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新市委书记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如果一天赚一万人民币,一个月三十天里面可以获得三十万元是什么概念?或许并不太直观,说起来也有点抽象,那么在这个九九年的年代,一个月月入三十万,又代表着什么?岂不是一年就有三百六十万?这对普通家庭来说,又是一个什么概念?

苏灿家的三中分店在学校开学的当天,从头到尾,一直到晚自习结束的时间,总营业额是一万一千三百五十三块六毛人民币,当然,这只是营业额,营业额并不代表着纯利润,只估计利润来看,恐怕今天一天的纯利润应该是三千来块钱。

所以这个分店并不是可以天马行空到一天赚一万人民币的金铺子,而苏灿也能够保持头脑清醒的知道,这也只是开学时期的这段热度,想要保持每天一万,一月三十万的营业额,那可也就太不现实了,毕竟这个小铺子,要卖多少货品才能够达到这个巨大的数额?那几乎是一个后世大中型超市的营业额度。

是以苏灿没有太过于忘乎所以的认为自己挖了个掏金库,这仍然处于现实之中,而不是。

果不其然,第二天兴奋了一宿没睡的王玥和其母早早开店,虽说也同样是人潮汹涌,不过比起第一天来,就要逊色很多了,第二天的营业额汇总,也就是七千左右。

第三天降低到了五千,然后持续锐减中。

最终在十天之后,稳定于一天两千五到三千左右的营业额。

直至此刻,王玥,自己父母等人,才从挖金梦中回过神来,意识到那一天一万的营业额盛况,真的伴随着开学热度的降低,一去不复返了。

不过这分店的营业额单独算零售的话,就已经在总店之上,这是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过的。

这十三天的时间里面,总营业额是八万元,与此预计下去,一个月的营业额可能达到十二万左右,也就是一个月就能获得三万左右的利润空间!这三万多分一万给王玥,除去水电房租人员成本,净利润也可以达到两万。

以此推测下去,总和淡季和旺季,这家分店月均盈利一万五,一年下来,足以获得十八万的纯利润。半年就足以收回苏灿家的投资成本,六个月后就会正式盈利。

这对苏理成和曾珂来说,已经是他们未曾预料到的最好结果,原先他们还准备了用两三年的时间来回收成本,如此却半年有余就可以办到,不由得对苏灿更是由衷信服。

对于现在这种状态,苏灿已经觉得很满意了,至少在他认为,在他不走股票,不走期货,也不去参合去借什么国内大势,国际大势,甚至于成为那些一夜暴富的飘渺的神话面前,这一步棋已经是走得极为稳妥的了。

正因为自己重生了,所以苏灿才更加的明白有些重生电影和重生此刻对他来说,只可能是毒药,而非良药,有些他并不了解的领域,有些强人扎堆的地方,有些所谓可能一夜之间艹盘万贯家财入手的情况,并不是他莽撞的参与进去,就会一定也会如同那些成功者一样,捞得盆钵满盂。

尽管重生一次,世界的形势对他来说因为有后世的定姓,所以此刻看起来会明朗许多,但是对于任何一个时刻和时间来说,最复杂的永远不是这些环境如何发展,历史的何种走势,而是那些变幻莫测的人心。

任何资产阶级的诞生都需要一个资本的原始积累过程,试想苏灿握着家里那仅有的十几万,要想短时间内如一些,或者电影一般翻出几十,成百倍的财富,那也只可能是天方夜谭,超过百分之五百的暴利行业,只可能从毒品,军火走私中赚取,这十几万要变成百万,没有找对一个合适的路子,再加上花费时间去细心经营,都是不切实际的

市一中正常行课开始,所有学生们又开始从假期懒洋洋的状态,极不情愿的进入了开学的轨道之上。

新的一学年开始,因为假期的家里分店进入正常序列,他现在更是有些振奋,相反在公车上面,薛易阳和刘睿就都显得有些萎靡,这两个小子还在为了没做完,而开学就要检查的假期作业而苦恼,听说苏灿已经完成了家庭作业,两人眼睛瞪了瞪过后,正式宣布他和他们不是一路人。

公交车晃晃悠悠的行驶在这个小城的街道,碾过地上的碎叶,路过还未曾改造的明清长街,又充满了一种忙碌的味道。

一辆深黑色的轿车从旁边的路上驶了过去,然后苏灿在市一中的坡道口,看到了停下来的黑色轿车,从副驾驶上走出的是王威威,一身崭新的装束,还从车上拽出一个黄白相间的耐克背包。

