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斗歌和这流年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几个外海中学的都唯闵君豪马首是瞻,也知道他点子多,最会想项目,听到他一说,自然竞相吆喝,纷纷赞同。

李璐梅也不畏,就几个玩起“争上游”这种牌戏来,唐妩倒是摆摆手不玩牌,估计她也不会打牌,李璐梅心想这闵君豪竟然主动约战,那么她也不能就馁了气势,更何况对方还事事奉陪,摆明一副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模样,那就来吧。

争上游又叫跑得快,也是很普遍流行的一种棋牌游戏,根据一定的规则,谁先把手中的牌出完算是胜利,其他手中还握有一张牌的,算是保底,不受惩罚,两张牌以上的,喝一杯,一张都没出过的,喝三杯。

几个外海的男生也凑在一堆,和李璐梅围着圈子打起来,陈灵珊私下里拉了拉她的衣襟,不过被李璐梅看了一眼,那目光中倒是带着自信,陈灵珊也就不插手了,李璐梅在住校的时候也是女生寝室中一把牌手,因为父母的关系,可是棋牌,麻将样样精通,是以在女生圈子里打牌都很厉害,虽然说女生这边不常爱如男生聚在一处玩牌。

跑得快一局的周期短,别看只喝一杯酒,可这么多次接下来,也受不住,李璐梅刚开始牌风稳健,把几个外海的打郁闷了,闵君豪时不时喝了两杯,眼珠子一翻,针对李璐梅爱捻着手中的牌寻机做大快走一翻的风格,用急促的快攻压制,接下来李璐梅就节节败退,几场下来喝了两三瓶的酒,酒量本就不佳,这下更是不堪,面目潮红,要吐要吐的,说话都不利索,大丢形象。

闵君豪白嫩的手握着几张纸牌,心里面就笑,这李璐梅的水平和心思,哪有算不到的,外加上自己这边几个同学呼喝着,再看陈灵珊和唐妩,两人都面带愤愤之色,这接下来,想必两女都要出手了。

果不其然,陈灵珊就扶开李璐梅,“我来!”

“我也参一个。”从刚才就故意把注意力放在周围人唱歌上的苏灿也举手加入,看得出这闵君豪的几个同学都和他一伙的,时不时给他喂牌,虽然说闵君豪赢了,那是全体人都要喝酒,不过这几个有些还是民风彪悍的少数民族,姓子里从来就不惧喝酒,这些小酒只是润喉般等闲,可对李璐梅这等酒量有限的女生来说,就不一样了,李璐梅还好点,陈灵珊就更是不堪。

众人也就让苏灿加入,闵君豪倒是毫不介意,毕竟多一个送菜的,顺便把他给丢翻了,也让现场的两个女生看看他是如何的不济。

只要不是出千作弊,打牌有三分技术七分运气之说。一个好的牌手要做的事如何把一手坏牌打得精彩,然而却还是有三分人事七分天命的味道在里面,毕竟这个运气和随着四周围环境牌局的变化而变是最为重要的一件事。

如果单凭这种牌局的方式,苏灿没把握就能够把这个闵君豪打趴下,不过若是他身边的那几个人都故意示弱,留给他机会的时候,这点就可以加以利用。

几场下来,闵君豪和他一干死党被灌了五六瓶酒。

苏灿的先手,一个“j”“q”“k”三连,双飞“9”,“9”,“10”,“10”没人敢接手,然后一对“2”放出,打了个满堂红,因为是六个人打,所以没有去牌,就连双王都是作为最大牌加入其中,每人九张,闵君豪看到手中的大王,就准备阻止一局反击,狠狠的打击一下苏灿的气焰,可怜现在闵君豪倒是握了一个大王在手,却一手牌都没出,被活活饿死。

没有出牌的情况下,就是俗称的“打板鸭”,或者“春天”,各地叫法不同,后世腾讯联众游戏平台上则称为“关牌”。关牌的惩罚是很严重的,三杯酒,一个杯子大概一指来高,差不多三杯半就可以倒去一瓶啤酒。

这局闵君豪连带他的三个朋友一下就郁闷的喝了十二杯,从酒箱子里提了将近三瓶半的啤酒,这个年代夏海出产的啤酒劲量还是很蒙头的,加上之前喝的酒,闵君豪就显然有些懵了,这才发现自己这边已经喝了大半箱,而苏灿和陈灵珊两人加起来喝的酒一瓶都不到,酒瓶底子浮边,还有几分剩余。

陈灵珊倒是笑吟吟的,早在暑假的时候,她就见过苏灿把张锡,李艾一伙人打得弃牌不玩的,不过那是斗地主这种玩法,现在换一种方式,他的厉害程度依然不减。再看到闵君豪一众人有些喝高的模样,她心里面倒是大出了一口气。

这下闵君豪外海这边提到打牌,都支支吾吾起来,谁也都不提继续打牌的事,照这样下去,恐怕这里唱歌还没一两个小时,他们都要齐刷刷的倒翻一片,这些人尽管平时都喝着酒锻炼着,可这打起牌来一杯一杯的接着灌肚里,急酒上涌,竟是一个二个胸口肚胃如同风雨渐起的海洋,开始有些翻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