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敬酒,罚酒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市城管局位于夏海市在一环边,由原市政公用局,市容环卫局合并组建而成,是市政斧,市建委实施城市管理工作的综合行政职能部门,负责市政设施管理,市照明供水管理,园林绿化管理,环境卫生管理,垃圾无害处理,城建监察以及市区防汛等相关工作。

市城管局位于一处大院之内,围栏被爬山虎缠绕得难分难解,内部一片灰扑扑的草丛园林,正中间就是上了年代的主体楼,有些窗户都因为表层氧化而有种毛边的雾蒙蒙感觉,这是原市政公用局和环卫局的单位楼,现在成为了城管局的招牌。

主体楼上同样爬满了青藤,乍一看倒像是某个中世纪的落魄古堡。

空地上停满了黑白执法的几辆长安小卡和桑塔纳轿车,背后的古旧家属楼边上,到有一座正在沸沸扬扬修建的集资建房工地。

局长办公室里面,城管局长王卫东

正坳着一支烟,热屁股坐在椅子上面,晃悠晃悠的腾云吐雾,可心里面就是憋得慌不痛快。

不久前的一次整治行动,竟然在那家夏海文具铺载了跟头,自己这边大毛几个人竟然和刑警发生了冲突,几个人都被提到了局里面。

这股气他如何憋得下去,就算是刑警队,也不带这么欺负人的,偏偏赵立军那个家伙又给自己摆起了谱,这个霉头他看样子也是必须要给吞下去,这可是在他老王的脸上给了一巴掌啊,但人家牛啊,他能怎么办,难不成他还要同样在他赵立军头上撒泡尿?

这根本就不是一码子的事,想要在这上面做文章,倒是不太好办。

皱起了眉头,想了想当初在那文具店门口的那般情况,那伶牙俐齿的小子,他就很是牙痒痒,随即王卫东猛的照自己头上拍了一下!

对啊!自己怎么就没想到,他惹不起赵立军,市局刑警队的那帮家伙,他怎么着就不能拿那夏海文具店开刀呢!?

他们不是挺拽吗,挺了不得的吗!我就今天去收你的遮阳伞,明天说你的招牌有污点责令整改,就算那赵立军知道是我捣得鬼,我看他敢干什么,敢动曾全明乃至红小天这一系吗?听说最近星海广场建设工程还受到了省上大佬的重视,红小天更是如曰中天,就连市委书记都给他让路,几趟市委会议上都倾向于他,他赵立军来动自己试试!

一个是刑侦系统,一个是市政系统,他不是非要和赵立军过不去,在王卫东看来,这是赵立军先坏了规矩,他也就噎不下那文具店的小商小贩见他奈何不了他们的那股得意劲。

王卫东又吸了一口烟,说到底,这新上任的建委主任曾全明兼顾两职,能力却十分突出,施展市政建设起来得心应手,有很多独到的见解也受到红小天的大力支持,据说当初还是被高层下令升调建设局长的,前途无限啊,攀上这样的上级,那可是自己仕途上大大的助力。

王卫东天马行空想象的当儿,门口就出现了一个十六七岁的男孩,敲了敲门,说了一句,“王局长。”

王卫东愣了愣,不明白怎么会跑出来个高中生,不过再仔细的一看,还有点面熟,结合下来一想,立刻回忆起来这小子就是那家文具店老板的儿子,脸色立时就垮了下来,“哦”了一声。

王卫东捻着烟,翘起二郎腿,一晃一晃的盯着苏灿。

看他这副审视的架势,苏灿到很有照着他脸正面打上一拳的冲动。

苏灿将提着的塑料口袋放在他的办公桌上,然后探手从中取出那条软云,那条红梅,并列放在桌上。

王卫东看到软云烟的时候稍稍正色一些,再看到那条红梅,目光掠过不屑的神色,虽说这个年代还没奢侈到他们动辄抽中华黄鹤楼的地步,软云烟已经是很高档的享受,然而摆出红梅这种价格低廉的烟送给他,他恐怕碰都懒得去碰。

这小子什么意思?大人不好出面,让他来从中斡旋?想送这点东西就把自己打发了?

苏灿也就装作看不到他的神情,将两条烟搁好之后,就说道,“王局长,这是我大舅让我给你送来的,他说上次的事情,给你带来麻烦了。”

王卫东端详苏灿少许,听他说话清脆响亮,心里面还真对这小子又气又赞,将手中的烟摁灭在烟灰缸里,拿起那条软云,在手中把玩,心里面却想了,这僧佛还讲究个僧面佛面,你这道歉,连个主事人都见不着,这赔礼的架子到大啊,就捎来一句“带来麻烦”?你当自己谁啊!?

苏灿见他不说话,就笑了笑,“那么,王局长,我先走了。”

王卫东“嗯”了一声,等到苏灿走到门口,才带着三分轻慢说道,“你大舅你大舅是哪个?”

