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这是传奇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在单位门口看到自己父亲的那番宣言,苏灿终于咧开了嘴,自己的父亲,有的时候,比佟建军来说,更适合成为一个真正的领导者,他姓格中有敦厚的一面,亦有保守的地方,这也是他最大的缺点,就是不会开拓进取,老想着抱残守缺,但是归结在他自身上的事情,他往往能够做得相当好。

若是没见到苏理成在单位门口振臂一呼也就算了,此刻见到,苏灿觉得,他之前对他父亲很多看法,其实也并不尽然,他处理危机时刻的果断抉择,以及极好的切入点,这又岂是平常他所见的自己敦厚的父亲所表现出来的。

苏灿更加的有许多延伸姓的想法,若是自己的父亲只适合做普通跑跑业务的副处长也就算了,偏他在某些地方,也很有大将之风。若父亲只是一处之才,他自然也不会异想天开什么,偏偏自己的父亲却有着一些常人无法发现的能耐,果然是人要靠逼才能够有突破啊。

自己的父亲既然并非一处之才,那么苏灿心里面就有了更加完善的构思,星海广场的修建,对工程四处来说是一个难得的机遇,极有可能让其从死气沉沉的状态,重新焕发生机。而随着时代的进步和发展,大榕建工集团也会产生萎靡,逐渐斩断各市县的分工程处的维系,用以收缩挤压集团公司,精简求得生存。

在市场经济的时代下面,企业都自负盈亏,生存发展也将成为未来更加激烈的社会一个永恒的主题。

在这种情况下,工程四处也同样会遭到被总公司斩断抛弃的命运,很快资产就会重组,组合成私营的读力公司,后世的父亲公司读力出来过后,无论各方面都极为缩水,只能去接一些小县份上面的工程,最后就只剩到处讨要工程款的地步,岌岌可危。而父亲偏又无法进入公司核心,导致也随波逐流,越来越暗淡。

如今,苏灿就准备让自己父亲这颗璞玉,慢慢的发光发热,走到前台。

房地产是一个不朽的行业。伴随着国家人口不断增加,土地资源却愈来愈少,稀缺产生绝对的价值,是以土地资源,也必将愈来愈贵,这个世界上,还不用说世界来比较,就国内来说,最富有的人中,超过一半都是房地产商人,未来广州,上海,深圳沿海一带的城市,房价更是飙升不停,就连大地震之下也都极为坚挺。

而内陆地区,各大西南部城市的房价见涨不见跌,这些都是实实在在可见的东西,也是他苏灿能够预知的存在,如果工程四处在未来的变革之中,在被总公司抛弃的当儿,摇身一变,咸鱼翻身,这又何尝不是一个绝佳的机遇?从国企职工转变成房地产商人的父亲,又将会有怎么样的表现?

而如今来思索这些,还是有些言之过早,苏理成还需要在公司里积累更多的人气,甚至于在上级公司,他也需要助力,再加上以自己父亲的老固思想,让他不干这个处长,并拉着这个工程处走向房地产经商的道路,未免有些惊世骇俗,在他这种还看待自己是国企职工的人心里,铁饭碗不光是一份寄托,更是一种固有不容去改观的荣耀和思想,要改变这一切,都需要时间。

所幸,目前最缺的是时间,最不缺的,也就是时间

班上的人最近都有些议论纷纷,一些人三五成群的聚集着,时不时针对苏灿和薛易阳窸窸窣窣。

下课的当儿李璐梅,陈灵珊等人也都围上前来,这之中最爱说话的李璐梅就问薛易阳,“夏海工程四处是你们单位吧?”

薛易阳有些诧异的点点头,“怎么了?”

“真的是你们啊!”有个生忍不住轻“呵”一声,“昨天都上电视了!我们昨天看到的,据说为了勉强修建星海广场工程,资金有问题啊,很多人都在闹事啊你家苏灿家,没关系吧?”

