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奶茶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身后就来了个城管科员凑到刘正耳边说了点什么,然后退开来,一对眼珠子打量的看向面前的龚军和杨远道,两个人说实话,身体一个一米七五,一个一米七八,身高不比他们这边人矮,只是相对要瘦一些,事实上搞刑警的,任务多,担子重,有的人还长期处于亚健康状态,哪里像是普通警察那么轻松,一个个白胖有加。

不过那眼里的精烁,可不是一般人能够看出来的。

是以放在眼前的这几个科员眼中,也就那么回事,外带还有自己的局长在后面撑腰呢,刘正怕什么,目光冷冷的打量着龚军和杨道远,刚才这种对峙状态就让他有点恼,现在心里面底气十足,更是有所凭仗,皱起眉头,“你还真要管?”

“只是小事而已。”杨道远就笑着,只是这种笑多少有点皮笑肉不笑。

“给我搬了,装上车,没收!”刘正眼珠子一瞪,就不相信还治不了眼前的这种情况,小小的民警还打算上天?老子和你们陈队还一起喝过酒呢,就你们陈队在我面前说话还没这般牛气哄哄!

有了刘正的指示,七八个执法人员那还不立刻动身起来。

“让开!后果自负啊!”两个微胖的城管执法队员拼了吃奶的力气,去拗了拗苏理成抓住的遮阳伞铁杆,竟然纹丝不动,两个人反倒因为这么推攘之间倒退了两步,他们平时也少不了和地方商贩冲突,脾气也立时冒出来了,扯下腰间两条黑黑的警棍,照着苏理成就挥打了过来。

棍子从不作声,不出气的龚军和杨道远的面前挥过去,带着一条破空的气流,照着苏灿父亲苏理成的背脊挥击。

苏理成不愧是年轻时连队里有荣誉军功的人物,身一侧,臂膀内收,棍子擦着肩膀而过,火辣辣的疼,倒是没有大碍,同时一拳就在他侧身之间击出,铁砣般的拳头将对方微胖的身体打得倒退三步,一声震响才犹未尽绝,那人强自镇定了半秒,然后捂着肚子就干呕起来。

大概横行了大半年向来都是凭借人多占据优势的还没见过如此猛烈的一击,几个城管愣了愣,刘正唰的抽出棍子,“你要怎么啊!你了不得还敢抗法了!啊!”

“我说,就算了吧。”杨道远拍拍刘正的肩膀。

“算你妈!别他妈以为给你点面子你就上天啊,你让不让开,不让开连你一起揍!”刘正也失去了理智,甩开杨道远的手,指着他就喷出大堆唾沫星子。

“那就没办法了,使用暴力,还辱骂国家刑事警务人员,还没见过你们这么横的家伙。”龚军一爪就伸过去箍住刘正的脖子,就像是提了一只待宰的公鸡,脖颈扯得充血红胀,满腔脏话就断得无影无踪。

提高少许,龚军一脚踹在刘正下盘,然后单手逮着他脖子整体“一”字形灌在地上,仆!得一声闷响,单脚跪下去顺手就掏出手铐把他给反铐了。

一气呵成,很难想象黑瘦的龚军手底下有这么蛮道的力量,是以其他六个联防队员都被镇住。

杨道远扯着那个还捂着肚子干呕微胖男子的头发,朝后一仰,毫无悬念的将其150斤的身躯甩翻在地,一声惨哼,也把他给拷了,就拖起两人,提着丢上了停在坡道上的警车。

杨道远和龚军都是赵立军带出来的兵,少不了赵立军的那股子痞气,相信如果今天换赵立军在这里,他也同样会如此作为,再加上两人身份又是刑警,那久经战阵的气势的确不是眼前这些和商贩小打小闹的联防队员比得起来的,是以一干联防队员,一个个倒像是排列整齐瞪大眼睛的金鱼雕塑,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刘正和胖男子被提上了警车。

杨道远走回来,对苏灿父母笑笑,又朝着苏灿招手,“苏哥,曾姐,苏小弟,今天还有事,改天再来拜访,我们先回局里了!”

然后杨道远对城管联防方抛下一句“要人叫你们上面来刑警队提!”的话,反身而去。

被喷了漆的桑塔纳黑白警车发动离开,而轿车城管局局长的车里,夹在手上的烟不知何时掉在裤子上面,惊疑不定的从后视镜看着这一切,这到底遇什么事了!?

苏灿父母还是特地给赵立军打了个电话感谢了他一下,赵立军就在电话里批评道,“小杨小龚两个同志觉悟就是不够,我这还在批评他们呢,必须要深刻检讨!”

