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杀人了!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一中的高中教学楼和行政田家玉大楼之间隔着草皮,其中稀稀落落的种着一些热带树,在冬暖夏凉气候宜人的夏海市,意境倒是有了,也很养人。

丁俊涛的办公室古香古色,桌上两面小红旗,身后挂着一副飞机视角空灵的山水画,上书“事理通达,心气和平”的行书对联,房间里流着一股淡淡的檀木香,他是不大喜欢在办公实里抽烟的,就怕坏了这份悠远的味道。熟悉他的人也大都知道他的脾性,是以多少也迎合他的雅意。

丁俊涛手头上阅着文件资料,不由自主眉头就淡淡的皱起来了,最近的风评对一中是极为不利,外海中学宣传造势很有一手,市电视台都多次采访,广告在市台里面也打得响亮,虽然市一中还是以全市龙头的身份稳如泰山,不过这外海中学逐步的宣传他们优秀学生的事迹乃至校风校纪的优良,多少会给夏海市期盼子女成龙成凤的父母营造一个理想乡。

在这种情况下,市一中一些不良风气也渐渐的扩散出去,影响了一些不良反应,丁俊涛到决定稳如泰山,偌大的这么一个全市龙头,如今能够从三十年建校之初爬到这个地步,就靠着一个稳,只要加大校纪校风整顿力度,力求稳中突破,瞄准几个重点尖子培养,市一中保皇还是毫无悬念的。

一声震响,惊了这平静的校园,从那远远的教学楼,传到这田家玉的行政中心。

丁俊涛抬起头,隔窗看了一眼,眉中川字成形,这乱了和谐的一声,不是在给自己心里面添堵吗?

对面的教学楼随即变得熙攘起来,磕磕绊绊,人潮熙攘。

丁俊涛文件一放,来到窗边,透过那雾色满园的风景,看向那头。

更多的学生从楼道口涌出,这远远看去,人群就像是蚂蚁,不断的在那每一层连接一处的楼梯之间移动,很快下方也围满了人,这边行政楼教室里的一些行政职员冲了过去,丁俊涛的剑眉就蹙起,“慌什么,没个体统!”

听到楼道口噼噼啪啪奔跑的声音,丁俊涛心头一烦,“这年头连教职工都这么浮躁!”

打开门走出去,楼道口那边教务主任田丰微秃的那颗头就率先探了出来,脚下一个趔趄,几乎撞在水泥围栏之上。

丁俊涛正准备训斥,田丰连眼镜都来不及整,喊出的第一声就是,“丁校,杀,杀人了!”

一个腿软,丁俊涛险些栽倒在地。

···

田丰扶下行政大楼的丁俊涛找了一块可供支撑的花台坐下来,这才对田丰挥挥手,“快!快让各班教师稳住每个班的学生,不准离开教室半步,校医务室的人赶快过去把人抬走,看看人还有没有救喔...我的天...”

田丰扶着丁俊涛下来是累得个满头大汗,心里还忖这校长就这么不济,他却是不知道搁在丁俊涛肩膀的压力,不过现在也急得如同蘸了盐的蚂蝗,毛焦肉辣的到处奔走,组织教职工对学生进行安抚,可那学生人潮如流,各个义愤填膺,哪里又安抚的住。

只要当时在现场,陈冲持刀进教室捅人的表现无人不被镇得惊若寒蝉,学生们个个没见过如此场面,就算是张锡李艾这等见过一些场面的子弟,也都是毛骨悚然,背心都麻麻痒痒的,要说去阻止陈冲,这个念头在人家白晃晃的刀尖下,愣是想都没想过。

不过苏灿那一板凳的凌厉一击,砸的不光光是持刀疯魔的陈冲,更砸中在陈冲这股子气焰之下周遭那一排排惊恐麻木目光和脸庞人们的内心。这一击的威势让陈冲那无人可挡的杀神气势一泻千里,众人也终于兴起了反抗和阻击的念头。

就看着高一五班班主任萧日华临拖起那张桌子就着还在和苏灿拔河般切腹动作展开拉锯战的陈冲背脊悍然轰下,等到那桌子在陈冲背上硬生生反弹性的跳了跳又跳在地上,萧日华才愣愣的望着自己的手不敢相信。

他不敢相信的不是自己这十几年教书生涯头一次针对一个学生动手,而是那张桌子好歹也是木制连体的双人桌,这么厚重的桌子平时要靠两个学生才搬得动,而自己这早失了年轻时那份体力的身体抡起来就砸下去,这份潜力又是从何而来?

从惊恐中被唤醒的众人首先是愤怒,然后陈冲自然就被愤怒的人群给淹没了,这下人人都激昂起来,护送着茂小时,苏灿两个伤者就风风火火的涌了下来接住救护车,再加上最后一节课放课铃打响,这哪里还堵得住。

是以市一中杀人的消息,这下子控也控制不住,纷纷扬扬的散了出去。

********刘岚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陪同一个省上下来的检查组,脸一下子就沉了下去,市一中可是夏海市宝贵的资产,国家级重点中学,亦是夏海对外宣传的窗口,在里面竟然发生了学生杀人的恶性事件,这一下带来的震动恐怕将不仅仅是夏海市的问题了,很快省上,甚至于半个西南部地区,都将引起轩然波浪。

这件事若是闹出来,可小可大,小的是通过自己打上招呼,把这件事给捂下去。大的要是流传出来,媒体介入,上级省部门追究起来,恐怕不光光是他丁俊涛完了,王金荣这个分管教育的副书记也脱不了干系。

再加上现在检查组又在夏海市,让他们知道就更不得了,这个丁俊涛如果是掩饰住了还有说的,那也就是可以私底下进行斡旋,而现在闹得连自己的都知道,这个丁俊涛到底在干什么!

这么一下刘岚对检查组的应付也就心不在焉,机关办公室本就清净,这个时候突然噼噼啪啪一阵忙乱,门碰的撞开,竟然是在今天负责接待的王金荣,

看到刘岚,一下子就慌了,“刘书记,刘书记啊!”

王金荣最近才因为上趟的诈骗团伙事件搞得神经衰弱,如今很有点草木皆兵,就指望着在市一中这里干出点成绩,这么一下又传出市一中恶性杀人,换平常他也不会那么慌乱,不过听说杀人者是高二年级,又是哪个机关干部蛮横的子女。

王金荣对自己的侄子王浩然是知道的,这高二年级,干部子女中,他想来想去除了自己那混账侄儿子,恐怕也没人敢这么动刀子,是以他才乱了分寸,找上刘岚。

这一下王金荣却呆住了,竟然忘记了检查组在场,看到那一对两对的眼神,王金荣惊醒过来,嘴巴张开,喉咙管却干干的,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

检查组这边几个头头脑脑脸色不好看了,也没问具体情况,接着讨论各种事宜,不过每个人心里面都产生了疑问。不过没过多久,检查组这边有人的电话就响起来了。

=====

刚刚从饭局赶回,晚了点,给大家说声抱歉。

编辑那边得到通知,明晚上架,第二卷就在那里结束,新的一卷从那里开始。

兄弟们,感谢一路陪奥堡走到今天,还希望你们继续在我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