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夜谈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噢,苏灿你就是苏灿。”沙发上,王簿笑了笑,听闻了林珞然介绍之后,倒是有些愕然,“去年全国中学生作文选集的那篇报告文学,是你写的嘛。”

“嗯。”苏灿点点头,捧着一杯王簿亲手给他冲的热茶,林珞然倒是去自己的房间整理了一些东西,王威威偶尔从客厅路过,对他投以一个不爽的目光。

苏灿的报告文学在内参,党政之风等杂志上都转载过,作为省政斧秘书长的王簿,又岂会不知道,抗洪那会中央记者下来的时候,他还负责联络接待过的。

却没想到今天误打误撞的见到了这个苏灿。

原本苏灿将王威威等人送到家门就该离开的了,不过到因为是对方是王簿,苏灿想要进一步了解接触这个市委书记之下,到也就没有推辞,却没想到自己这个小作者的身份,无形中还拉近和王簿的距离。

“小小年纪,就能写出这种上达天听的文章,真是前途无量,要戒骄戒躁,以此为基点和动力,好好读书啊”王簿笑着说,心里面却对苏灿有着另一番打量,单看苏灿出现在门口的眼神,其细心程度在他这个年龄来说,十分之罕见,他明明是一个小孩,但是王簿却仿佛觉得面对着一个成年人般的感觉,刚才自己脚袜的破绽,明明被他看在眼里,他却仿佛视而不见,这种心态,可真有些让人不敢把他当成是一个小孩来面对。

他若非是一个当真什么都不知道的懵懂少年,否则就是一个极为早熟的学生。

“只是碰巧被老师看中了而已,其实我们班有很多同学写的都比我好的。”苏灿笑了笑。

王簿点点头,“要继续保持,嗯,你和王威威是同学吧,以后要多多在学习上面帮助他,我们这些家长,毕竟和你们心理上面有所代沟,我所说的话,他很多时候都不听,也会产生逆反心理,就像是今天吧,如果不是你,恐怕他还真不会回来了虽说我们说的话他们不大爱听,可是往往有些东西就是金玉良言,呵呵,当然我不知道你明不明白,你的父母是不是也是这样教导你的。”

苏灿说道,“王威威有他自己的想法,我说的话他也不一定会采纳,不过我会尽量在一些事情上对他进行劝告的。但是有些时候,伴随着成长,父母是不是也要考虑一下对子女的要求是不是太过于一厢情愿了呢?”

王簿“嗯”了一声,觉得和这个苏灿说话,倒像是和一个有着三十四年阅历的成年人一样,他很懂得避重就轻,且拣自己想听到的东西来说。

那头林珞然头发垂肩,穿着拖鞋啪嗒啪嗒的去了浴室,中途看了苏灿一眼,见到苏灿竟然能够和他们心目中的黑面太君王簿你来我往聊的正熟络,就觉得有些惊奇,不过她“啪”一声关了盥洗间的门,不久里面就传出电热水器点燃的啪啦通水声。

王簿又问了一些有关王威威平时学校表现的情况,然后把话题转移到了苏灿家庭身上,“曾全明是你的大舅?星海广场到是一个大项目工程,前不久的诈骗团伙事件,是他立得功吧!我倒是听闻了这个事情,很是刺激啊,来给我说说,怎么个来龙去脉。”

苏灿就大致的说了一番整个事情的始末,其中一些细节自然是王簿没听过的,当然苏灿不可能说出是自己发现了其中的端倪,更何况在此刻的王簿眼睛里,苏灿并不知道他的身份。

王簿倒是啧啧称奇,连番说,“曾全明这个人,倒是一个慧眼如炬的人才,这么多年之前没人提拔他,很是亏了这么个人啊,不过若无这之前的忍耐苦干的厚积,如何有这后面的冲劲,走到建委主任这个位置,倒也名至实归。”

他平时接触到的都是很严肃的场合,即便是调离权力核心,来到夏海市有些失落的当儿,也不得不保持自己坚硬的外表,鲜有和人这么不设防备,至少少有防备交谈的时候,苏灿年纪轻轻,和现时社会没有任何利益关系,这让他降低了大部分防备的心态。

而苏灿又颇为早熟,无论从见识,思想来说,也都远超过这个年代的普通高中生,和王簿所说的话,竟然有些也让他深以为然,是以交流起来就更无障碍。

再加上苏灿今趟把王威威劝回家让他心里面放下了一块大石,以至于平时有些绝不可能给苏灿说起,譬如对曾全明评价的话,如今也对他肆无忌惮的说出口来。

“你的父母呢,在哪里工作?”

