。

所以很多时候王簿行事也更要谨慎,夏海这个班子有太多前任刘岚的印记,红小天市长是他当务要拉拢的对象。现在看来,省上的那股派系在夏海市的触手也不少,他们未免不会动用这些触手,给他重重的一击。

带着一些心事来到了包间,佟建军,苏理成,曾珂,苏灿是提前了十五分钟到的,看到众人都在,王簿就笑了笑,“我请客,你们倒还先来了,老佟,你从前可没对我这么客气啊!”

佟建军挠着后脑勺,看到他背后的王威威等人,哈哈一笑,“说到这么多年来,我还没见过你的儿子呢,现在已经是帅哥了,这模样,也就比我们当初在部队里小那么几岁吧!”

王簿点头,“是啊,眼看着子女都这么大了,我们还不老么!”

佟建军连带着介绍了苏灿一家,苏理成连忙和他握手,王簿就说,“你们家孩子很不错,很懂事!”

这下原本苏理成和曾珂还对苏灿和王簿相互认识的事情不太不真实的顾虑一扫而空。

坐下来过后,苏父苏母还因为对方的身份有所顾虑,这不是吗,能够和市委书记同桌吃饭,这在半年前,他们这种小企业职工何尝梦想过,但是现在,却就在面前。

王威威,林绉舞和林珞然也就走了进来,王威威对苏灿就是不理不睬的,林绉舞时不时和苏灿聊两句,反倒林珞然坐在苏灿旁边,这个女孩子大方可人,从进来就惹起了曾珂的注意,还以为是王威威的女朋友,倒也觉得郎才女貌,但现在看来又不像,竟然和自己儿子认识,是以她的目光就更带着更多的打量。

林珞然对曾珂倒是甜甜的叫了声“阿姨”,随即无论坐姿还是吃相都无可挑剔,尽显大家闺秀的那份仪态。

若是没见过这个女孩子在网吧里一手拿鼠标一手拿勺子大口刨炒饭的那股子骇人架势,苏灿还真会被此刻她的优雅淑女的模样迷惑得一愣一愣的。

因为和曾珂坐得近,林珞然又十分讨人喜欢,吃饭慢条斯理,曾珂就夹了好几朵蘑菇,肉片在她碗里,一边还说着,“加油吃,你们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她对王簿还有些拘束压抑,倒是对他带来的孩子们,就放松热情了。

林珞然勉为其难的笑了笑,“曾阿姨,我自己夹就好了,这么多,我吃不完的。”最后一个“的”字拖长了四又二分之一个节拍。

吃不完?你吃一盆都没问题。苏灿吁了一口气。

这个表情被林珞然准确的捕捉,然后在桌下面狠狠踩了苏灿一脚,凌厉的扫了他一眼,迅速又换上了那副清甜的笑容。

佟建军和王簿在政斧会客厅那天他们只是短暂的接触了一下,王簿还有事情,也就约了这顿饭的时间,两人这在桌子上,谈起往事,有些遐思。佟建军是被下放到夏海,一个层面上,王簿也相当于被调离省权力核心,他们在夏海重聚,都是以这样事业低谷的时期,是以也就更有谈资和共鸣。

再加上苏理成和曾珂虽说先前还有几分拘谨,但是逐渐熟络起来了之后,那仅有的拘谨也消失于无,苏理成和王簿也聊了一些部队上的趣事,再加上如今夏海市的一些风景名胜,人文地理,王簿本就对这些很感兴趣,对苏理成和曾珂两个质朴的姓格也有些对味,自当上省政斧秘书长以来,他还难得这么放松的在桌面上聊着天。

在省上他王簿在人前人后都带着面具,而在佟建军的面前,他多少也回复了几分当年的风貌,就连王威威看着都不屑的哼了一声,不过在他的印象中,倒是很少看到父亲如今的一面。

天南地北的聊了聊,王簿就说,“你们那个星海广场,如今是怎么个状况?”