后座位上下来的是晃悠着胖身躯的林绉舞,一个头发波浪卷,穿着针织棉外套的女孩随即走出,站在路上,到引得不少焦点目光。

苏灿倒是纳闷了,这林绉舞又带着谁啊?该不会

眨了眨眼再仔细一看,这不是林珞然是谁,只是这小妮子寒假可能回了趟家,就重新弄了个头型,烫得一头的大波浪发型,穿着针织衫和七分休闲裤平底鞋,整个一副英伦女孩的味道。

公车享受的可就不是他们这种可以直接在坡道口停住私家车的待遇,拖着苏灿的公车和他们一错而过,去了还要在前方的站台。

是以林绉舞和林珞然倒是完全没看到公车里划着平民轨迹的苏灿,对开车的男子挥了挥手,“谢谢王叔叔,王叔叔再见!”

“绉舞,珞然再见!”,那中年男子面色斯文,戴着个眼镜,也有四五十岁,但是保养得十分之好,看上去和三十岁差不多,对先出去的王威威说道,“要不,我下午办完公来接你们?房子今天已经可以入住了,你们宾馆那边的东西都收拾好了吗,还要不要回去一趟?”

“得了!不用,我们放学回自己回家,别啰嗦了!”说着王威威就返身,提着书包晃悠晃悠的带头而行,倒是很有几分潇洒帅气的味道。

林珞然就对车里的中年男子咧嘴乖巧一笑,波浪卷的头发一扬,和自己哥哥林绉舞朝着学校大门而去。

后下车的苏灿远远的看着林珞然的背影,心里面那分失落早消失得无影无踪,无论是林珞然,林绉舞,还是王威威,他们都是普通人生活中很难产生交集的人,也许很多人根本就不知道他们这样有特殊家庭背景的人,或许就存在于身边。

不过对苏灿来说,无论是有些骄傲的王威威,姓格懒散却直爽的林绉舞,还是林珞然,他们甚至于比自己一起上学放学的同班同学更真实,他心里面已经把他们认定了是自己的朋友,所以因为他们的特殊背景,如果有一天因为大家的世界不同,突然莫名消失于他苏灿的生命之中,他是不是也会感觉到落寞。

想想苏灿就自嘲的笑了笑,好歹如果有一天他们真的要这样离开了,林珞然三人肯定也会和自己告别的,虽然可能无法和他们的人生重叠,但是苏灿这点自信还有。那就是无论未来会发生什么,至少在这一刻,他们是朋友

晚上回家,在饭桌吃饭的时候,苏理成想到最近的事情,伸出手轻轻摸了摸苏灿的头,“分店运营得很好还是我儿子有眼光,我就说了,你肯定比老爸强!”

曾珂白了他一眼,“儿子当然比你强,你看你那样,星海广场那边你跑圆了,可这老佟也没见给你涨工资啊,副处长,副处长这说着就是好听,我觉得你和老佟混就是两头牛钻一块去了,你看集团公司下来的那些人,一个比一个横,觉得我们都低他们一等似的!”

苏灿知道最近总集团公司那边又下来人了,检查星海广场施工情况,似乎是和佟建军曾经有芥蒂的人,是以经常在工程上找他们的纰漏麻烦,最近父亲也就为这事焦虑着。

苏理成就“哧”了一声,“这几个人就是想给我们一个下马威,都是一个集团的,非要给我们下绊子,弄点不痛快!”

曾珂就说道,“据说整改报告都捅到新上任的市委书记那里了,那带头的李玉河还放出话来,这新上任的市委书记可是原省秘书长,在榕城的时候也都和他们认识,还就要借着这新市委书记,杀杀佟建军的风头!”

“杀风头!?”苏理成冷哼一声,“这群人下来,还以为我们搞星海广场拿了不少的回扣,李玉河那帮人就是集团王副总那一伙的,明目张胆的在饭桌上暗示老佟给他们分点红利!老佟不干,这下找不痛快的就来了,还大张旗鼓的扯他们和这个新市委书记的关系”

苏理成面色一振,声音突地低了下来,显得有些神秘,“但是千算万算,他们可不知道,这新市委书记王簿,可是老佟曾经一个连队里的战友,那份情谊又岂是他们这些小脚色能够动摇得了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