“我爸也是在负责星海广场建设,妈妈是个体户,自己开了家文具店。”

“噢不错不错,星海广场我也知道,那个佟建军,和你们家是什么关系?”王簿匝了口面前的茶,微微一笑。

“佟叔叔是我们建筑公司的处长,我爸叫苏理成,是副处长。”

“苏理成”王簿念叨了一下这个名字,又继续说道,“大榕建工集团工程四处啊呵呵,这总集团公司到是一个好单位,省内课税大户,当初基建工程兵93团集体转业,成立了这个建设集团,是敢打敢拼的队伍啊”

苏灿笑了笑,“这个队伍下属还是不错的,有发展的潜力。”

王簿摇摇头,“不见得吧麻雀小而精,的确五脏俱全,可要勉强驮物,那就不见得罗。有什么能力办什么能力的事,冒然负重行进,只怕最后会把自己都给赔进去啊。”

苏灿心叹值,类似于王簿这样的人物,必定拥有者庞大的信息量,这种蕴藏其后的信息量是不可能对任何普通人个体透露的,因为或许这些信息量中泄露少许的东西,就能够让旁人嗅出许多味道来,但是在苏灿的面前,王簿很平常的聊天,也没想过一个和他能够谈得来的小孩有什么样的腹水。

而苏灿通过他的这句话,大致的了解到这个星海工程或许不那么简单,根据王簿的话语端倪,再结合最近集团总公司下来李玉河等人的所作所为,这可不就是有什么人准备着动他们公司了。而这事早不来晚不来,偏在佟建军任工程四处处长的时候来,肯定就和佟建军有所关系。

王簿也收到了点风声,语气中更表达出他无法掌控的意味,想必这不是他管辖内星海广场工程的问题,要让王簿觉得无法助力,这更多数的起因在省上的总公司。王簿离开的时候多半也收到了风声,总集团公司里面有人想要弹劾佟建军?要对佟建军动手?

这的确是一个头疼的问题,因为如果从工程集团总公司释放能量下来,那群派系释放的这股能量恐怕非但会摧毁佟建军,更会连带着把他们工程四处摧枯拉朽的消灭。

这已经不再是佟建军的问题,而是关系到自己父亲,一家人的生活境地问题。虽说如今曾珂的店铺运营得很好,维持一家人的生计绝对没有问题,甚至于还有买一套商品房的钱,父亲自己也可以出来去其他地方找份工作,然而被人赶走,和自己主动离开,这关乎的是一个人生原则的问题。

“王叔叔不太看得上工程四处的实力吗?”

“我可没这么说,呵呵,那行吧,今天就到这里,时间也晚了,你父母肯定都担心了,早点回家吧!”王簿大概也意识到自己说得较多了,更对苏灿每每提问尖锐的洞察力产生了少许的忌意,是以站起身来,打算送客。

“那好,我就先走了。”苏灿也起身,朝着鞋柜那头换鞋。

“噢,对了,苏灿,我还没告诉你吧,你佟叔叔和我是老战友了,改天我请你们吃饭,你们家也一起来吧,我把王威威也带着,你们多交流交流,你有时间也帮我多管管他!我看你挺能管住他的嘛!”

苏灿点点头,有苦说不出的笑了笑,心忖为了让你儿子回来,我差点就和他闹翻了,你给我这个重托还真是太高估我了,下趟他会不会和我说话都是问题!不过能够借机和王簿有同桌的机会,这对父亲的事业,乃至于很多地方都有极大的好处。

要知道能够和市委书记同一桌吃饭,普通人是根本没法办得到的。

虽说在王威威,林绉舞和林珞然眼中的王簿未免有些冷酷到恐怖,但是能够了解王簿的苏灿看来他冷漠的外表下其实本来的姓格并不如想象中那么冷鹜可怕,从骨子来说,他也是一个很负责任的父亲,只不过有时候为了摆出那副在王威威面前的威严,不得不硬下心肠来。

又加上有佟建军这层关系,以及他想管好自己儿子的心情,所以和他同台一桌,也就是情理之中的事了。

回到家的时候苏灿还被父母问东问西了好一阵,母亲曾珂还带着狐疑的神色认为他是不是有女朋友约会去了,苏灿好一阵无语,再三解释是去朋友家帮忙过后,父母才半信半疑的没有再过追问。

接下来的情况还真如苏灿所料,这几天的上课之中,王威威还真不大理他。

就算有时候大家偶然在二堂课做艹期间偶遇,王威威都是“哼!”一声,从他身边而过。

林珞然对苏灿吐了吐舌头,示意她也无可奈何。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