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痛不痛?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茂小时是谁?这头众人愣住。

茂小时的父母来到护士面前,护士就对着手术记录说道,“右手肌腱多处断裂,左手小臂骨裂,肌腱损伤,目前手术比较成功,只是他的手目前都还不能运动,恢复期起码一个半月。”

另一间手术室的门也打开,因为之前见过苏灿家属,医生走出就说,“没有大碍,小腹被锐器刺入,运气比较好,除了肠壁有轻微擦伤之外,没有太大伤势,已经缝合!”

丁兆国在接着院长介绍下,连忙热情的和红小天,刘岚握手,那表情是十分荣幸,还朝着手术室努努嘴,“感谢市长书记的连同慰问,现在的孩子,真该好好的教育教育!”

病房里面,苏灿讶异的看到市委书记刘岚,市委副书记王金荣,市长红小天,副市长余秋收,自己的大舅曾全明,舅母尹淑英,老姐,乃至父母还有一干认不到的人都涌了进来,门口还有电视台摄像,人群中穿着警服的人他也认识,正是最近负责侦破诈骗团伙案件的赵立军。

在电视台记者摄像师扛着的机器镜头之下,刘岚,王金荣表现出恰到其分的微笑,督察组组长杨鼎盛对苏灿表示了亲切的慰问。

“你刚缝了针,别动,小英雄,你真的很勇敢呢!”护士小姐莺声燕语,那眼眉很是俏丽,扶着苏灿躺在病床上的身体侧面肩头,大半个身体在摄像机的镜头之中。

苏灿惊异的望着这个最初自己醒来后训道自己是“越来越不像话”的护士,对她把刚刚说过的话轻而易举转变的手段很是吃惊。

主任医师丁兆国一身白大褂,背着手的他用手背探了探苏灿的额头,慈祥的说道,“手术很成功,年纪轻轻,竟然就有用身体去抵那尖刀的勇气,少年如虎!这样的孩子多一些,社会就更美好一些!社会风气就更洁净一些!”

喂,你之前的原话好像是“你虎不虎!有你们这样的孩子,也不知道是社会的幸与不幸!”吧。

躺在床上的苏灿看到这一幕想笑,却因为小腹的伤口,扯着就疼。

这一系列的转变,苏灿已经大致的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当时陈冲刺伤他们之后,120来到接走了他们,而110则紧随其后,将已经被控制住的陈冲扣押,对于这件在省委督察组下来之际惊动了高层的案件,政法委书记早已明令赵立军尽快调查,给予答复。

赵立军有了调查结果后第一时间就致电政法委书记,政法委书记联通市委书记刘岚的时候,他们这样一行人刚好在走廊手术室外手足无措。

于是整件事情就有了戏剧姓的转变,一个携带尖刀因为情感问题走了极端的学生,当场行凶的时候,被苏灿见义勇为的阻止,后来引发连锁效应,整个一中的师生都帮助其擒凶,电视台本来准备采访的时候还有所犹豫,听闻红市长认同可以采访之后,这一下才上了医院病房之中,还为苏灿送上了大簇的鲜花。

一个原本是市一中发生的学生斗殴引起的恶姓事件,却一转眼间将侧重点宣传放在了见义勇为这种新时代几乎被磨灭的优秀精神行为身上,不难看出这里面很多人的良苦用心。

苏灿理解,也坦然受之,这只是转移民众注意力的手段,当权者想要表达的一个理念是:即便是在校园暴力问题曰渐恶化,甚至于蔓延到重点中学的今天,正义的精神,见义勇为的这种优良传统,在我们新一代的人身上,仍然存在!

市电视台的记者姓赵,二十五岁左右,年轻漂亮,俯下身对苏灿递出话筒,“小弟弟,我们想要采访一下你当时的那种心境,我们都很想知道,当时那么危机的情况下,在所有人都被吓到的情形中,你是如何果断出手制止这种犯罪行为的呢?”

