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闹事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星期一中午苏灿回到店铺上吃饭,刚吃完不久,父亲这边就有了传呼,因为事情较多,所以公司给主任以上的干部都配备了传呼机,打了电话过去,苏父的表情逐渐沉重起来。

看到如此,曾珂就问,“这饭都没好好吃完,你们那个单位就是事情多,怎么了?”

“工人闹事,都是公司里的,工资拖了两个月了,他们还没领到工资,全部把单位门口堵起来了,我得上去!”苏理成匆匆提了挎包出了店铺。

苏灿愣了愣,也趁着曾珂不注意,出了店紧随自己父亲其后,朝着家的方向那边过去。

远远的就看到警车,人群,将单位门口围得水泄不通,地上飘着纸片,上面用黑笔写着一些“还我公道!”的标语。

远远都听到人群中一波又一波的喊声,“那头总公司的人下来了,干部,官下来了,拿着市建设项目的钱,据说一个电工一个月还1000多呢!而我们自己公司里的,项目没我们什么事,工资却照样欠着,这他妈什么世道!”

“到时候工程款一结完,他们的钱倒是发了,赚够了,我们的工资却没有保障,还要不要人活了!”

“肯定就是佟建军,苏理成几个把钱吃了,他们吃得饱饱的,油水拿得足足的,哪个来管你们这些普通工人的死活噢!”

人群越说越是义愤填膺,旁边警察都险些拦不住。

人群中鼓动的是工程处另一个副处长毛南,他当初鼓足勇气把苏理成的材料提出举报赵成荣,原本还以为最终得益者是自己,自己这副处长,终于也能够做得一回名至实归的处长了。

然而没想到总公司竟然派了佟建军下来,这个年代里分工程处每年还是接得到总集团公司的划款的,总集团公司也对其有着大范围上的任免控制权,佟建军下来之后,就只顾着把苏理成提升成亲信,反倒是他毛南,除了些口头嘉奖外,实质姓的东西屁都没管到过,倒是把附近郊县的几个工程交给他去管了,结果在工程四处揽起星海广场项目过后,他这几个工程就显得太小儿科了,在毛南看来,更是佟建军一种排斥他的手段。

李玉河为代表的总公司下来的检查组,和毛南走得到挺近,而这些煽动闹事的工人之中,少不了几个毛南亲信的影子,毛南的背后,也肯定少不了李玉河这等人的撺掇。

苏灿看着眼前这一幕,心头电光火石的闪过这许多可能的推论,就看到自己父亲拨开人群走了进去。

苏理成原先可是当过兵的料子,身板结实,翻开人群,目光一眼就看到毛南的那几个亲信,这几个人也光棍,立刻就缩到了人群之中。

一个五十来岁的妇人就拉着苏理成的袖口,“理成啊,姐可是看着你长大的,你小时候没当兵前,还在我们家吃过饭呢!这你当上处长了,我们的工资就发不起了?你就可以明目张胆的收我们这些普通工人的血汗钱了?你倒是给我们一个解释啊,啊!”

苏理成拍拍她的手背,叹了一口气,然后对大众喊道,“我苏理成不是第一天在这个工程处了,你们也不是第一天认识我,你们其中的一些人,小时候还是我们家的邻居,你们可以说不认识佟处长,不认识从上面集团下来的赵总工程师,但是你们不能说不认识我苏理成!我们之间哪里不是知根知底的?但是现在你们真的觉得,我苏理成是会贪我左邻右舍,同样是工人出身大家的血汗钱么?”

众人也被苏理成的气势镇住了,这个时候佟建军的车也赶到,下车来,看到苏理成似乎控制了局势。

有人就说了,“我们和你一起长大的,看着你一步一步走上这个位置,但是并不代表人就不会变的!既然你说不会贪我们的血汗钱,那我们倒是想问问,我们的钱哪里去了,几个月不发工资了,我们这几十号工人,加起来的工资,怕有十几万吧,这些钱存银行里,你们还不能贪利息钱么?”

苏理成又好气又不知道是不是好笑,就说,“第一批工程款目前还没有拨下来,我们要修建星海广场,公司里的工程款都垫了上去,这里也是在职工代表会上说了的,也让大家理解!”

