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僵持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这一路来的是风风火火,几辆车这么一停,下来穿着灰色制服的城管联防队员看上去还真有点如狼似虎,店铺里的一干初中生都下意识的围成一个团,有些受惊的望着门外发生的这一幕,都很是担忧。

刘正有点得意,这家店铺开在政斧附近,没什么背景,倒是还挺大的,也比较体面,然而这个世界上亲手摧毁一些体面的事情,还是会让人感觉到愉悦和权力带来的快感的。

九八年城管还是一个新兴事物,都是从各单位陆陆续续抽调拼凑过来的,良莠不齐,上级对治理要求也比较严格,是以冲突极为激烈,那时都是三五个对付一个流动摊贩,也靠人海战术,暴力执法这个词,可是后来才创造出来的,现在国家还没提倡城管规范素质,文明执法,所以那个时候的城管,暴力就是一种普遍运用的手段。

是以当初城管新兴的时候,被人骂作土匪,很多人都不敢单独出没执法,出必定大群,也是担心被群众围攻。

是以苏灿看到这番情况,就皱了皱眉。

“为什么要收我们的伞,摆在这里也没过界啊,而且没有占到人行道上,还在空地处啊!”曾珂赶出来,就要讨个说法。

“这里面就你们家摆得不规范,没的说,收了啊,不要一直说了,别阻碍我们执法!还有事!”刘正霸道的单手挥出,作势隔开曾珂的出言,几个联防队员就越加跃跃欲试。

却又发现苏理成高大的身躯挡在面前,几个人还不太敢动。

苏理成虽然老实忠厚,然而当初在连队里面,也是一把好手,此刻看到对方惹上门来,虽然口中还在不断劝导,可是身体却没有实际动作,反倒坚毅不拔的站着,无形中气势逼人。

苏灿知道自己父亲年轻时代从军队复员转业后曾创下过一个人挑七个调戏老妈小混混的壮举,虽然脑门被别人拿石头拍了一下,然而那打不倒的气势逼得对方小混混是屁滚尿流。

如今虽然父亲的体力不比当初,不过要是对方强硬暴力执法冲突起来,他还真不畏眼前几个瘦惺惺的执法队员。

“什么意思?你要挡着是不是?你是不是要挡着后果自负?”其中一个执法科员眉毛就挑了起来,在城管局长带队下面,要是整不了眼前人,怎么拿威信?

这么一来,现场火药味顿时升温,一些联防队员也看出了苏理成的气势,也就一副打量的事态,腰间别着警棍,虽然没有第一时间伸手过去握住,不过那手虚空的位置,倒是最能够方便紧握警棍进行打击的。

店铺里一干众人都屏紧了呼吸,王玥伏在苏灿身后侧,手死死的抓住他的手腕,胸脯抵着他的手臂和背部,低声紧张得询问道,“怎么办?”她潜意识的已经把苏灿当成了无形的依靠,是以遇上事情,第一个想法就是苏灿,而事实也证明,苏灿有时候所做的事情,比他的父母还更加成熟。

苏灿看了一眼那车上自己家被抛到车上去的一把大型遮阳伞,强压了一丝愤怒,走出铺门,看到面前的一干气势汹汹准备动手强抢的执法队员,冷冷的指了指地上的水泥墩印,“首先,我们家摆放的遮阳伞,没有超过门口空地,达到城市管理规范中遮挡到人行道的地步!第二,你们刚才一路过来,很多家都不符合规范,却偏偏找到我们家,执法水平很高啊!”

周遭的店铺都有人陆陆续续出来,看热闹的有之,再听到苏灿这么一说,倒是纷纷点头表示认同,那些有背景的店铺开在那里,就连工商局一年也管不了几次,而他们这些没有什么背景的铺主,没少受过城镇执法的苦处,小委屈也没少,原本也不敢怎么样,谁知道看到苏灿一家和这群执法人争执起来过后,围观的倒是越来越多,帮助苏灿一家说话的大有人在。

这样一来刘正为首的几个城管科员面子上就挂不住了,最近他们也是心浮气躁,本看到这是个文具店,又不是小商小贩,就客气了一些,谁知道对方硬要杠,要杠还真就惹起他们的倔脾气来了。

“曾姐,单位上购点东西!”两个穿着警服的男子分开人群走入,看到面前的情况有点压抑,不过对曾珂还是一笑。

随即又看到苏灿,双方立刻就认出,“苏小弟也在啊!”

这两个刑警一个叫龚军,一个叫杨道远,当初在对诈骗集团李坤审讯室里面的时候,苏灿就和他们见过,说到底两人都是赵立军的得力干将亲信,都知道苏灿的能耐,更知道诈骗团伙的大案子,苏灿倒是该记头功。

而苏灿刻意低调,功绩全记到了他们副局长赵立军的身上,得知这一切,两人都是义气深重,又是久搞刑警的,注重实干,年龄上的代沟倒是淡化了,从心里面对苏灿都带着点佩服。

加上赵立军经过这件事过后,和曾全明更是称兄道弟,随后是吩咐公安系统,重案刑警的文具采购都到这里来定点,最近采购文具都是两人开车前来,是以从心里面对和他们赵老大看重的苏灿一家都有些亲切。

和这边打了招呼过后,龚军才转过头来,盯着刘正这干城管队员,笑了笑,“朋友,都是共事的,这家店我们都认得到,这就算了吧。”

苏灿看了一眼小卡车的后车篷,补充道,“我们家的一把遮阳伞,还被收上去了。”

龚军就心领神会,拍拍刘正的肩膀,虽然是笑语,不过语气竟然有几分无容质疑,“叫几个朋友把遮阳伞抬下来还给他们,双方都配合一下,他们以后也会注意,对不,这点只是小事嘛。”

本来龚军最初的说话刘正也不可能僵下去,可能互相散支烟也就算了,谁知道龚军还来最后这么一句要求,那明地里就表现出对他们这帮城管不屑一顾,刚才所说的不过是场面上的客套话。

收回去的东西,还要他们动手搬回来还给这家文具店,这可就欺人太甚了,就算是警察,不过看面前这两人黑黑瘦瘦身体单薄的,份量估计也轻,这样也太不把他们瞧眼里了是不。

这边僵持着,那头轿车里的城管局局长马罗华就不乐意了,心忖怎么拖那么久,他要找上曾珂一家是有理由的,这个大店铺他一个亲戚本是看上了的,谁知道晚了几天,苏灿家这边就签了过去,再加上最近从这里路过他看到店铺生意着实很不错,想起那亲戚最近吃饭老是哀叹新找的地口岸不好,若是拿下这个大门面,现在都可以给他很多分红了。

马罗华心里面烦躁,看苏灿家的店铺不顺眼,今趟出来就给他车里的刘正使了眼色,于是招惹上来。

眼看对方还想暴力抗法,马罗华心情就愉快了,在车里问了一个执法员什么情况,对方就说有两个警察来说辞,马罗华就“哦”了一声,问什么警察,是两个瘦瘦小小的警察在和刘正交涉,他就冷哼了一声,两个小警察就把他这个城管局局长给挡在这里了?

所以他只对那个负责传话的科员咧了咧嘴角,“收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