本身这种社会事件是不太可能出现在高中生的讨论范围的,只不过因为苏灿这个突出人物的存在,这件事又和他们家里有关系,是以有人看到新闻过后,立时也就传播开去。

在普通人身上发生的事情当然不值得津津乐道,但是在苏灿这个全班最大的一匹黑马,还更是帮茂小时挨了一刀的风云人物身上,就绝对不同了。

就因为苏灿帮助茂小时挡了这一刀,让茂小时一家感激涕零,逢年过节还要给苏灿家提着些烟酒腊肉前来道谢,这件事倒是被一些八卦人士跟踪报道,茂小时直言不讳对苏灿的感激和崇拜。

是以没有一个准绳能够定论苏灿目前在班上的地位,有人偶尔作出评价,也是说他是一个,“经常会出其不意,给人惊喜的人。”

或许苏灿不如岳子江在高二年级的那么风云,但是若一旦有外班的人在公交车,艹场,或者放学路上提及,很多和他同班的人都会略带几分自豪感,“噢,你也知道苏灿啊,我和他一个班的呢!我们关系还不错”

只不过倒是因为苏灿姓格中总给人一种距离遥远的感觉,所以众人倒有一个接近他最好的办法,就是只需要和薛易阳这个万金油接近就好了,因为一般来说,这个万金油和苏灿在学校里几乎形影不离。

所以下课不少人聚集在薛易阳旁边,让这小子很有一种膨胀的自豪感,经常给苏灿吹嘘他的人脉如何在他之上,他就是不喜欢说话,一相对比,美女都被他人格魅力所吸引了。

却不知道这些人,和他说上十句话,就为的是和苏灿攀上一句话。

此刻听到这个女生说起昨天在电视新闻上看到的内容,苏灿心头就是一沉,这毛南李玉河等人玩得挺大的啊,李玉河更是无所忌惮,为了整垮佟建军,竟然连星海广场都要给陷进去了,要是这件事的豁口越撕越大,问题爆发出来,市政斧迫于压力,没准还真会延期星海广场的工程。

其他时候输得起这一仗,现在如何输得起?如果苏灿记忆不错,如果这工程再拖上个一年半载,很快集团总公司的改革就会施行,夏海工程四处的资源将会被全部抽离,没有这些援助,光凭夏海工程四处,怎么有技术和实力完工这么一个巨大的工程项目。

没有完工星海广场的资历,如果到时工程四处脱离总公司,顶多也就是一个三级施工单位,只受限于民事工程,材料租赁等领域,父亲苏理成如何能够独当一面,将工程四处发展成为新兴房地产企业?

完工了星海广场项目和拖欠着这个工程项目关乎着工程四处脱离总集团公司过后本质的区别,能够做大做强,没有这点底力资历在里面,哪里还能拉得到新项目工程?

靠关系?自己一个职工起家的父亲要哪里去找什么拉得到工程项目的关系?

星海广场是一笔大大的无形资产,苏灿觉得必须要将其保证收入父亲的名下,本身起步就很低,如果还不能有所凭借,光靠着自己重生的先知先觉?恐怕知道这行赚钱,只不过他们连加入赚钱行业的资格都不够。

苏灿还在思索的当儿,另一个白面小男生就整了整眼镜,很有几分老练的说,“那怎么办我其实很看好星海广场的,我们家就住在那里,修建起来后,那一路的地价升值空间肯定会高起来,我们一家都会受益,而且,我们夏海也有麦当劳了,这以前还只有山寨版的呢!”

苏灿啼笑皆非,这小子一定是“山寨”这个流行词汇的始祖。

“那,星海广场还建的起来吗?”有人担心的问道。

李璐梅还戳了戳了陈灵珊,“你爸不是还在做金融投资的生意吗要不然跟你爸提一提,你爸不是也在找项目吗,看能不能从中投资一些”李璐梅和陈灵珊家走得接近,听得他爸侃生意经时候也多了,这时想到,就紧急提了一下。

陈灵珊愣了愣,那双大眼睛看着苏灿眨了眨。

看到苏灿并没有说话,陈灵珊心里也就心知肚明,从前和苏灿接触的时候,他一向都是对什么事胸有成竹,平时遇上事情,有时候一个眼神也都很能说明他的底气,但是现在,他分明没有任何信心,是以她也就明了了,虽说有些麻烦,她也从没有参与过这些,不过从中说一下,好像也不是什么问题,再加上李璐梅都这样说了,她就点点头,“好的,我回去和我爸说一下,看他怎么说吧。”

有些和陈灵珊亲近的女生,知道苏灿和陈灵珊的纠葛,心里面就兴奋起来了,如果陈灵珊的父亲出手,帮了苏灿家的工程,原本他们还遗憾陈灵珊和苏灿之间的事情已没有结果而告终,如若因为这件事,陈灵珊这个云上之蝶被拿下,和苏灿走在了一块,岂不是她们多年回忆起来,这个国家级重点中学里的一桩美谈?

有的时候,所谓的传奇出现得就是这么简单。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