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钢琴女神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这个赵翼倒是一个能言善辩之辈,从坐下开始,就滔滔不绝,他们几个人玩斗地主打牌,苏灿倒是婉拒了加入,在一旁喝着碧螺春观战。

赵翼最初就在打量苏灿,他穿着并不寒碜,出现的时候多让赵翼注意了几下,倒是觉得他倒是没那么好玩,这大家不是喝果茶,就是叫咖啡,他自己抱着杯青绿的碧螺春在一旁微笑不语,还真有些和此刻氛围格格不入。

其间有几个服务生领到的新客人,一个就和赵翼打起了招呼,都是同样一身名牌装扮,看来到都是这里的常客。

那人看了他们众人一眼,把几个二中学生脸上的拘谨都收在眼里,笑着说,“怎么,到这里玩啊,要不要我的白金卡借你?”

“那敢情好!一会结账时找你要!”赵翼就环视了他们周围,“我带他们来玩玩,都是一次来。”

男子干笑两声,带着身边几个男女过了去。

这边二中两女表情明显看向赵翼的时候多了几分热度,旁边的两男子神情都不太自然,赵翼在市二中也算的上是风云人物,比他们高一级,和刘睿关系不错,不过家里面似乎很有钱,类似于搞医疗器械的,父亲经常外出出差,可是每个月回来都会给大叠大叠的钱作为补偿。

刘睿凑到苏灿耳边,“我靠!这两个女生原本是打算给兄弟你介绍的,这赵翼小子,还真不客气啊”

“嗯?”苏灿的眉头已经扬了起来。

刘睿就续道,“你要迎头而上啊,赵颖,陆知菲两个在我们班追求者可不在少数啊!我好不容易把她们给约出来,要不然你认为我带你来干什么的!虽说你在一中美女如云来着,可一中那些女生一个比一个现实,美女就更别指望了,喂,怎么样,赵颖,陆知菲两个女孩算是不错吧,这要是放一中,不算上等,至少也是抢手货吧,能看上你就够不错的了你还不加紧!”

苏灿无奈道,“你能不能少干点此类事,先好好考个大学再说吧。”

“考大学!”刘睿嗤之以鼻,“那不是还早嘛,人生得意须尽欢啊再说了,你考得上清华北大吗?”

苏灿笑笑懒得理他。

大概被叫出来的一个女孩觉得把苏灿晾在这里似乎也不太好,就对苏灿说道,“你们市一中有什么好玩的吗?有没有什么有趣的,噢,对了,上次不是有一件捅人的事吗,最后怎么了?”

刘睿一听,话题来了,正想发扬一下喇叭精神,苏灿就在他身上猛的扯了扯,对这个叫赵颖的女孩说道,“我们学校比较枯燥,也没什么有趣的,你所说的那件事,好像还真有,不过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夸张,据说捅人的那个学生,最后也被开除了。”

倒是刘睿抢着说道,“我也知道这件事!说起来我另一个朋友还就目睹了这件事呢!”说着还不满的朝着苏灿瞟了一眼,他刚才还忘了这件事,现在被提起,心想到这不就是苏灿的表现时刻嘛,怎么这小子还怯场了,这种见义勇为的事件,可不是随便找个什么人都遇得到的,特别是被捅了一刀还没事,这就不是普通人了,完全可以大做文章,拉动这些女孩的心脏嘛!绝对可以把赵翼的风头压下去,这小子怎么了,脑袋有屎啊!

换做苏灿,就没这种想法了,谁愿意被捅了一刀还这样大肆的宣传,有病吧。

赵颖“哦”了一声,现在任谁也都看出来了,这个苏灿并不大爱说话,姓子别提还有几分傲气,出来玩也充不了场面,更差劲的是在这之前刘睿还给她们大肆联谊介绍,这要是真成了自己的男朋友,也带不出手啊,虽说长相还不错,可人腼腆了点吧。

赵颖,陆知菲两个女孩倒是有些遐思了,要找男朋友,好歹也得是赵翼这种的吧,看他在这种场合下得体自若,家境条件也相当不错,可真是黑马王子的典型,只是他在年级上高二也是很有名的人,就是比较花心,据说刚分手的前任女朋友还是高二年级的级花。

所以类似于赵翼这样的男孩子,虽说是可以打动很多女孩内心深处最柔软的黑马王子,但是也不是她们这种普通女孩可以消受的。

这下想入菲菲的当儿,陆知菲倒是走了神,还输了两局,两女倒是无意识的看向苏灿,赵翼这样的男生虽然耀眼,但是确实不容易可以攫取的,而苏灿这样普通的男孩子,应该才是她们可以轻易获得,普通一点的吧。

这么一想,赵颖和陆知菲不免有些意兴阑珊,虽说对赵翼没什么奢求,不过已经把他列为一个相当的高度了,家庭条件很好,人也活泼开朗,就有些敬而远之。

去厕所的当儿,刘睿追上苏灿,给他摆出了脸色,嫌他忤了自己的面子,苏灿眼看赵颖和陆知菲脸上的表情,就已经把她们的心思了解了个大概,扭开洗手池的水龙头,对刘睿的质问也不动气,看向那头,赵颖和陆知菲两个打扮得像是乖乖女一般坐在客座上,也引起了周围一些雅座的注意,大家时不时眉眼交换,都属寻常。