本来佟建军和苏理成都暗暗的着急,只是王簿不谈,他们也不好将问题引申到这里来,免得破坏了气氛,而如今,王簿这么一说起,佟建军就大致的介绍了一番星海广场项目中大榕建工参与的情况,工程四处做出的努力。苏理成也就连忙说了市财政局压着不拨工程款的问题,工人因为工资问题的闹事,资金方面希望王簿给解决解决。

王簿就点点头,说,“星海广场是夏海市重点工程项目,是造福于民的工程,你们工作上有困难,我会调度安排一下,工程款只要验收指标合格,就应该拨发下来,任何机关和个人都不得以各种理由,用莫须有的方式,擅自扣押利民工程的款项。阻碍市政施工的正常发展!”

星期三,夏海市市委常委,夏海市市委书记王簿在市有关领导陪同下调研夏海市市政重点工程星海广场项目建设时指出,当前夏海正处在跨越发展的关键时期,没有城市化的快速发展,经济社会的发展就实现不了更大的突破。星海广场建设工程是市委、市政斧今年确定的重点工程,是多年来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和广大居民群众反映的焦点。实施星海广场建设,既是民心所向、大势所趋,又是实现城区经济社会统筹协调、均衡发展的必然要求。

王簿要求,要明确进度。明确星海广场工程的启动和完成时间,要按照全力全速的要求,工作尽量往前赶,时限尽量往前提,三月全部完成初步规划设计和前期施工,六月进入攻坚阶段,十月进入验收程序,年底必须竣工。

王簿强调,要把握关键环节。发改,建委建设局,国土环保,财政等有关部门要主动对接、跟踪服务。建立完善质量监管机制,对施工工序、设备、建筑材料等实施全过程监督检查,坚持好政斧公开承诺制度,要解决好资金问题,政斧分期投资工程款必须专款专用,及时到位,不得拖欠扣押,为工程实施创造良好的环境。要完善推进机制。严格落实责任,搞好调度协调,及时研究解决工程进展中的困难和问题。强化督查考核,把督查考核结果作为年终绩效考核的重要依据,严格兑现奖惩,充分调动起上上下下、方方面面的积极姓,确保星海广场工程在年末的顺利完工,为夏海市人民献上年终贺礼!

新闻报道和王簿的电视讲话发布完毕不久,市财政局星海广场项目第一批一千三百万工程款全数就位到账。

而在在一家馆子里吃着饭的毛南,看着电视讲话过后,与自己对面的李玉河面面相觑了好半晌,才说道,“你在市财政商贸委上面不是有人吗现在,搞,搞什么?”

他们大概也没有想到市委书记会直接介入,而这个从省上下来的市委书记第一个在夏海市调研的工程就是星海广场项目,无形中的一句指示,财政那边立刻就松了口,大榕建工夏海分工程组在款项中拿到了一千万的资金,而工程四处则获得了比例中的三百万项目资金,这已经超过了工程四处这一年来的工程款总额。

这就是权势的能量,有些时候对很多看上去难比登天的事情,却在更高位面的人眼中,这些都不算什么个事。是以有些人可以动一动手指,就让别人生活在水生火热之中。

苏灿知道,如今王簿这一席话,无疑是给所有针对工程四处,乃至于星海广场的人提打了一下,明确了这个工程,是有他的干系在其中的,任何人想要在这上面戳皮弄怪,都要考虑能否承受得住他王簿的铁拳。

虽说王簿可能没有这么个意思,但是如今的情势,已经完全的给外界表明了王簿的决心,现在所有对他们工程四处保持观望的人,恐怕这一刻都会生出一个想法,这工程四处是乘着什么风?这么劲头十足的拿了重点工程,得到了一向对分支不大热心的省大榕建工的帮助,更获得了新市委书记的青睐!?

而更多的人也在观望着王簿这个新市委书记,各路势力人马目前都抹兵厉马,驻足观瞻,这个新上任的市委书记要做出什么样的举动,要发展什么,要遏制什么,要打击什么,但是只看到他的第一个动作就是针对市重点工程,这可是前任刘岚参与其中的政绩工程,他倒是什么意思,送刘岚一个人情?还是向刘岚残留的派系示好?

可是这诸多的事项之中,却还是没有人看到苏灿这个隐约借势的影子存在,他仍然是那个所有人眼中,会顶着一头柔顺的头发,背着书包早出晚归,去往学校表现良好的学生形象。却无形中,让周围的一切,让自己的父母,命运也都跟着斗转星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