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滋味如酒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走出医院的时候,市委书记刘岚,市长红小天两人相互握了握手,双方都很用力,红小天笑了笑说,“老记,你看这是怎么个事啊”

刘岚也是一脸羞愧,“唉,怨我,怨我,终究是冲动了点,没有彻底的等到调查结果。红市长啊,我这人急起来说话就冲了点,你也别在意啊说到底,我们之间还是缺乏沟通啊!”

这句话寓意深刻,红小天也连连点头,“是,是,缺乏沟通缺乏沟通!”

旁边的人都在笑,心里面倒是急速的反应着,经过这么一出,市长和书记的关系又转变成了什么情况,他们又应该怎么样站队。

倒是市委副书记王金荣的笑容十分之真诚,他之前一颗心都差点悬掉了,心里面倒是反复说着“完了!”“完了!”,谁知道突然峰回路转,对王金荣来说,他的人生可以分为三分,一分是他的人生,另一分是他的政治生命,第三分就是未来的延续,亦就是他比之亲儿子还亲的侄子王浩然。

就在刚才那一刻间,他生命中的三分之二眼看着都面临着岌岌可危的地步,而这一刻,自然后顾尽去,突然觉得这天这地这树荫都变得柔和起来,人都仿若年轻了好几岁。

这不足为奇,就像是对一个癌症病人宣告是误诊一样,想必会十分感激这种生命中的惊喜。

这样一来,倒是让王金荣觉得,过往这机关里的勾心斗角,实在也就那么一回事,远远比不上现今这种安安稳稳的状态,是以对红小天,曾全明看起来,也不如那么厌恶了。

握了握曾全明的手,王金荣就叹了口气,“老曾啊,教导有方,教导有方!有这样的外甥,那真是为我们建设精神文明城市起了个很好的表率啊!改天我请你们吃饭!就一顿家常便饭!”

王金荣心里其实也是想了,那曾全明的外甥看今天面对媒体不怯不怠,应对得体,更有这份临危不乱冷静出手的勇气,自己侄子能有其十之二三就满足了,人都是会互相学习的,自己这么请客,暗中让王浩然向苏灿学习,那可是一举两得的事情,免得自己那侄子跟着一帮机关子弟无法无天的,别看今天的事件和他无关,可是没准以后哪一天,这种情况就不会在王浩然身上重演,说到底,王浩然有这么一个朋友,也不是什么坏事!

督查组组长杨鼎盛看上去也高兴,这市长和市委书记和解得这么平静,反倒能够说明问题,而如果他们来些冠冕堂皇的官话,套话。才真要让他头疼,一个地级市的一二把手若是有解不开的矛盾,那才是一个隐患。

“依我看,就买我老杨一个面子,我设宴,大家就共酌一杯吧!”杨鼎盛心情大好,开口就揽了过去。

红小天和刘岚这才来得及愣了愣,人家杨组长去哪里不是安定繁荣,干部团结稳定,原本在夏海发生这样的事,本就足够丢脸了,两人也正因为如此,心才站在了一堆,想着自己这内部斗争斗啊斗的,最终还是影响到他们夏海这个领导干部班子,这个大集体,想来杨鼎盛杨组长嘴上不说,心里面却是有疙瘩的。

然而他突如其来还打算亲自掏钱请客,不光是让市委领导,更让督察组的几个同事都愣住了。

杨鼎盛倒是没有多想,看到众人发愣,就笑道,“就算是为我们夏海,在讲文明,树新风的精神提倡下,出了这么一个小英雄而庆祝吧!”

苏灿现在的情况有点糟糕,倒不是因为身上的伤势,事实上现在腰腹处除了活动有些困难之外,还算没什么大碍。

主任医师和那个漂亮护士长大概看出了苏灿不太鸟他们,也就说了一些注意事项,陪着笑离开,离开的时候还晃着头,医院被市一中出了命案的消息震撼,当即就嗅出了味道不一般,立刻派了他这个主任医师前来治疗,还以为是学生之间打架走了极端,却没想到这小子竟然有挺身而出的勇气,还上了电视台记者的采访报道,真是富有戏剧姓的人生,主任医师觉得自己这回去给家里人一说,没准还能在电视上看到他露露脸呢。

现在糟糕的情况是在于这个病房之中,自己床头左侧位置站着的是陈灵珊和陪着她的李璐梅,而右侧位置则站着唐妩和相陪的杜婷,她们是前来探望同学中的最后一拨,陈灵珊穿了一件小粉色的背心,配合上垂下微卷的头发,眼眸子明亮,有种洋娃娃的精致感觉。

唐妩则是一件紧身t恤,修身牛仔裤,马尾后束,大眼睛望着苏灿,从旁人看来这女孩漂亮是漂亮,就是冷了点,不过熟悉她的人,都看出了她目光中的担忧。

李璐梅就笑着说道,“喂,苏灿你太牛了,以前还没看出你这么勇敢啊,你怎么就有才到想起手头边上的板凳啊,你今天简直给我们诠释了周星驰所说的板凳是兵器谱排行第一的凶器!真是让我们灵珊的小心肝跟着扑通扑通的跳呢!”

一干人就笑了起来。

笑着扯得肚疼,不过苏灿也感觉到不妙,父母都愣愣的盯着陈灵珊。

杜婷有点不满,瞥了李璐梅陈灵珊一眼,也对苏灿笑道,“喂,你还说呢,幸好那刀没伤到你的内脏,你不知道你才被刺到送出教师门的时候,我们一群人还没反应过来呢,手就被唐妩拖着冲出了教室,我你别说这小妮子平时不爱说话的,那蛮力也挺惊人呐!再说了,我们到现在都一直等在外面,都没吃饭呢!你可真是抢手啊!”

杜婷就被唐妩狠狠的捏了一下手掌心,故意“嗷!”了一声。

苏灿就感觉到气氛开始不对劲起来了,果不其然,自己身边的父亲苏理成嘴巴不受控制的咧开笑起来,母亲曾珂一双眼睛毫不掩饰的这边扫扫陈灵珊,那头瞄瞄唐妩,表情竟是吃了蜂糖般的甜。

曾珂更是对陈灵珊又惊又喜,这个昔曰经理的女儿如今站在这里,那从前被无数人围在中心的小公主,长睫毛下玻璃瞳带着些许忧心的盯着苏灿,又代表着什么?

舅母尹淑英本就是农村出身,还带着那股子质朴气,就望着这越看越讨喜的两个女孩,再看苏灿,更是合不拢嘴来,苏灿知道自己这个舅母,她高兴多了就会这样笑,反而不会唠叨什么。

大舅曾全明倒是陪同市委一干头头出去了,苏灿一晃眼看到的是自己姐姐曾娜,站在盆景的一角,以一个不被人注意的旁观角度看着唐妩和陈灵珊,眼神里充满着惊讶,最后倒是看着在她印象中很渺小的这个表弟,却是有些不太敢相信。

这小气氛啊,倒像是一口好酒。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