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转机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陈灵珊不知道怎么给苏灿说自己父母的那番话,更通过父母的所说的话,才知道如今苏灿家的建筑公司面临怎么样的困难,这又岂是她们能够参合的。

可是偏偏最不希望的事情,却又要来临,李璐梅带着一干女生兴冲冲的前来,对陈灵珊兴奋的问道,“怎么样,你爸同意了吧,一定同意了,星海广场啊,投资进去可一定成的,灵珊你要为我们的‘麦当劳’,‘only’努力啊!”

薛易阳很明显通过回家的了解,也知道了单位上的事情,是以也比较期待,“灵珊你爸不会真和你说这些东西吧,我回家可是被我爸我妈训了一通的,说这些东西不该我管,我就纳闷了,怎么就不该我管了,我都高一了,怎么还把我当小孩!”

苏灿也抬起头来,若是陈灵珊的父亲真的答应投资进来,那才是真的讶异了,很多事情摆在这里,以苏灿的了解,他父亲倒不像是会在这一刻出手的人。

陈灵珊默然不语。

周围人兴冲冲的神情就缓缓的回复平静,就连一心等待着答复的薛易阳,也都看出了些端倪,随即李璐梅就慢慢的收起了笑容,“是不是有困难了,你爸不答应?”

众人都知道了问题大概不是这么容易的。

陈灵珊看向苏灿,“对不起。”

苏灿一笑,“没关系的。只是小问题,很快就会解决的!”

苏灿似乎总是这样,会用阳光一样的笑容,去宽慰他人。

陈灵珊心里面却想了,苏灿说没关系,这就真的没关系吗?他们家面临的那些困难,他这么故作轻松,也是不得已的吧

晚饭是在单位佟建军的家里吃的,佟建军到来之后,单位上就分了居民楼的底层一间给他住,有个后院,中间还种着一棵小树,露天摆了张桌子,佟建军,曾珂苏理成做了一桌的家常菜,平时佟建军到苏灿家吃喝的时候居多,现在倒是他邀请苏灿一家在他的宿舍后院聚一餐。

父母还在厨房做菜,弄完了自己拿手菜的佟建军负手站在小树苗下面,有些踌躇。

苏灿见状走上前去,“佟叔叔,在想什么呢。”

佟建军看到苏灿,倒是有些深思恍惚,“这棵树苗种了多少年了,恐怕第一家在这里入住的人就种下了,也不知道它见过了多少物事人非啊。”

苏灿就笑了笑,“这颗小树苗倒是很幸运的,都这么多代人在这个房子来去离开,但是却都还这么呵护着它,我相信有佟叔叔的呵护灌溉,以及很多人的帮助下,在未来,他一定会成长为参天大树,骄傲的挺立在这个后院。”

佟建军就笑,摸摸苏灿的脑袋,“我还真是羡慕你父母有你这样的孩子,我那孩子要长到你这样,还不知道要多少年呢!”佟建军两口生育比较晚,据说榕城他的孩子,现在可能也就六七岁左右。

再看这株树苗,佟建军叹了一口气,“这棵树苗也许不知道,这么多年来,重新回来的人,也不可能是原来的那些人了。再见面,也不知道应该是欢喜,还是悲哀。”

苏灿愣了愣,心头却有些奇怪,刚才他看佟建军在观察这棵树苗,还以为在为工程四处担心,不过看这个样子,他仿佛担心的是另外一件事。难不成他对星海广场项目,并不是那么热心?

说到底,佟建军其实并不属于夏海市,工程四处,对他也并不是什么生死与共的关系,和自己父亲不一样,佟建军输得起,工程四处如果垮了,大不了他又调回总公司,继续过着从前不被人重视的生活。

而父亲苏理成则不一样,工程四处,对他来说就是根,现在的问题,如果佟建军不对工程四处热心着,那么他就是苏父的一个障碍,不怪苏灿用如此功利姓的方式来看待这个问题,佟建军的确不是一个独当一面的料子,他更有些优柔寡断,在这个关头上面,自己父亲苏理成一天不掌大权,一天就谈不上改变,就没法掌握他们的命运,更没可能进行苏灿未来所想的计划,他们是输不起的。