苏灿这个时候转过头来,灿烂一笑,“曾全明。”

随后再不回头,消失在转角的走廊。

城管局局长办公室里面,王卫东呆呆的看着手中的软云烟,还想着这小子所说的话,门口的风吹进来,他才发现自己背脊不知道什么时候泌出了汗水,冷渗渗的。

想了一下,王卫东立刻拿起电话,打了过去。

“麻烦一下,我找曾主任,我是城管局的王卫东曾主任啊,呵呵,我城管局的小王啊工作挺顺利的,没什么麻烦,我就是想问一下,主任啊,我们这城管办需要大笔的办公用品,你看,那政斧街的夏海文化用品店我们是不是在那里采购啊”

曾全明的眉头就是一皱,“这是你们城管局的内部事情,你们自己决定,怎么什么都来问我”听到那头不住的说“是”“是”“是”,曾全明才反应过来那是自己妹妹开的店,这城管局的王卫东打过来,恐怕不知从哪里收到消息,也就是要承他的情去照顾,他就顿了顿,“嗯夏海文化用品店是市定点采购单位吧啊,是拿到指标的,你们可以去那里。”

唯唯诺诺的挂了电话,王卫东看着桌面上的那条红梅,背脊上又是一阵汗出来了,这才琢磨明白,曾全明送自己这两条烟,就是问自己是吃敬酒还是罚酒啊!想到这里,王卫东竟然暗叹好险,这份虚惊,让他连腿骨都酥软了

两条烟花了苏灿将近三百块钱,可是用这三百摆平了这个城管局的隐患,倒是前所未有的值,要是走正常途径去填这个窟窿,恐怕十倍的钱都抹不去这王卫东心头的疙瘩。

晚饭后刘睿薛易阳找上苏灿,三人屁颠屁颠的去了网吧,这个时代网吧刚兴起不久,不过已经过了稀罕期,倒是每个小时的价钱是三元,包间五元。

“这家英特网吧上个月刚开,机子牛吧,九八系统,p2-350处理器,64兆内存,什么游戏都有,玩《雷神之锤》流畅着呢!最近还有《半条命》,这游戏你没玩过吧,带劲!一会我们再打盘星际,看兄弟新学的手段踩死你!”

薛易阳绘声绘色的介绍着,说得苏灿表情古怪。

“这样的机子一个小时要三块钱?”比起后世动辄酷睿四核,4g内存,580g硬盘,gt9800显卡的网吧标配,现时放眼望去全是大头娃娃显示屏的电脑,苏灿觉得有些惨不忍睹。

“哼,这还是少的了!我可以预言,伴随着电脑的姓能越来越好,未来的网吧价格会更贵,像是榕城那样的大城市里,那些好机子上一个小时要十块钱呢,还可以泡咖啡!现在才三块,就知足吧!别等到以后二十块钱一个小时的时候,你再来哭吧!”刘睿一副言之凿凿的模样。

薛易阳也踌躇起来,“你说得也不尽然,没考虑到以后工资的变化,现在我爸工资600,网吧三块钱一个小时。等到以后网吧二十块钱一个小时的时候,我们出来工作的工资就4000块钱一个月啦!”

刘睿沉思一下,也点头,感叹道,“这钱还真不值钱啊!”

苏灿懒得理这两个家伙,点开了电脑。

打了几局《雷神之锤》和未来cs的原型《半条命》(《半衰期》)之后,薛易阳开始建起了星际争霸,刘睿也驽大了眼睛,刚才在fps游戏上面他们拿给苏灿打得够呛,现在要在战略游戏上夺得制高点,扳回面子。

这个时代网吧打这类游戏的刚刚兴起,没多久,三人沙发背后就围满了人。显然大部分人是被苏灿的技术所吸引的。

他们首次看到《雷神之锤》的火箭炮计算提前量这种神乎其技的投射技术,也为《半条命》中提着钢管近身跳砍全副武装的对手而激动万分。

更在星际争霸中见识了“12”“12”小狗暴飞龙,星际争霸三个种族中的虫族小狗是最为低级,最为廉价的兵种,导致其能大批量繁衍,一般充当突击队和炮灰的角色,而飞龙则是虫族的空中中级兵种,是战争的主力部队。

当苏灿用低级的小狗,利用游戏bug暴出大量的飞龙部队,铺天盖地的覆盖薛易阳的神族基地和刘睿堵路口人类机动部队的时候,满堂发出一阵低低的叹呼。

“你哪来的那么多飞龙!我晕!”薛易阳和刘睿先后退出游戏,险些吐血。

苏灿躺靠在沙发上面,放松的伸了一个懒腰,这时代过得真快,当他们半年前还在为胜利十一人光碟游戏苦练的时候,新的竞技游戏就带着电脑的热潮,登陆了这座小城,来不及让人恋恋不舍。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