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不是一路人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因为是目前夏海市里最早兴起,亦是最有规模算得上档次的歌城,夜晚的紫醉金迷在这里升腾沉浮不在少数,旁边的停车场里停满了小车,小车普遍是“桑塔纳”,“尼桑”,“夏利”,“马自达”,“丰田小霸王”等一系列打上了时代烙印有棱有角的砖块车型,如果这个时候有一台“奔驰”“宝马”那基本上很快就会在四周围满了人,跟看大熊猫一样的稀奇。

而至于什么“lotus”,“布加迪”,“阿斯顿马丁”,“玛莎拉蒂”等等,在这个悍马还没有成为国产,汽车杂志还未曾在夏海大面积登陆热销的年代,出现了反倒惊不起什么波澜,小城市里也鲜有人认识。

这个时候的夏海市,因为深处经济并不发达的西南内陆,发展极为缓慢,若不是因为和附近的几个行政地县合并,说他是一个县级城市也不为过,这里很多的行事作风,也基本上和县城没什么区别。

像是鼎盛歌城,占据的倒是一大重要娱乐龙头地位,这里一些冲突事件也频繁,不过倒也很少出现恶姓流血事件,也少见大范围的斗殴,而就在这里的二楼之上,今天的第一桩暴力事件正在兴起。

中年男子叫冯有福,是夏海武装部的后勤科科长,今趟和一干朋友在这里玩得兴起,和一个陪酒妹聊的也逐渐热络,因为这个时候的歌城包厢里并没有厕所,多喝了几杯,就有些尿意了,这准备外出解手,旁边叫小兰的陪酒妹相当懂事,就说“冯科长,我陪你。”立时引起一片哄然,她看这被人称为冯科长的人今天可是喝的有点多了,能不能正常走路都是问题,是以也就主动要求,不过当然不能明说看他走路都腿软。

冯有福也明白小兰这番话的含义,心里面更是舒畅,就揽着她起身,感受着那股少女的清香味道,正思忖着今晚是如何一种悱恻辗转的绮丽风光,谁知道刚出了门,王露手中的一抔扎啤照头根子就浇了下去,那满腔的酒意和小腹升腾的热度,就着这酒液和冰块,唰!得浇了个通透。

这么一惊一乍之后,那火气自然而然就升腾起来,冲过去就提着闵君豪的衣领,兴师问罪。

闵君豪原本在包间里被苏灿打压,那股闷气没法发泄,唐妩和苏灿离开,又看着陈灵珊在包间里极受欢迎漂亮的外形,一股子火气就没头没脑的照着王露发挥出来,扬言和她分手,却没想到遭到泼辣的纠缠,这还被偷袭惊了一茬,又被冯有福提着领子谩骂呼喝,他那股子闷火气立时脱口爆发,“你他妈给我滚开!放手!”

冯有福虽不高大,可那手膀子都超过闵君豪三根有余,又比他长了将近二十岁,一脸横肉还是很吓人的,是以闵君豪虽然怒火中烧的谩骂,可也不敢挥起一拳先动手。

王露早已经扑了上去抓住冯有福的胳膊,一个劲的道歉。

原本也就是这屁大点的孩子小情人间闹得矛盾,两下相劝,冯有福或许也就消了气,谁知道闵君豪还这么一骂,他那股火气可就越烧越旺了起来。

噗!得一把将闵君豪给推得重重撞墙,啪!得就着他脑袋上就是一把掌,“我给你说小子,你爸妈没管教好你,我今天还真要教教你怎么做人!”

这把王露吓得,那房门包间里陈灵珊等一干男女立刻就涌了出来,看到这种情况也呆呆的干楞着,有两个外海的男生要上去劝,拿给冯有福就着手腕啪啪两下就打了回来,这帮外海的男生之前还趾高气昂,讲着一些打架的光辉事件,然而此刻在冯有福的面前,很明显就摆明了不是一个数量级的问题,愣若小鸡,那被赶回的两个人手腕还吃疼,交手的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双方实力上的差距。

“是我们不对,我们给你道歉”王露一个劲的摇着冯有福的胳膊,可就是纹丝不动,那头闵君豪也更是不断谩骂,像是被掐了脖子胀红了脸的公鸡,噼噼啪啪的朝着冯有福喷。

“去喊我叔,快喊我叔去,你这疯子我迟早会收拾你,你等着!”闵君豪也顾不得形象问题,喊着他的几个死党,几个死党反应过来,连忙跑了去。

冯有福怒火上冒,一时间竟也气得笑了起来,这小子还当真不怕死。

陈灵珊这边脸色苍白,更是暗恨这王露,大家出来玩玩,竟然惹出这样的事端,这下倒好了,他们两人吵架,到把他们一群人都给围了进去,要是闹大起来,被她爸妈知晓,她免不了一顿臭骂不说,恐怕这个假期都要被禁足了。