从她们身上收回目光,苏灿对刘睿一笑,“不是兄弟不买你的帐,类似于赵颖和陆知菲这样的女孩子,的确很不错,可是,如果有一天,没有这优雅的环境,没有这华丽的布局,而仅仅是在我们经常去的那家普通奶茶店,你觉得习惯于在这里点上五十块钱一壶红茶的她们,还能够淡然自若的在一家卖六块钱一杯奶茶的地方享受同样的阳光么?”

刘睿怔了怔,盯着苏灿,仿佛在望着一个自己要重新去认识的人,他虽说平时有些吊儿郎当,但是却并不代表着神经大条。有的时候,或许正是因为看不到未来,所以才更加的放浪形骸,而如今,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这个死当苏灿总能够做出一些让自己发人深思的事情,如偶尔射入封闭屋檐的天光,明晃晃的现出那些萦绕的尘埃。

重新回到桌子上,刘睿的想法已经不同了,也丝毫没有苏灿在众人面前并不出彩的那份失落心情,突然觉得在华丽的赵翼和两个女生的浅笑轻颦之下,有很多东西,她们不懂。

“你们还不知道吧,刚才赵翼才说了一个大秘密噢!”看到去厕所的两人坐了下来,一个男子就神秘兮兮的说道,很明显,伴随着赵翼那份自身光芒热度的扩展,他们之前对赵翼的那份芥蒂,已经消失于无,对他倒是有更多结交接近的心态。

“什么秘密?”刘睿倒是兴趣来了。

“有时候下午的时候,会有钢琴美女在这里弹琴演出!据说琴弹得好极了,这里大半的人都是前来瞻仰她演出的!”一个男子就续道,那模样甚是憧憬,看样子赵翼给他说得是绘声绘色,“我说难怪怎么来了这么多人”

赵颖和陆知菲两个二中女生就瞥起了嘴巴,“有什么了不起,在这里弹琴的女人,说不定都不知道被哪个老板包了吧!”

一向表情自傲的赵翼突然就板起脸来,“别胡说,这家茶楼老板我认识,在省榕城开了好几家公司了,在夏海开的这个茶楼,挺正规的。这个女生是学琴的,年龄和我们差不多大,但是家庭可不一般,正因为她们家和这茶楼的老板是朋友,茶楼老板才邀请她来弹琴,也算是一种锻炼,她出面弹琴的时候,茶楼的保安可是随时护驾的,来这里休闲的平时肯定也不那么衣冠楚楚的,但是你们看,谁现在不是正襟危坐,还真是来欣赏她弹琴的,我在这里看了她多少次了,那女孩舒服啊真不是我们这些平常人能够接近的!”

赵颖和陆知菲两女表面上说“噢,是不?”心里面却是极为酸溜溜的。

苏灿倒是愣了神,能够让赵翼这么自大的家伙自动站在“平常人”这个位置,还说不能接近,看起来还真不是一般人。

茶楼的表演是没有任何报幕的,那头有很多服务生走出来,一个一袭黑色连身百褶裙的女孩款款走入,很多人在这一刻立时鼓起掌来,而她却目不斜视,坐在钢琴面前,原本的那股掌声立刻小了下去。

赵翼就像是触了电一般的身躯竖直弹起,看向钢琴那头,那目光一下子倒像是回到了五六年前单纯少年的模样,痴痴的盯着那个女孩。

这个时候全场老顾客也好,慕名而来的人也好,都纷纷转过头去,望向正中间平台的黑色钢琴。

周围的布帘拉了过去,黑色钢琴头顶的吊灯亮起来,光芒在表演台照出了一块锥形投射的亮柱,那女孩白嫩如莲藕般的手臂动起来,束后的头发让她白玉石一样的粉颈展露无疑,五指在键盘上律动,理查德.克莱德曼流畅的《水边的阿蒂丽娜》之曲飘荡在这个被帘布隔绝了下午柔和阳光的茶厅。

几个男生同时呆了,就算是学校文艺晚会的时候,也没见这么和谐宁静的场面。

那赵翼倒是眼角扫了呆愣愣全体的一眼,心头的自豪不免升了起来,虽说他无法接近这个女孩,虽说他只能这么远远的看着她的表演,但是总有这么一个时刻,听到她的钢琴声,他那从来没有被亲情填满的心房,是满心幸福的。

倒是刘睿痴呆得几乎连口水都要掉下来的当儿,来得及保持心头的一丝明朗,“这个女孩怎么好像有点面熟呢”

苏灿眼珠子都要掉下来,黑色连身裙,及下修长的双腿,挽起束后略带几分雍容的盘发,那瓜子尖的面庞,那份在钢琴键盘跳动指尖的专注

不是唐妩是谁!?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