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分店计划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世界上谈得上算刺激的事情,不外乎雨天梦高唐,雪夜读[***]。

而如今这门重深厚的机关大院,也算不得万籁俱静,偶尔燃放的烟火,倒是炸响了连猫都舍不得叫一嗓子的夜。

在这充满了一种童年甚至于少年时代淡淡惆怅的清香味闺房之中,微胖,翘着屁股小弟曾圆一把拉开了床边沿的抽屉,映入眼帘的是一抽屉专属女生的那些小物件。

蕾丝织就玫瑰花纹的文胸,三角形状从来没有那么顺眼过几何外形的贴身棉质小内裤,粉白色的束身衣,甚至于还有厚棉的胸罩内衬里,那凹进去的一粒豆状的坑陷实在诱人遐想。

苏灿有些发怵,想要板着脸教训一番曾圆,却发现自己如果这样正义的话,他也会很看不起自己。

曾圆呆呆的望着这一大堆对他来说倒像是金银珠宝般的事物,呵呵傻笑一下,一只手就探了下去,在抽屉里挠了挠,抓出几条几近透明的小内裤,那股温婉的特制洗物的香味扑面迎来,苏灿立时感觉到心脏勃然挤出去的血液唰得冲刷填满四肢五骸的每一条微细的血管,这种感觉让他小腹微涨。

“喂,你看看就好别乱翻啊”苏灿喉结起伏了一下,才说出这句目前很没有说服力的话。

“这里的东西还不是没有叠好,放心吧,老姐恐怕更不知道我们动过”

“是你动过!关我屁事!”

“哎呀,反正都一样,到时候我要是被逮住了,我一供,你也同样要遭殃”曾圆一手抓着一条内裤,另一只手还在抽屉里探啊探的,神思飞扬之间,一粒口水就沿着嘴角拖长了一个线条,落在下方的抽屉之中,沾湿了一件小内裤。

“曾圆”苏灿很认真的望着自己这个小弟,看到他已经呈现涣散状态的望过来,“我真想掐死你”

大年三十的这一夜难以入眠,透过窗户可以看到在夜空炸起的烟火,空气中嗅到的是棉被,乃至于一些女生贴身物件混合阵阵的淡香,神思遐想之间,苏灿仿佛又看到曾娜行走在校园里的模样,捧着书,长发飞扬,在夏曰白晃晃的那条长腿,就像是九九年的轻舞飞扬。

想了想,这一幕亦是后世他未曾经历过的情形,是否代表着他的人生,已经走向了一条和从前完全不相吻合的路途,这并不代表着一帆风顺,更孕育着和从前人生同样的无常和未知,只是现在的苏灿,更有去面对和创造的勇气,浮生若梦。

第二天一早是被拍门声叫醒的,苏灿缓缓睁开眼睛,就听到门口传来曾娜的声音,“今天要去登山,我要换衣服了!你们两个还不快起来,我去洗把脸就来开门了啊!”

再转过头来,险些没把苏灿惊了个心漏的毛病,就看到曾圆抓捧着一把内衣内裤,埋头其间,颇为陶醉,还不知道正做着什么好梦,那口水更是蜿蜒而下,顺着那些衣物的沟壑流淌不休。

两三下摇醒了曾圆,曾圆还意犹未尽的睁开眼睛,随后才反应过来,和苏灿匆匆把这些衣物塞进了小抽屉,穿好衣服出来,门口已经传来曾娜很不耐烦的拍门声。

开了门,曾圆做了亏心事笑着般走出,苏灿干咳了两声,就要去洗脸,曾娜倒是带着一种很狐疑的目光盯着两人,走入自己的房间,反手关了门,看样子像是要换衣服。

等到再开门出来的时候,曾娜脸红得几乎等同于一个熟透的苹果,本来的那种高傲的姿态也消失不见,正面遭遇洗了脸漱了口的苏灿,脸一烫,那透着古怪和嗔意的目光,让苏灿更是有苦说不出,看这个样子,曾娜早已经发现她的内衣裤被动过了,甚至于可能还发现了上面来自曾圆口水可疑的痕迹,最天杀的事情就是,在曾娜心里面,这和他苏灿脱不了干系!