城管局那边最终还是来人协调了,得知惹到的是赵立军手下的两个兵,这方也就表面上的答复“是个误会”“是个误会”,城管局长自己也清楚,自己这个局长虽然是凭关系弄上来的,同样是局长,可是和公安部门相比就有天渊之别,虽说他也不好惹,城管方面要撒起泼来能量还是不可小视,他们的上级可是新调任能量不小的曾全明,就连原市建委主任周春兰那样的人物都被整下去了,又是新锐市长红小天一脉。

可是要在有铁血干警之称的赵立军面前撒泼,把对方那群老毛子兵惹火了,他们这就是找死。

整件事情倒也不了了之,导致了很长一段时间,苏灿家店铺都相安无事,相反这件事情倒像是传到了附近的一些居民区和假期补课的学校里面,沸沸扬扬,经常来苏灿家店铺光顾的学生,晚间吃完饭前来散步逛逛的行人亦多了起来。

苏灿倒是有点意外,敢情这个事件还打了一趟广告,无形中提升了自己家店铺的知名度,不过大概有王玥这个靓丽的风景,才是能够吸引到这些青春少男少女的主要原因。

“喂啦!喝不喝奶茶,我请你!”下了班的王玥束了两条小辫子,穿着一件薄毛衣,及膝的短裙,一双白色球鞋,恰好遇上附近学生补课放学的高峰期间,活力四射,很是引人瞩目。

“小女生的东西,不太喜欢。”苏灿正要从店铺回家,到和她可以同走一段路。

“那烧仙草吧,清火气的烧仙草总行了吧,我难难伺候的神棍大少?”王玥声音莺莺的,“那里面可加了许多独特配方的,很可口噢!”

接过从奶茶店递出的塑料杯饮品,苏灿有点哭笑不得,奶茶店有几张桌子,桌上面坐着的可都是一些初中生,好奇的望着他们这一个组合。

“真好”小口细细的吸着奶茶,一阵风吹来,王玥裙襟轻扬,淡淡少女的体香又传到了苏灿鼻腔,“以前上学的时候,我总是梦想着能够有激情四溢的生活,我觉得人生应该是可以无限精彩的,可是现在才知道,原来所谓的自己有多么的渺小,这个世界很大,就算你用尽全力去扑腾,还是难以达到最初的期望,所谓的梦想这些,就像是通过电视看一块蛋糕,看得到,然而却摸不着。尽管这块蛋糕实际上在你所看到的光鲜背后慢慢的变质[***]着。”

“你的人生很灰暗。”

“谁让你最近总让我看那些东西,”随即王玥胸口轻轻一挺,有些伤感的看着苏灿,“‘除了你的侮辱是你始终爱我的证据外,我似乎觉得你越是折磨我,等到你知道真相的那一天,我在你眼中也就会显得越加崇高。’”

苏灿莞尔一笑,“看完玛格丽特了?难怪我说你最近眼睛怎么会肿肿的,没关系,想来以后也会有抵抗力了。”

“什么以后的抵抗力?”王玥愣了愣。

“没什么。”苏灿自然不会告诉王玥《茶花女》的剧情模式曰后会被大部分风行国内的高丽棒子韩剧大肆加工改编,赚人大把大把的眼泪。

不过最近,王玥的乖乖转变倒是让苏灿惊奇,她已经开始根据苏灿所说充实自己的模式阅读很多的书,当然这些书都是从苏灿家里搬给她的,王玥半途辍学,让她重返学校并不是什么好的建议和办法,不过她既然未来有想要走出这座城市的梦想,那么至少最起码在可能有的闲暇阶段,对自身的充实是必备的,英语的一些教材苏灿也分阶段姓的给王玥学习。

现在王玥已经毫不犹豫的相信苏灿的远见卓识,都是从书本的内容所得知的,所以对书籍的阅读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倒是初见成效,因为没有学校必学课本的束缚,可以大量的有时间朝着自己所感兴趣的方向研读,再加上一些社会经历,是以王玥的思想,相比起同龄人来说,倒是越来越深邃了。

当然在王玥对过去几天自己所看的悲伤故事黯然神伤的时候,苏灿的目光也顺着她发育动人的纤体凹凸有致的曲线,越加深入渐进。对上次王玥胸口的触感,真实度仍记忆犹新啊。

“看来你的色狼程度还是和你的心理年龄呈直线正比啊。”抬起头来,苏灿就看到了王玥促狭的笑容。

苏灿正要故作镇定含糊其辞的糊弄过去,就感觉到王玥探下头来,带着奶沫的嘴印在了自己的左侧脸上面,留下一道淡淡的奶茶印。

“你不要有任何心理负担,这只是初步奖励,下次如果能够争取到开分店立功,还能更进一步哦!”王玥伸出一根指头,眨了眨眼说。

苏灿这颗头偏了偏,放目望过去,奶茶店玻璃内,映现的是一众含着软管,呆呆愣愣望着此幕的男男女女。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