饭桌开席,四个人围坐一团,佟建军和父亲喝着啤酒,谈起工程款的问题,也是头疼。

苏理成就说了,“只要有所调查,就知道那李玉河纯粹是没事找事,据说他是省上下来的,关系硬,就连财政局,商贸委都有人,现在那边把我们的工程款扣住了,分明就是财政局里一些人针对我们啊,如果能够把这个关节打通,那也是挺好的就是怕别人不买账啊,老佟,公司内部这边早就有情绪了,如果第一批工程款再没有拨下来,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了。”

佟建军喝了口酒,点点头,“对于这方面,财政局那边我也奔走了,还是没办法,见不到主要负责人,这分明就是躲着我们啊!哎不过还有一个渠道,新上任的市委书记,当初在基建工程团的时候,和我是一个上下铺的王簿,那个时候熄灯了,他打着电筒看书备考,结果人家现在都是市委书记了,我还在这么个小地方混迹,这就是差距虽说当初咱们是一起偷过鸡,偷过甘陕农民地苞米的铁哥们,这都这么多年了,这么找上他,他买账吗?”

佟建军又灌了口闷酒,“这事就是李玉河那小子撺掇的,目的就是要把我灰溜溜的轰出夏海,我就为了这点破事去找王簿,人家可是一方主政大员啊!”

苏理成想说什么,想了想又住了口,想来的确是有些窝囊的,当初佟建军还是班长,这王簿还在他的管辖之下,结果人家如今一跃就是市委书记了,他王簿还不过是一个工程集团的小兵,面子上多少有些过不去。如果有市委书记这层关系,他们面临的难题当然迎刃而解,但是如今佟建军却不愿,那也就没法勉强了。

苏灿就心想,原来这王簿当初在部队里也是一个低调的汰渍档,这佟建军愣是没看出来,还带着这个王簿上山下海的疯玩,这样一想,苏灿倒也对王簿多了几分好感。

桌子上的气氛就沉默下来,都各怀心事,想着目前的僵局。

苏灿适时的给自己倒了杯酒,放下酒瓶,在曾珂愕然想要阻止的目光下站起来和佟建军碰了杯,说,“佟叔叔,我和你喝一杯。只是你所说的市委书记王簿,是不是一个高高瘦瘦,鼻子有点鹰钩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

“啊,那是你佟叔叔的战友,最近我才在电视上看到他,好多年没见了,他还是这么的瘦,呵呵怎么,你也在电视上见到他了?”佟建军赞许的看到苏灿喝下酒,说道。

在苏理成对苏灿说,“你还是学生,少喝点酒”的话语下,苏灿对两人笑了笑,“是啊,我不仅见到他了,我还和他聊过天呢,而且,他也知道我,更对我提到了你,说哪天请你吃饭呢。”

四个人的桌子在这一刻静了静。

“这孩子!”佟建军才“哧”得一笑,对曾珂和苏理成说道,“这孩子倒是挺会宽人心的,呵呵,好,好”

苏理成也笑,曾珂倒是凑过来用手背靠了靠苏灿的额头,“苏小灿,你别喝醉了吧?”

苏灿坐下来,不慌不忙的,就将送王威威回市委家属院,并且在市委书记宿舍里和王簿对话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讲了出来,末了,还说,“王叔叔还记得当初和你一起当兵的曰子,这一路过来,很多东西都变了,但是听到你过后,他那种对过去的怀念,却是没变的。”

苏灿说完,就看到一桌子佟建军,苏理成,乃至于自己母亲曾珂,都隙开着嘴巴,惊异的把自己给瞪着。

苏灿亦知道自己现在所说的这些,会对目前的局势产生多大的震动和改变。

苏灿再补充了一句,“当然,虽然说王叔叔说过要请客,但是如果没有谁提醒他兑现的话,恐怕繁忙的王叔叔,没准还真会把这件事给忘了。”

市委市政斧,王簿的办公室电话响了起来,响了三声过后,王簿才接起,是秘书李阳博打来的,就说道,“王书记,夏海市重点项目工程星海广场的负责人佟建军,说想和你联系洽谈星海广场的一些建设事宜,你看”

“佟建军”王簿“噢”了一声,这小李虽说资格不是很老,也是他上任过后新物色调换的,不过做事情很有能力,秘书也就是为领导过滤信息,处理杂务,一些找上门来而王簿又不愿意见的客人,一般他也安排食宿,接待得很好,类似于此。

小李若说的是夏海市星海广场负责人,那么多半王簿也是不会出面的,而在后面加了一个佟建军的名字,想来小李也知道了他们之间的这层关系,处理的倒是很巧妙。

想了想,王簿就说道,“下午三点,让他来我的会客厅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