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狠手段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昏迷也有很多种感觉,只是对于苏灿来说,他的昏迷倒有些奇特了,陈冲一刀照着他的腹部戳过来,却没有想到自己全副心力都处在战斗状态,然而身体却不听大脑使唤,半点征兆也没有,就让自己直接晕过去了。

可这昏迷也不是完完全全的昏迷,苏灿始终听得到自己身边嘈杂的人声,意识浮上浮下,想来是有人把他摆布来摆布去,却无法反抗,意识也不太清醒,是以等到意识慢慢回转过来的时候,他就勉强记得这些。

想来是自己的心智远远超过自己的生理年龄,而遭遇到此类刺杀事件的时候,他的生理是有恐惧反应的,这就等同于一台电脑系统崩溃会自检重启一样,在外界的高压超过一定界限过后,身体为了避免大脑经受过度的惊吓,就会暂时来个重启来保护,是以苏灿是带着这种有知觉的情况“昏迷”过去,不用说他已经造就了脑医学上面的又一个无法解释的现象。

感觉到身体重归自己的控制,苏灿第一反应是睁开眼,眼面前就像是蒙了一层膜,白茫茫一片,然后外界似乎有光,映射过来,慢慢清晰。

消毒水的味道进入鼻腔,视野里是几个白大褂在身边动作着,似乎察觉到自己有反应,一个人过来翻了翻眼皮,然后对旁边的医师点头,“丁主任,他醒了!”

苏灿睁开眼睛,面前一个蒙了脸的护士眉头就竖了起来,“你醒啦,不要动,你肚子刚缝了针,你说说你这运气也太好了,刀刺入后沿着直肠壁,没有伤到脏器,倒是给你缝了七针,现在的孩子...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你看你才多大一点,一天没事学别人打什么架,竟然就敢用身体去抵那尖刀,你虎不虎!有你们这样的孩子,也不知道是社会的幸与不幸!”丁兆国解下白口罩,取了胶手套,表情厉得要紧出水来,那目光时不时倒是扫向门口。

“是啊,如果不是我们主任丁兆国医生亲自给你施救,你还醒不过来呢!”护士长白了苏灿一眼。

自己这刚醒过来,不带就这么给病人脸色看的吧。

苏灿大脑倒是转了起来,缝个针就来了个主任医师,看来这件事闹得可是不小啊。

丁兆国看了半晌门口,便撇了苏灿,低声对护士长说道,“怎么,书记市长还没到吗?”

那护士长就悄声说道,“市上领导正在赶过来的路上,不清楚到了没有,不过也怕差不多了吧...”

苏灿倒也吓了一跳,虽说苏灿也料到了这个丁兆国摆个这样严厉的姿势估计就等着媒体上门造势,然而他却也没料到这算是后知后觉对陈冲的阻止,竟然闹到了市最高头脑那里。

而就在此刻苏灿醒过来的半小时前。

医院之外围了许多从市一中放了学就赶过来的学生,苏灿一个班同学大致都在,不过却都被保安堵住,在急诊二楼,也只有家属能够进入。

就算是送苏灿上来的两个办公室教师,也不明情况,是以到底事情是如何发生的,都是不明白,只知道五班发生冲突,然后就闹大起来了,两个孩子被捅伤,事因都是打架,而萧日华也被随后的警车连带陈冲一起接走,学生都被拦在院外七嘴八舌,具体情况也都淹没在人潮中。

在这么短时间内,竟然是没人能够掌握到大致的状况,不过现在最关键的还是在于救治上面。对于情况的发展,都是通过一些表面上的推断和传言。

苏灿一家这边曾全明面色铁青,曾娜也在旁边,一个劲的安慰自己父亲,倒是曾珂和苏理成急得团团转,虽说摆脱危险的时候已经有护士通知了苏灿没有什么大碍,可陡然发生这么一件事,弄得他们的那份惊吓还意犹未尽。

曾娜也只是听闻高一年级发生了一场刺杀事件,和同学一询问,又是在高一年级五班发生的,曾娜就“噢”了一下,这么来说就在苏灿这个班了,再进入了人群讨论的圈子,细细一听,说是一个好像姓苏名灿的同学被杀到了,曾娜腿一软,奔到外面的电话亭就给曾全明拨了电话过去,抽泣着断断续续说明了大致情况。

一大家子就冲到了市第一人民医院里面。

曾全明指着曾珂和苏理成,“我说了多少遍了,你们开这个店,也别忘了做父母的职责,别忽略了对子女的教育...你们看看,现在不就出事了,这个娃精灵就是精灵,可是他才多大,人年轻时哪里没个性子...做父母的就是要好好的引导...说到底你们两个就是少不了这份干系...你们要付很大的责任啊...”