这下好了,自己这老姐的心里面倒是怎么一副形象啊

过年的时候苏灿给认识的同学都挂了电话道声新年快乐,打给林珞然的时候,接电话的是一个女生,应该是宾馆的服务员,就说,“林小姐已经走了,应该是回家过年了吧。”

苏灿“哦”了一声挂了电话,心里面却有一丝淡淡的失落,林珞然不知不觉的就离开了,这个小城市终究不属于她,她只是这里暂且逗留的过客,她始终会回去拥抱属于她自己的大生活之中,今年离开了,明年开学,她还会返校吗?这是谁都说不到的事情,也许有这么一天,她就这么悄然的离开了。

有那么一个刹那,苏灿恍惚间觉得林珞然也好,唐妩也好,就像是他重生过后生活中的一个道标,若是未重生之前,他是绝对不会想过和她们有什么维系的,然而重生之后,他明白自己内在蕴藏的能量,他又要有什么样的方向?

李嘉诚?沃尔玛?或者霍金?保罗.萨缪尔森?这些未免抽象,他也没有颠覆或者引领世界乃至于人类文明的这份野心,他只知道自己是一个小人物,重生过后,他只想做一个不被人看轻的小人物,做一个大人物,做一个身负着无数人利益锋芒的大人物,并不就是想象中的那么风光的,那长江黄河排叠汹涌,气势如虹,事实上也是身不由己罢了,这样的人生,快意之下,是否有几分宿命的味道?

说到底,重生一趟,就是为了摆脱这宿命的桎梏,获得自由天地,精彩纷呈而已。

只有身边的唐妩,林珞然等人是看的着,摸得到,切实存在的人生轨迹和目标。

自己奋发图强,迎难而上,这样的人生,也就不显得单调和空虚了吧。

找了个年后的时间,苏灿给父母谈起了开分店的问题。

“怎么又是要开分店,我们维系这一个店就够累了,这赚钱够多了,守着这个店子,几年的时间下来,也有好几十万,你的学费,你未来娶媳妇买房子的钱,爸妈也给你凑得到!”晚间家庭会议上面,一家人坐在沙发上,对着在新买的电视柜和电视机面前,谈起了这个事情。

苏理成和曾珂终究是小市民思想,尝到了甜头,又没有巨大的开销之下,还是挺满意这种自给自足的状态的,再说开拓进取亦有风险,说到底,他们也就是怕失败,这失败了一辈子了,好不容易有了个回转的机会,如果新店开着不赚钱,那就是给自己做了个窟窿眼在那里漏钱啊。

“再说了,你也要把心思用在学习上面,这些事不用过多艹心”

“自我过问家里生意以来,我的学习有落下过吗?半期考试我全班第十,期末我全班第八,我成绩什么时候因为分心跌下来过?”苏灿正色说道。

“倒也真是”父母对视点头,“爸妈也是希望你保持”

“爸,妈我自己有分寸,开分店,我就是不想你们太累,现在一个店铺,虽然请了人,不过人家也是两班制,很多事情你们都要事必躬亲,从进货到标价,再到总账,每天开门开了分店,有了进账,请了更多的人力,统筹管理之下,你们需要做的事情就是管理和收钱,维系进货渠道,整个过程管理一体化,更加简化,你们就越加轻松,而钱挣得也很多,何乐不为?”

曾珂和苏理成都动心了,“好像这说的也挺有道理,可是开分店也要赚钱才行啊,要不然钱投进去了,没有好的口岸,不赚钱,倒亏的事情谁干?”

“门店我已经找好了,市三中门口,在学校门口的店铺,你们还担心零售搞不上去吗?”未来继比尔盖茨之后,沃尔玛零售业将取代it业成为世界最大的财富制造产业,谁还敢看不起这种和小老百姓生活工作息息相关的行业?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涓流,无以成江河。简单的道理,却难有人持之以恒。

苏灿爱上这种一点一滴将能量转化成成果的过程,有一种升级的快感,比动辄几千万几亿砸到人身上要爽得多,成就感也更强。

父母倒是一脸愣然,盯着苏灿,“这位置你确定都找好了?”

曾珂也来了兴趣,“你要确定了,要得,反正我们家就这点钱,能赚就赚!不能赚就当买个教训。”大概曾珂没料到,苏灿也没想到,自己母亲的这句话,在未来竟然会成为一条很经典的教条。

苏灿于是开门见山的说了王玥的身份,以及她们家想要加入分店的想法。

“她们家提供店铺,我们进行装修包装,利润三七分,她们提取百分之三十”曾珂思忖了一下,点点头,“行,就看什么时候盘了点,然后再着手准备吧。噢,对了,王玥那小姑娘真打算就这么经商了?就算是经商也要学点什么啊,学点经济上面的东西吧,她还挺听你的,你就说说她吧”

苏灿叹了一口气,母亲这劝学的唠叨,还真是一辈子无穷无尽。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