苏灿就抬头看了看旁边一直倚着自己右边枕头连带肩膀的护士小姐,动动了,笑笑说,“麻烦你能不能把手挪开一些,这么硌着不太舒服。”

“噗嗤!”一声轻笑,竟然是病床前眼眶红红的曾娜,这么严肃的情形下,苏灿竟然还这么应对自若,再加上那护士小姐尴尬的表情,一时让曾娜忍不住,却被自己父亲曾全明狠狠的盯了两眼。

也许其他人或许还有对这个小大人般的苏灿有几分忍俊不禁,不过在场的余秋收乃至于赵立军就没有这份讶异了,两个人都见过苏灿的能耐,现在有的只是默默的注意观察。

“在当时的情况下,请问你的第一个想法是什么?”

“没有什么具体的想法,只想着怎么去阻止这种事情的发生”苏灿的回答可以让很多人脸上一红。要知道在很多情况下,一个普通成年人面对这种情况都极可能畏缩不前,甚至于不敢动弹,却没想到这样的事情在一个高中生的身上发生。

而苏灿更是没有办法,在普通的情况下,他完全可以拒绝采访,不过在如今人微言轻的时候,再加上他卧病在床,记者就这么授权之下进来,他就算是想拒绝采访,都毫无办法。

“听闻你在学校成绩也是十分的优秀,你觉得自己的这种行为有没有平时受到教育的因素呢?”

“无论是政史还是思想品德,乃至于影视媒体报纸书刊,我想任何接触过来的学生都接受过见义勇为的教育,我所做的事情相信很多人都会去做,只是我先一步去实施了而已。”苏灿一心想打发这个女记者,话里倒是不乏给对方接下来的提问添堵的意思,也有点不客气。

“你无形中制止了一件恶姓事件,挽救了一个学生的生命,他们的父母家人肯定都极想感谢你,你现在最想对他们说的是什么呢?”女记者依然不屈不挠。

“不用谢,这是我应该做的。”

“”,“现场这么多领导叔叔来看你,你感动不感动呢?”听出苏灿语气中的不善,这个女记者愕了愕,还是尽量保持态势。

“不感动!”

苏灿本在这个事件后成为了媒体的中心,旁人是啧啧惊奇,而苏灿家人心中油然升上去的豪意自不必说。在这么采访的当儿,曾全明的那股飘然感就别提了,自己的外甥能以这样的情况登上报道,那对他来说可是比政治上有所突破更为开心。

再看到红小天,市委书记刘岚等人一副抚掌而叹望着苏灿唏嘘不止的模样,他的心情可就跟年轻时代知青下乡掏了野马蜂窝子来吃的那般甜。

谁知道苏灿突如其来的这么一句,可不由得把他心都给惊得颤了颤。这采访都捡好听的来说,到时候可都是全市播出的,苏灿这么来一句,不外乎地震嘛。

是以曾全明就看到刘岚等人的脸色在这句话都滞了一下。

苏灿讨巧的在这瞬间语气一转,“各位叔叔都有各自重要的职责,维持这个社会的安定繁荣,我更希望叔叔们能够在自己的岗位上发光发热,而不是为了只受了点点小伤的我担惊受怕,这是每个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都该尽的义务和责任恶势力是不可消除的,但是仍然有为之去战斗的正义呢!”

这番话在他脆生生的语调子中说来,抑扬顿挫,但是却清脆得很,带着几分嫩腔,没有任何一个人起了鸡皮疙瘩的感觉,反倒相当质纯。

全场呆了呆,然后哄然“啧”“啧”赞叹笑起,不少人眼中的惊奇越加浓烈。

就连一个劲板着脸的省委督察组长杨鼎盛都指着苏灿哈哈一笑,“这小子可爱!”

人群竞相笑起之间,曾娜恐怕是唯一一个愣愣望着自己病床上弟弟的人,她开始发现,自己越来越不了解,看不透这个表弟了。

那美女记者惊奇的转头看向摄影师,摄影师对她比了个“ok”,这么精彩的一番话,实在给了她乃至于夏海电视台一份新年来临的大大礼物,可以预知这段话播出会引起的热潮。

苏灿放松的闭了闭眼睛,他给了所有人要的答案

那你们就快走吧,让我一个人好好的安生下,累死了

“呵呵,苏灿小弟弟,你真是好可爱呢,我还想问一下,当时那把刀,就那么长一把刀,在插入你腹部,特别还拉锯了两下的时候”

美女记者顿了顿,眼神很媚,“你看你痛不痛呢?”

“靠”苏灿心里隐忍这句粗口,痛苦的把头扭向一边,没有喊出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