“都揭不开锅了,还理解个屁啊!”那几个毛南的亲信阴阳怪气的夹杂在里面说道。

苏理成正色,狠盯了对方一眼,环目说道,“大家有困难,我们一直都在想办法解决,原本认为这个月工程款能够拿下来,结果还没有音信,我们一定会尽力奔走,这个进度也会让大家看到的。我一直也想对大家说两句,这些话憋在心里面久了,不吐不快。在大家的眼睛里面,原来我们的工程四处,可以说是死气沉沉,大家不用否认,我们都知道别人对我们是什么评价,我们曾经风光过,是的,但是那只是过去!”

人群都安静了下来,是啊,他们从前何尝不是心怀着冲劲和理想,从各个地方汇聚在这里,展开城市建设的一批精英,在这里燃烧了激情和生命,度过了那些曾经说也说不完的激情故事和岁月,但是,这些的确也都过去了。

苏理成再续道,“但是呢,现在的公司要死不活,我们其中多少人被人看不起,这公司里面的破事还少了吗!?我们现在有个机会,就是团结一致,再拿出我们的实力来,重新挣得从前的荣誉,说到底,才能够让我们生活好起来,不被人小看,这才是最重要的!”

人群里也有人激动起来,“谁敢小看我们,也不看看星海广场现在在谁的手上”那几个毛南的亲信,倒是不敢在这一刻发言了。

“大家的工资问题,我们一定尽快协商解决!但是这样围着单位闹,并不能够实质姓的解决问题,你们相信我苏理成,就相信我是把大家的利益放在第一位,都回去吧,我一定尽快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

众多工人手中的宣语也放了下来,都点点头,“既然苏处长说了,我们也不多说了,都是知根知底的,相信他也不会害我们,我们都回去,等消息吧!”

一个老技工立刻对众人挥手,“走吧,都走吧,还围着干什么,让别人看笑话么?我们工程四处,输人不输阵,如今处上资金周转有困难,怎么就和小苏闹起来了,这不是让别人戳脊梁骨么,我们虽说是工人,但是我们都还有骨气,走,都回了!”

苏理成这振臂一呼,安抚了这众工人,和佟建军对视一眼,后者明显着实的松了一口气。

在办公楼向街灰色的玻璃窗之内,李玉河,毛南等人正冷冷的看着下面这一幕。

毛南很为气馁,“好不容易鼓动起来,这苏理成出面振臂一挥,竟然就这么散了”

李玉河为人斯文,戴着一副眼镜,不过仔细一看,他那眼镜后面,倒是一对隐晦的三角眼,此刻“哧”的笑了起来,“他能够把人挥散了又怎样,我们的目的不也达到了,他发不起工人的工资,现在可能压得了一时,可那些人不生活了么,到时候要养家要养儿的,他还发不了工资,我看他苏理成怎么交代!又是那一套,资金有困难,大家忍一忍?怎么忍,揭不开锅,饿着肚皮忍?孩子读书交不了钱,休学几个月忍?这肚子饿了老百姓还造反呢,他算老几!”

毛南深以为然,他姓格软弱,对苏理成就算记恨在心,不过若是要他和佟建军苏理成作对,那就根本不可能了,若非李玉河这个总公司上面和佟建军截然不同的派系相助,又允了他的好处,他也还没这么积极。

这好处实在诱人,总公司上面如果有位置,李玉河承诺第一个帮忙奔走安排的就是他毛南,他多早就想去省城了,那里对他们这些人来说,可意味着更大的天地,对于总建筑集团下属的公司来说,这大榕建工总部,简直就是宫殿一样的存在,如果能够被调去榕城,那个时候的待遇和曰后一大家庭的发展,又岂是这个小城市里的一个副处长比得了的?

更何况,这佟建军得罪的可是大榕建工内部的高层,人家要整这工程四处,还不简单,说不准这哪天就会遭殃,无论去哪里,都比这里更有前途。

“不过,万一这苏理成还真就搞得到资金呢?”毛南还是不放心。

“搞资金?”李玉河就笑了,“财政局的老赵我们才一起喝过酒,这第一期工程款的下放又岂是这么容易的,我那整改报告堆了上去,没把这些问题处理完毕前,他佟建军想拿到钱!?再说了,人家市政斧的工作人员划款也还是要讲究个程序得嘛,这程序可是马虎不得的,最起码也还要多压几个月嘛”

毛南一听,也笑,“也不压多久,只要再朝后面压这么两个月,呵呵,到时候他苏理成佟建军,我看还怎么面对这建筑工程处的怒火!”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