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告捷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能够碰巧发现李坤一伙人疑点纯属偶然,不过也和苏灿后世经历不无关系,在苏灿的记忆中,夏海市星海广场的修建会历经四年的时间,甚至于他高中毕业大学假期,仍然在建。那并不是提前了四年,也和他的重生毫无关系。

星海广场仍然在修建之中,只是后世的夏海市政府被李银河的这个诈骗团伙重击了一拳,星海广场自然成为了烂尾,导致了市政工程的一度搁浅,在这段时间直到新工程公司接手以来,显然对外界封锁了消息。

想必市政府内部的震动不亚于一场地震,后世的那个年代有什么人走到了政治尽头,又有什么人因此被撤职调查,跌落高高在上的台阶,这一切都在另一个位面空间的现在,因为苏灿,不曾发生。

四十五岁的刘岚在书记办公室深深地舒了一口气,他身后的红木桌的烟灰缸里跌满覆盖的烟灰,像是丰硕的谷堆,他才知道自己历经了一劫。夏海市的发展举步维艰,对外只有一条仅够小型飞机起落的机场,一条纵贯大西部的铁路,经济也冲不出省二十个地级市。几次对旅游城市的申报都被以种种理由驳回。

说实话,这个********很多苦处,是旁人不为人知的,然而他也有一份蛰伏,以他四十五岁的年龄来说,在很多人看来政治生涯才刚刚开始,他还有大把的前程,但若这次的诈骗团伙真的套走星海广场的工程款,那么对于强硬插手招商引资项目的他来说无疑脱不了干系,政治生涯将面临一个巨大的挫败。

刘岚的桌子上有一份人事意见书,是提任曾全明兼任市建委主任的建议,当然这份意见书是来自于红小天,刘岚本想压到常委会议上面讨论,不过现在看来,也没有必要了。

将烟头掐灭在烟灰缸里,刘岚伸出一根指节,清浅的敲打着桌子,看着任命书走神,喃喃出声,“曾全明...”

对曾全明的人事任命很快下来,在担任原市建设局局长的同时,兼任市建设委员会主任,原建委主任周春兰被调任市政务中心,进入机关党校再学习。

是建设委员会虽说和市建设规划局行政级别上属于同级单位,一个具体一个宏观,然而将两者握于手中的曾全明,无疑真正掌握了这一块的实权,周春兰一走,曾全明的最大郁结的心病也由此消散,竟然是连神情都清爽了几分。

···

特大诈骗团伙案件全面告破,这个诈骗团伙涉及港澳大陆,受害的政府机关,企业法人超过二十几个,涉案总金额高达两千万人民币,案件的告破,真正让这起严密组织化的犯罪团伙绳之以法。

苏灿不知道后世李坤的这个团伙诈骗集团是在哪里被侦破,也不知道经历了什么样的过程,只是他知道正如他当初对李坤所说,他只是将这个进程提前了而已。

市里的态度已经不一样了,因为整个案件的侦破和最初曾全明的发现疑点有不可拆分的功劳,红小天一脉名望迅速提升,********刘岚一系的势力影响力因此大大削减,威信已经大不如前,却又偏偏不能不对整个事情报以庆幸的心态,如果市财政上真的被李坤这群人套了去,那么问题可就严重了,溯及下来,他这个参合进去的********估计都脱不了干系。

夏海市政局因这次事件而经过一系列调整过后,最大的得益方自然是红小天一系,而其中最大的功臣,和曾全明是分不开的。

由此曾全明这个名字开始逐渐出现在了一些人的视野里,平时对其有所偏见的人,现在不得不开始正眼里打量起这个近半年来蹿升最迅速的机关干部。

想要从他的身上找到点诀窍研究过后,不得已摇头苦叹曾全明拥有过硬业务能力的同时,亦有着不差的运气,是无可复制的成功。

周春兰在这个下午,挽着手中的钥匙,就走在去政务中心的路上,在树荫之下,她的面色还有几分苍白,前几天免职报告下来的时候,那是她最憔悴的日子,而现在,她的心境已经逐渐平复,任谁都没有想到,那个李坤,化名李银河的人以及加拿大的星光建筑,竟然会是一个大大的骗局,她免职过后就被调往了政务中心,政务中心事实上也就是一个中转站,年轻的干部可以在这里面熬点资历,一些老年的干部也可以被调在这里面发点余热,而周春兰知道自己被调到这里,只怕也就一辈子很难有翻身的机会了。

一辆桑塔纳2000在一个街口停下,透过窗户,佟建军默默的望着窗外走在林荫街道上的周春兰,现在的周春兰穿着朴素,和一个居家中年妇女没什么区别,哪有从前市建委主任那般风光和气质。

想到从前的种种,以及现在周春兰为了权势的转变,最终落到这个下场,佟建军心里不太好过,对苏理成点点头,他就下了车,那边的周春兰看到,也在政务中心的大门口站住了,两个人相望。

“我来看看你,老朋友了,人生本就无常,保重身体才是啊。”佟建军说道。

周春兰看得出憔悴的脸上有些抖动,回想起鎏金岁月,点点头,“谢谢你。”

聊了点周春兰家庭的情况和她读小学面临升考的儿子,佟建军也知道自己到了该离开的时候。

“青年朋友们,好好面对每一天的生活,要为了明天的幸福理想而努力奋斗!”佟建军最后离开之前,握拳虚空挥了挥。

周春兰五味陈杂,有种眼眶湿润的感觉。那句话是年轻时代两个人毕业上山下乡告别的时候,互赠笔记本的封页上由佟建军写下的一段话,最后落款是:送给优秀女青年,亲爱的战友周春兰。

周春兰回到办公室的时候一个公务员小妹就关心的问道,“周主任,你怎么了?”

看周春兰的模样,好像刚刚才哭过。

周春兰揉了揉鼻子,笑了笑,看向窗外的槐树,喃喃的说道,“没事...好好工作,努力生活。”

回到车里,佟建军对司机小王说道,“走吧,去市建委。”然后转头看向苏理成,“我们去谈谈星海广场的问题...你那个儿子,可不得了咯!”

···

夏海市公安局在公开的宣传表彰上面,并没有出现苏灿的名字,因为苏灿和苏灿一家的反对,赵立军也就砍掉了苏灿给曾全明提示纸条的前期线索报告,也没有朝市一中发出表彰的锦旗。

是以在星期一的升旗仪式上面,对全校流动红旗获得的荣誉班级,最近市运动会上得奖学生的表彰名单上面,并没有特殊的辟出苏灿的名字。

对于市里媒体宣传的夏海市警方破获诈骗团伙事件,传到学校里的风声倒是很少,毕竟学生也很难关心到这些问题。

只是三班有个学生很得意的说自己的父亲就是督办此案的民警之一,引起了好一阵羡慕和打探的风潮。

澳门的警方在大陆的最后一站就是夏海市,虽然不免有几分作秀的性质,不过好歹也是为了两岸联合友谊的本质而来。

警队表彰大会也在这个时候进行,赵立军记二等功,荣获“夏海市优秀**员”称号。

国旗威严,国徽绚烂,礼堂之上,无数闪光灯面前,和澳门警务人员有所不同的制服共立之下,赵立军心情激昂,热血沸腾的对国旗敬礼。

=========

强推了,压力更大了,兄弟们的支持是烤鱼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