而外海中学那几个长得还算可以的男生也是,刚才不挺牛的吹嘘自己家里面是哪里哪里的,在学校里多么横,没多少人敢惹吗,千方百计的在自己面前表现,这真正的遇到事端起来,竟然一个个就只能在旁边软声软语的说话,甚至于碍于刚才两个劝架者的遭遇,还不敢亲近冯有福的手臂半径攻击范围。

“我告诉你,小子,你今天叫谁来都没用,横得很啊,你他妈赶我还差个几轮呢,你再骂,你再骂我撕烂了你的嘴!”冯有福一只手顶着闵君豪的额头,死死的戳着,他也是火冒三丈,却也知道自己手重,还有几分理智,也没对闵君豪展开毒打,眼角一扫,就看到旁边已经过来的苏灿和唐妩。

唐妩显然也吓到了,无形中站在了苏灿身后,事实上若不是苏灿要向前过来,她也不会跟随着走到这冲突最激烈的圈子。

冯有福一看苏灿,手就是一抖。

以冯有福这个武装部办事处处长的身份,他在这夏海市还真不怵什么人,一来他占着理,二来这小子嘴巴讨厌,他也就出手教训了他一下,也不下重手,这没落伤没遭殃的,也说得过去。

是以不论对方有什么背景,今天他痞姓子也都上来了,还真不怕。正准备迎接正面冲突,这看到苏灿,心里面莫由名来的一突。

当初八一凯旋酒店搞军分区接待的时候,他还是组织成员之一,当时迎接上面下来几个重量级人物,地方市政斧,军分区头头脑脑都在现场,而那对着一干挂着胸章和履历牌的大老爷们都爱理不理的林家大小姐,在接待大厅的当儿,一见这个男孩,就回复了那股小女生的姿态,真是看得人心痒痒的。

以他冯有福的身份,当然不够资格去打听这男孩是谁,能够和林家小姐熟络的聚在一堆,莫不是省国家大军区上的干部子弟?

是以冯有福的脾姓不惧这夏海市行政单元大多数人,但是面对这苏灿,这背景不明家世神秘的子弟,当时还有几分的酒意就被吓醒了。

这要真是林家小姐那个圈子的朋友,自己还不触了霉头,这地方行政上面他可以不怕什么,可那军区上面,哪天开那么一车兵痞子找上自己,他又该如何?

苏灿自然也看到了冯有福,冯有福愣愣的看着他,那手的一抖,松开来,倒是被苏灿收尽眼里,想了想,就明白了大概。

这个时候几个出去的男生也带着闵君豪的叔叔过来了,闵君豪的叔叔带着几个人,一看冯有福这阵仗,竟撇了闵君豪,愣了愣就说,“兄弟,我看这是个误会,小孩子发生什么,那也情有可原,有什么事好好说,好好说”

闵君豪自然是感觉到冯有福松手的,还以为是他怕了,就冲着自己的叔叔喊,“叔,这疯子打我,我脸都被打青了”

冯有福也就拍了他脑袋,掐了他脖子,外表还真没什么伤痕,如此一来也是为了诬陷冯有福,闵君豪的叔叔一听,脸色就变了,阴阳怪气的说,“朋友,我这侄子哪里得罪你了,你这样,不太合适吧”几个人就无形中把冯有福围了起来。

冯有福哪里把这几个家伙放眼里,他心里面倒是不住的盘算苏灿这份上怎么弄,那林家小姐今天是不是也在,这小子和他们又是什么关系?

闵君豪一看他的迟疑,立时也就得意起来,心里面对自己表叔的到来油然而生一番豪气,指着冯有福,“你妈*个疯子,老子今天要你出不了这个门!”再看哭的梨花带雨的王露,闵君豪双手向前就是猛的一把将她“咚!”一声推在地上,指着她就骂,“都是你这婆娘!给我惹一码搔事!”

看到地上哭的抽泣都抽不过来的王露,陈灵珊和李璐梅真是把这闵君豪恨得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

这一瞬陈灵珊看到对面的苏灿脸色有些晦暗不分,让她心里一悸,却又说不出苏灿这种让她心悸的感觉,从何而出。

苏灿在这一刻上前一步,一边说着“算了算了别闹了!大家都各退一步吧!”,一边像是给人亲和感的揽向冯有福粗大的肩膀。

这半个学期来,苏灿的身子在合理的锻炼中,加上又是发育期,个头比九八年上半年长了两三公分,是以他和冯有福差不多的高度,揽手过去,倒不见得牵强。

这冯有福之前处于疯魔状态,谁近身就要遭打,而这苏灿不住贴近,更引起一些女生惊呼。

他却偏偏凑到近前,冯有福也没发生什么变故,苏灿贴近冯有福的耳朵,以仅有两人可闻的声音低沉而快速的说道,“这么没教养的小子是该教训一下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