苏理成无措的站着,也不敢多说什么,曾珂暗暗垂泪,心里面却是十分后悔。

曾娜抹了抹红红的眼眶,“我就知道苏灿没个正形,成绩好又怎么样了,成绩好就能代表一切吗,你们就是太娇惯他了,看到他成绩上来了,什么都答应他,他这个年龄,自信心上来了,就骄横得很了!...我们班那些男生哪个不是这样的,男生都一个样!骄傲自大蛮横,成天自以为事!”

苏灿舅母尹淑英就从中说道,“曾娜!不能这样说,苏灿这个孩子还是挺不错的!我想发生这种事他也不是故意的,对方也一定有责任!一会进去了也不要说他,自家的娃娃还是要好好教育教育的!...这惹出了事,该赔的就还是要赔,苏灿这继续就读方面,只有你大哥这边给你出面说一下了!”

曾娜听闻就恨恨的看了苏灿病房一眼,她一路以来上学都一帆风顺,自己父亲曾全明也从没有为了她的事去求过谁,偏偏屡屡为了苏灿的事情去给别人要人情,现在好了,苏灿又捅了一个大篓子,他们家又不是什么机关世家,人情这份上还不是死皮赖脸去讨来的!

苏理成曾珂对视,都有点恻隐的说道,“挣的钱就那十几万...这些够吗?”这些都是他们辛苦的血汗钱,虽说只是半年挣回来的,可是这半年哪一天曾珂没有早晨六点半就起床,叫醒了苏灿她就去开门,做清洁,擦货品,每天起早贪黑,这些钱都是实实在在用双手和智慧累积起来的,要拱手送出去,哪不心疼!

“那没办法!”尹淑英叹了口气的摇摇头,“事情发生了,就要正面去处理,双方家长协商一下,我想应该不会把问题闹大...”

这下苏灿脱离危险,然而别人那边却脱不了干系了。

“够不够...这就难说了,难就难再被捅到的那孩子,就怕他家里面...唉...”曾全明背着手,苍老了许多,他刚才前来的时候略略听了医院下聚集的学生传闻,似乎苏灿伤到还是一个高官子弟,似乎是王姓的一系。

王姓的高官子弟?曾全明下意识就想到一个人,市委副书记王金荣的侄子,也是这般大小,因为曾娜同样在一中,是以他也经常听闻这个王金荣侄子的一系列事件。如果真是王金荣的侄子,恐怕问题就严重了。

眼看曾全明尹淑英说得言之凿凿,曾珂又忍不住一阵含泪,现在就怕人家父母不依不饶了,也暗恨自己这个儿子不争气。

“红市长!”曾全明就看到红小天和几个市政府的机关头脑进入二楼急诊室的这个长廊,立刻就抹了把汗,市长都惊动了!?

红小天来到曾全明面前,看着曾全明,点点头,低低的叹了一口气,算是打过招呼了,他旁边的几个头脑望着曾全明,难过的说,“老曾...哎,怎么搞成这样...”

想来是认为曾全明侄子闯大祸了,刚传言市一中杀人了,他这个侄子估计凶多吉少,现在这件事闹得沸沸扬扬,恐怕问题巨大了,都对曾全明报以遗憾的神色。

在急诊室外可怕的沉默持续了一段时间,红小天吸了一只烟,皱眉看向曾全明,“市委那边人还没到啊...”

曾全明就点点头。

红小天叹了一口气。

今趟是上级督察组到临的日子,********刘岚那边陪着督察组,这件事理应不会搞得这么人尽皆知,谁知道这下********那边都惊动了,竟是和督察组一同赶赴这里的途中!

这是什么意思!?一件这样的校园伤人刑事事件,本就应该压制下去,走正常途径,用法律低调解决才是最好的结果,谁知道现在弄得人尽皆知,市委那边更是马不停蹄的就要过来,还带着督察组,弄得这么个夏海领导班子都轰动一时。

这是不是代表着刘岚就要爆发了?上次诈骗集团事件让他吃了亏,他现在反弹了?然而这种手段,借着他提拔起来曾全明这边的突破口,可不是要把他红小天一系朝着死里面整啊!

拉了整个督察组过来,他刘岚可真够狠的啊!

====

四易其稿,应该问题不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