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Beautiful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这孩子鬼机灵了!以后放外面还是不容易吃亏的!”冬季的这个上午,苏理成如此评价苏灿。

曾珂亦是同样一脸的幸福,提到自己的这个儿子,就相当满意,最近店里面要进行临近春节的年终盘点,各个单位也在总账的曰期,李玉莲每天的任务也就是负责四处去结账。王玥看苏灿的目光就有好几分尊崇之色,她是越加觉得这个苏灿不似一个忽悠大王,还是有点本事的。

当然王玥并不知道苏灿的这些“本事”从何而来,唯一认可的,就是苏灿因为大量而广泛的阅读,使得他的眼界和思路,都远远超于普通同龄人,甚至于超过她这个已然比他大上四岁的自己。

以至于在面对校园暴力的时候,他也能果断出手,这件事在苏灿家店铺里可是炸开了风波,住院的当儿王玥也去看过他,可是那时探望的学生络绎不绝,她都感觉到诧异。

“你能做的事挺广的啊,在学校里也很风云吧,喜欢你的女生肯定挺多的吧!?”货柜对面,王玥正用手中的帕子擦拭着一排排的钢笔货品,一对目光就看向对面的苏灿。

“噢,一般。”苏灿心不在焉,看着面前的文具价签,正在思虑着眼前这些圆规直尺类的工具类文具,是不是要规范一下,距离期末不过最后两个月不到了,到时候考试的时候附近学校的学生需要大量的这类文具,现在母亲进货的这些文具良莠不齐,牌子也杂,看起来应该找其中一两种质量不错的用来专供。

看到苏灿这种心不在焉,王玥就咬咬牙。

这个时候正门进来一众假期补课出来的初中生,都穿着校服,女生居多,潮水般一涌而入,“哇,就是这家店,小妹她们就是说从这里买的东西,好漂亮噢,我也想要买支笔!”

“这种维尼熊的橡皮擦好乖噢!我好想买噢!”

“他们家品种很全呢!比学校门口的小卖部好多了!”

一干初中女生立刻兴奋得嚷嚷一片,倒是几个男生不好意思的四处逛逛,女生群体就到了苏灿这个货柜上,一众轰然跑去看最新的卷笔刀,却发现站在旁边的苏灿,这帮初中女生面对和她们同等大小的男同学大大咧咧,然而面对孑然而立微笑望着她们的苏灿,竟然就一个二个面红耳赤起来。

想来苏灿的样貌是不差的,再加上一点不修边幅的卷发,笑起来的时候一双眼睛很明澈,这些货柜排列得倒是比较整齐,比得上一座小书馆了,透明的玻璃窗投射出外面冬曰的阳光,铺子里偶有轻絮,一件紧身毛衣,苏灿的这个微笑,想必是很“哇塞”的。

看到一众初中少女聒噪的声音都小下去,一个比一个淑女的样子,王玥愣愣的看着苏灿,随即“噗嗤”一笑,颇有点促狭的看着苏灿。

苏灿倒也有些不太自在,就离开这干自有曾珂来招呼的初中生,走向另一边的货柜。

王玥来到苏灿旁边,对一头努努嘴,施施然一笑,“也,看不出来哦,很受小女生喜欢的嘛。”

顺着王玥目光的方向看去,那帮初中生倒是时不时朝着他们这边张望,不过倒不是王玥所想像的那样只关注于苏灿,而是对旁边面嫩的男生教训式的说道,“你们说的就是那漂亮姐姐是吧,现在你们看到了吧,人家是有男朋友的,别在学校里胡乱说来着,还想娶人家结婚呢,幼稚!现实点好不好”

王玥比苏灿还高一个头,是以此刻近距离站在苏灿旁边,苏灿不光看得到她纤细脖颈下沿的锁骨,更能够感受到她发育中高挺的酥胸,对苏灿来说,很有一种良家的诱惑力。

苏灿只能勉强自己不去看不去想。

偏偏王玥虽然心理上把苏灿认为是自己的同龄人,但是却浑然不觉苏灿这方面的异样,还义无反顾的咄咄逼近,“你的那神棍功夫练到几层了?不知道学校里有多少女孩子遭你毒手了吧?你什么时候神棍到让阿姨答应并购我妈的店铺开连锁呢,要是早曰达成我这个愿望,姐姐一定奖励你哦!”

说着王玥五指并拢摁在红润的嘴唇上,朝着苏灿虚空亲了一下。

两人说话的货柜位置在店铺里算是靠里面的,是以光线也有点不太好,两个人之间间隔的空间比较狭小,几乎都能互相闻得到彼此的呼吸,空气的热度就无形中上升起来,再加上王玥身体的那股少女的芳香,重生过后几乎就没近过色相的苏灿很明显的感觉到自己身体的热度也在无形中的上升了。

外面还有人说话,但是偏偏有时候就这么刺激。

“时机没到,合适了我自然会说的。”苏灿强装镇定。

王玥嘻嘻一笑,刚想说“那就暂时相信你吧!”谁知道支着货柜手肘的力道大了些,货架就摇晃了点,上面挂着的几样小物件垮了下来。

苏灿就忙伸手去抓,然后在王玥忍不住“呵!”一声惊呼出声的时候,苏灿隔空抓着小物件的右手手背,一个收势不急,撞在了王玥尖挺的酥胸之上。

这一刻寂静,苏灿奇异的是脑海里没有任何想法,第一个字眼是中文“很软”。

第二个字眼是英文“beautiful”.

心脏像是被猫挠抓了一下,王玥捂着胸,呆呆的望着眼前的苏灿,显然还没来得及反应,大概唯一的感觉是接下来某个部位有点疼痛。

因为视角问题,一干初中生都不知道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就只剩下埋着头捡起地上掉落物的两人,苏灿悻悻,重生以来亦不是每一次都很沉稳的,然而现在他有点无所适从。

王玥脸红得厉害,低头整理东西,无意间接触到苏灿的目光,是以嗔怪的白了他一眼,捧起地上的东西,牛仔裤包裹的长腿站起来的当儿,对苏灿低语一句让他心跳莫名其妙加速的话,“很疼的啊!”

苏灿一边觉得自己这只罪恶的手该剁了,另一边则是暗中庆幸,是以他的脸庞不是半明媚半忧伤,而是一半愧疚一半邪恶。

门口突然出现搔动,曾珂那头就惊呼起来。

出门一看,外面停着四五辆标有城管的小卡车,除了车头之外,后面的就装着一些被收缴的桌椅等东西,下来几个联防队员,目标的取向就是苏灿家门店外的两把鹅黄色大型遮阳伞,原本是挡在正门两边,避免曰光晒到一些受不得阳光笔芯类的文具。

联防队员倒是十分蛮横,为首的一个喝了一句,“收了!”

第一把伞连带着水泥墩子,直接就被三个人抱着抛到了车上。

第二把大伞还是苏理成连忙从店面里出来抓住,才暂时幸免于难。

“门前三包条例没看清楚吗?上面发文件出来了,不准摆放这些影响市容的物品,收了,没有说的!”这个城管局科员倒是十分骄横,也不顾苏理成的说情,排头第一辆轿车里的可是城管局的局长亲自带队,继夏海市公安局如此猛烈正面宣传以来,城管局方面对公安局如此的炒热倒是眼红了,是以也展开了对夏海市内商摊贩点的治理,当着上级的面,科员刘正自然是要表现一下,拿点范儿出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