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轩然敲板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曾全明决定将星海广场建设计划拨给工程四处的时候引起了轩然大波。

夏海报纸上进行了热烈的讨论和时评。其中有一篇名为《是进步还是倒退,走了白眼狼,又来癞皮狗?》的文章强烈的抨击了曾全明的这次施政。

评论上称夏海工程四处如今已经到了好死赖活的阶段,市有关领导应该再进行深入考核,不应该为照顾老牌企业,旧守陈规传统,而失信于大众,更应该考虑有具有强烈要建设夏海市,繁荣夏海市的各大建工单位。

红小天掂量着这份背后隐有枪手身影的报纸,就对曾全明叹了几口气,“老曾啊,我们是不是,放一放?”

要知道红小天在这次权力较量中凭借曾全明揽过了许多票数,他们已经占据了优势,如今曾全明要插入这一手,是以红小天还认为曾全明准备照顾自己的亲戚,这就有点咄咄逼人了,红小天是怕刘岚和王金荣触底反弹,毕竟就算式微,如果和一把手关系闹出巨大矛盾,毕竟是没好处的。

曾全明只看了红小天一眼,愣了愣,似乎弄清楚了对方的想法,才叹了一口气,“红市长,不是我曾全明倚老卖老,而是星海广场项目想要达到旅游城市的审批硬件标准,夏海市如今没有一家企业有能力,或者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完成工程,一年的时间,要建造完成这样的工程量,这样的设计,夏海市及附属地方乡镇都不可能有这样的公司,如果要找外援,对夏海财政是一笔巨大的负担,如今省上几家知名建筑集团都没有现今的计划,我们的同志也不一定跑的下来!”

红小天点点头,他这才心里面有点惭愧,自己多少有点被官场习气浸得乌了,很多方面都自然而然的归结到利益斗争上去,倒是忽略考虑了更重要的大局。

“财政,财政现在是我们最大的难题,一些引资项目都相继搁浅!我们没钱啊!”红小天皱起了眉头,这个市长当得捉襟见肘,就像是小娘们儿精打细算过日子一样。

“是了,第四工程处虽然名声的确不好,最近也有一些问题,但是我们应该历史性的去看问题,前任的错误,不应该归结到后任上面,更不能够一棒子打死,第四工程处的总公司大榕建工集团是省内知名企业,无论从技术硬软实力来说都具备很强的实力,当年他们抢修西南大坝工程,争城市建设进度,可是一台拥有极强资历和底力的坦克,第四工程处能够调用集团内雄厚的技术资源,这正是我们目前所需求的。”

红小天思考半晌,“如果不交给他们,夏海市是不是又要等个几年?”

又是几年,自己还有多少个几年?一座城市即便发展缓慢,不过也永远不会老,而对于在这里耕耘的人来说,却是逐渐的老去。

曾全明没有说话,红小天就点头,拿过桌子上的文件,从衣兜里掏出派克钢笔,在该签字的地方飞速署名,“我倒要看看,佟建军能够调动上面集团的多少资源!”

夏海市对星海广场修建单位的任命就这样的横空出世了,于是各路声潮,铺天盖地。

省会榕城大榕建工集团总部,赵鑫带着几个工程部的同事来来回回的奔走,他和佟建军是出了名的铁哥们,在建工集团内部是预算科主任,如今就在帮佟建军跑夏海星海广场预算的事宜,这件轰动集团内部的事纷纷为各大科室转载。

就连佟建军那埋怨了他半辈子没出息的媳妇儿,最近破天荒提到她男人都面色有光。

毕竟谁也没料到在集团窝囊了十几年的佟建军竟然在夏海市拿到了中心城市建设重点项目,谁都知道大榕建工集团在省内几个市县都有几个分工程处,这次派下去的几个处长没少愁眉苦脸的给集团上报遇上的种种困难和破事,没有一个拿得出实实在在的项目,夏海市最为严重,集团的影响力降至最低,在这种情况下,佟建军还能突围而出,可见手腕。

这些分支工程处都隐约见一种枯萎的趋势,而集团内的人也知道,等到这些分工程处完全衰败的时候,也就是集团忍痛挥刀,要把他们脱手的时候了。

佟建军完成了一场漂亮的逆袭,这让内部反对的派系也都暂时偃旗息鼓,大榕建工总裁柳老爷子提及都十分宽慰,“建军这小子,还有几分能耐嘛!没在我们这里把骨头养散啰!”

在这个在自家院子里总爱穿着转业前那身军服,手持着红木拐杖,传奇般老爷子都拍手赞扬之下,赵鑫没受到什么阻力,工程第一笔预算款很快拨了下来,去往夏海市的各类人员都由一些科室抽调,老爷子对自家人不吝啬,拍板送派的都是集团内部的精英。

强援乘坐下午三点半的专机,降落在夏海机场。

佟建军,苏理成,以及有关夏海市中心城市建设重大项目星海广场的一些市领导也在场迎接。

飞机上下来工程集团派来的核心实力团队,双方紧紧握手,在夏海市吹来的凉风之下,他们代表着这个城市新兴的建设力量,有一种当年大建设时代回归的激情。

···

当然对于每天清晨会准时乘车上学的苏灿来说,这个世界仍然是平静到会有外面早餐店通红着嘴加辣子吃面条米线的人,亦会有站台上匆匆跳上车那些轻盈的女生,还有时不时去往公路上的几簇单车。

这些发生在成人圈子里的惊心动魄和权力绞杀,似乎仍旧和现在的他无关。就像是一千米的深海之下,无论头顶的海面是如何的铺天盖地排山倒海,这里面仍然是奇观迥异,幽深静谧,不似发生过任何东西。

我们平淡的流年,忍不住会阵痛的那些时代,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伴随着每一天的日落天明,越过冗繁的时间线,坠落得悄无声息。

======

新的一个星期到了,新春来临之际,求兄弟们的推荐收藏支持,鲟鱼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