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险胜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市公安局副局长,武警支队政委赵立军扣响了曾全明的家门,一米八的个头,面色却略有点白,不过目光倒是精烁,进门就热情的和大舅握了握手。

“昨天会议上江政委给你记功,你这次功劳不小罗!”曾全明坐下来,对赵立军点点头。

赵立军就摆摆手,“要说立功,若不是老曾你给我提供的线索,你最早发现事有可疑,我们刑侦部门怎么可能把手伸到那么远的地方去和别人求证,和广深机关联系的时候,人家听到我们的电话还颇不耐烦呢!这后来,巴不得和我们保持二十四小时联系!”

曾全明呵呵就笑,“现在据说人家那边不光是致以谢意啊,还要亲自赶过来道谢,这可是树立我们夏海市警察形象的绝好机会啊!”

一旁的苏灿有了心思,因为这件事情,大舅曾全明可是结交了一个铁伙计,市公安局副局长赵立军最初立案侦查,直到破获这个跨境诈骗团伙,和大舅曾全明的线索提供有着莫大的关系,赵立军也听闻过这个机关里面不大受人待见的曾全明一些事件,和旁人不同,他对曾全明则有几分钦服。

曾全明独到的眼光,强力的业务能力,再加上如今洞若烛火的洞察力,在警队里进行了多年实干的赵立军,通过这次合作,对曾全明则是一见投缘。

而赵立军亦是因此获得了国家公安部门表彰,更因为这件事上了澳门日报,代表国家内陆警方,符合在澳门回归之期,加强两岸多方面联系合作的精神方针,对澳门和大陆之间的维系起到了巩固的作用,更良好的宣传了国家公安部门的形象。

“对老曾你我就不打哈哈了,如果没有你,也就没有我小赵,你才是最大的功臣!”

曾全明就点点头,“案子那边怎么样了。”

赵立军皱起了眉头,看了苏灿一眼,“李坤,化名李银河,他愿意提供一些关键性的证据所在和情报,他提出要和你们家这个小兄弟见上一面的要求,我当然给拒绝了。目前还处于审讯胶着期间内...”

曾全明就看了一眼苏灿,苏灿点点头,“没关系,我就见他一面吧!”

苏灿当然会答应,他本就是为这件事来到大舅家的,李坤落网,只是他死咬着一些口供,上级机关要求加快审讯进程,赵立军最初也觉得这种要求是无稽之谈,不过现在却是不得不考虑。

要见犯罪嫌疑人,这在苏灿的家里面可就闹翻了天,父母是坚决不同意,仿佛苏灿和别人树了敌,对方到时候就会报复过来一样,父母说到底还是小市民怕事的心态,虽说苏灿首先发现李坤的疑点,并上报大舅曾全明,家里面对这件事倒是守口如瓶,不过整体破案过程,掀起的动荡,还是让人心惊肉跳。

在苏灿的平静劝说下,再加上曾全明的拍板,苏理成和曾珂才被说服,同意苏灿去一趟审讯地,不过在他们心里,对那地方都有普通人对国家警察机关的讳莫忌深。

···

审讯室里有三名警员,两个看上去面色酷吏的干警,一个女警察,也是紧锁深眉,想来是不排斥旁边男同志吐出的烟雾,手里逮着本子和笔,可突击审讯了这么久,对面铁护栏内的李坤就是说不到重点,双方都干耗着。

门打开,两个警员就精神一振,“赵局长(赵政委)!”

在看到赵立军领进来的一个高中生,他们就知道这就是对方嫌疑人口中所说的要见的那个少年了。

都打量着苏灿。

这个犯罪集团颇具智能化,只看能够让许多市县的头头脑脑都被忽悠得团团转,就明白他们的手腕,谁知道主要嫌疑人在夏海市竟然被栽了个跟头,据说上级市委几个领导都捏了一把汗,若是没有公安机关的介入,让这些人得逞,不用想都知道后果是什么,孱弱的夏海市财政,必将又承受一次重创,更是整套领导班子心头必将挥之不去的阴霾。

在凳子上坐下来,对面的李坤像是一时间恢复了极大的精神,抬起头来,目光盯着苏灿。

然后嘿嘿的干笑起来,笑容里有几分苦涩,又有点说不出的东西。

“李坤!少吊儿郎当的!”一个干警喝道,他们对付这些老油条是老手了,就怕对方行为失常对苏灿造成什么阴影,在苏灿来之前,政委可是打过招呼的,要保护他的安全,最重要的是心理方面。

不过对苏灿的镇定,这些久搞刑侦心理的干警还是有些讶异。

“是你吧,就是你...我想知道我到底栽到了哪里?”李坤保持着微笑,苏灿来之前看过他的资料,这个三十来岁的男人是知名大学研究生毕业,曾经高中大学一路过来都是保送,成绩之突出,相当耀眼,很多记者都在等着审讯完毕后,对他进行社会专题的采访。

“还记得你在厕所里所说的那些话吗,那些活跃在港澳地区的黑话暗语,和你的形象前后表现不符,让我生出了疑端。”苏灿笑笑。

“大意了,大意啊...习惯有的时候,真是一种致命的玩意儿...我也没想到,在这个小城市里,还有你这样的人物。”李坤叹了一口气,他大概前半辈子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栽在一个不起眼的问题上面。

苏灿点点头,同时也抛出了自己的问题,“你怎么会怀疑到我?”

苏灿给大舅曾全明提出调查方向过后,他就未曾参与过这所有的一切,避免自己出现在公众的视线内。

对方点名要见自己,证明他并非完胜。

李坤狭长的眼睛看向苏灿,“还记得你从厕所出来,去洗手池洗手吗?向你这么大的男生,很大一部分人是上完厕所后懒得洗手的,更别提你会任由得自己的袖子沾了水,还要完成洗手这个动作,故作镇静么,我当时应该有所怀疑的,没想到却大意了,认为你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孩...如果提前提防,呵呵,我们应该是可以转移的,却没想到...竟然栽在一个小孩的手上...”

苏灿也为之愣神,他最终还是因为自身的紧张各方面关系,露出了破绽,对方亦十分狡猾,胜负只是一线之隔,说到底,他亦只是利用了对方对他这个小孩的轻视心态,险胜一筹而已。

苏灿还是微微一笑,“就算这次能够逃离,不过你们继续下去,迟早会有现在这么一天的,我只是让这个过程提前了而已。”

半晌,李坤才抬起头来,对赵立军一笑,“赵政委,我要坦白,我会检讨,更要提供一些有价值的线索。”然后才对苏灿说道,“...你才多大,像你这样的人,真不知道长大后,会走一条什么路,总之...不要学我!”

离开审讯室的时候,赵立军对苏灿俨然已经改观,对这个孩子面对犯罪嫌疑人表现的一切,他心里倒是大为震动,不过他什么也没有说。

=====

昨天和几个朋友出去喝了几通,为保证质量,更新就搁浅了,抱歉抱歉。

兄弟们似乎觉得烤鱼比奥堡要好听一些,毕竟后者听上去有点“宝”,那以后我还是自称烤鱼了,事实上无论烤鱼还是奥堡,都是一个代号而已,只要大家喜欢,再叫得性感点也无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