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一线生机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为庆祝苏灿半期成绩优异的家庭宴会在苏灿大舅曾全明家进行,曾娜破天荒望着苏灿的目光就有点躲闪,结果一直到吃饭,也没有她预想中苏灿戳破在学校里有男生在学校里与她纠缠不清的事情。

饭桌上面曾娜时不时打量着面前自己的这个弟弟,突然发现陌生起来,这种陌生的感觉无从由来,再回想起来这种感觉初始之前,亦是几个月前,而这几个月的时间里面,家里面所有人都接受了原本是班上吊车尾的苏灿,突然能够考到班上前十名的事实,让曾珂苏理成开店,亦避免了曾全明股市上被套牢,少亏损了几十万,让人惊骇的这一切,都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发生。

曾全明冷不丁问一句,“曾娜在学校里如何噢,耍朋友没有?”

曾娜就抿着嘴看向苏灿,眼神里颇为紧张。没想到自己的父亲竟然向苏灿求证自己最近的情况。

苏灿摇摇头,“没有,他们班管的比较严,平时很难看到老姐从课间出现,多半在教室里做题。”

曾全明就点点头,模样到甚是满意。他在家里面的地位最高,如今伴着建设局长一职,威信也最大,表姐是很畏惧自己这个父亲的。

曾娜看了苏灿一眼,愈加发现这段时间里苏灿变化巨大,从前在饭桌上总爱泛泛其谈,更喜欢打些小报告,比如自己给他脸色,或者欺负他一类的,总惹得她反感。

换从前,自己在学校里有追求者这件事,苏灿必定逮住她的小辫子不肯松口,毕竟从前自己也经常告状曾珂和自己爸爸苏灿喜欢女生的糗事,少不了让他挨一顿训,所以两姐弟的关系就有点僵。

然而现在,从苏灿的嘴里听到“老姐”这么一个很有亲和力的词,让她心里微微一怔。没有肉麻,或者鸡皮疙瘩的抵触情绪,反倒觉得内心里有一种自己一直以来刻意去逃避的东西,被叩开了门窗,有些明媚。

说起到父亲就任工程处副处长的问题,大舅就有点不屑,“你们那个公司,有什么出息,到现在才让你坐在这个位置,早哪去了?拿给赵成荣给整的现在像什么样子,我看你这个烂摊子怎么收拾得了!我是不会给你们批工程的,就是要批,我也批不了!”

曾全明提到夏海第四工程处,就有些恨铁不成钢,他也有些当初知识分子的那股臭脾气,他是从这个工程处出来的,就进入了建设局,如今对这个公司有没有感情,也不好说,可能爱恨交织。

一来这里留存了他很多的年轻时代奋斗的记忆,二来这里也让他耽搁了许多的青春,且到现在公司被一些人弄得越来越赖死不活,那份对这个公司的感情,与其说是感激,不如说有种莫名的忿恨。

曾全明不是迂腐的人,如果苏理成担任这个夏海第四工程处副处长,他也会相应的开一些方便的,只是如今这个建筑公司正被人们诟病,很多人的目光都揪着这里,做什么都需要深思熟虑,再说曾全明这个建设局长并不是就可以稳坐钓鱼台的,盯着他这个位子的人不少,如今省上对自己的表彰热度过去之后,开展工作可是相当的困难,就说市里市委副书记王金荣就有点对自己不感冒,想来是把他归结到了红小天一脉的势力之中。

红小天继几场招商引资和城市规划改革以来,不同以往的低调,就有了动作,这样一来也就被********刘岚看在眼里,刘岚想必感觉到了自己这个位置下面的动荡,就认为红小天忍不住了,是有准备给夏海这片地松松土了,他这块镇山石自然也该运动运动,红小天的几次提议的人事调整就搁了搁,曾全明的建设局也感觉到了压力,一些涉及到红小天政绩,市政方面的项目,都或多或少的受到了限制。

这个时候如果曾全明对第四工程处掺把手进去,刘岚和王金荣若是想要腾挪点什么东西,就可以从他这方面入手。

曾全明就有点叹气,知道这个大哥苦处的苏理成也就不说话了,回到家曾珂安慰着对苏理成说道,“没关系,大哥那边我还可以给他说一说,想来他也不是不近人情的人,工程处有难处,他就算帮忙弄点贷款,也能让你们这个难关挺过去嘛...”

父亲摆摆手,“没有那么简单,工程处难处不是资金问题,佟处长这次下来,上面还是搞到点资金的,最关键是信誉问题,现在,谁提到我们公司,不是叹一口气噢...”

听着这些事,苏灿也没参合什么,晚上躺在床上,透过窗户望着外空的满天星光,想了良久,才昏昏沉沉的睡过去。

···

星期五下午,前两节课上了,后面的体育课苏灿请了假,背着书包提前放学,路过小操场,茂小时等人喊道苏灿,“体育课打了球再回家嘛!不急啊!”

苏灿摇摇头,“有点事,先走了。”

苏灿的背影在班里人群聚集的小操场众人目光下越变越小,杜婷才询问道,“苏灿家里真的出了什么事吗?”

她这句话明显是为旁边的唐妩问的,最近苏灿上学总觉得有些心思不在课堂上,放学了偶尔和她们两女一起走也有几分心不在焉,今天更是如此,茂小时和薛易阳苏灿这个圈子走得近,从薛易阳嘴里班上很多人也套出了苏灿的背景,他的父亲似乎最近当上了建筑公司的副总经理,不过那建筑公司以前有名气,现在却濒临破产,问题很大。

薛易阳也都从父母的对话中知道大概,当然单位里一些对苏理成的谩骂却是没有说出来的,也没有告诉过苏灿的。

“啊,那怎么办啊,苏灿家里不会有什么变故吧!?”很多心里柔软的女生带着担忧,她们之中陈灵珊的心里也不好过起来。

唐妩朝着苏灿离去的背影望了一眼,睫毛跳了跳,左手摸索着右手,也很是担忧。

“建筑工程四处?呵呵,那个公司所,我倒不是很清楚,不过他们前总经理现在再给我爸管材料,看起来也不怎么样!”张锡一伙的李艾倒也不是故意贬低苏灿,事实上他们最近也时不时朝着薛易阳靠拢,也是在尽力准备和苏灿这个颠覆他们一向看法的人拉好关系,既然听闻了这类事,也就发发言,倒是带着他们一贯的这种有点“绷”的方式,虽然不太明智。

薛易阳大致平时也从父母那里得知了公司的近况,作为父母也都是公司职工的他,首次体会到生活并不是自己所想象的那么简单...

苏灿清清静静的走下岔道,上了主干路,乘车到了市外环的凯莱宾馆。

门口已经十分热闹,市政府组织的招商引资会办得有声有色。

大厅里摆了好几十桌酒水的桌子,在一张靠边的桌子上找到了曾全明,苏理成,佟建军就坐的桌子。

佟建军对曾全明十分热络,对苏理成有这么一成关系,他也是相当惊喜,这段时间让他也有点焦头烂额,不过他也看出来了曾全明也有他的难处,端着酒杯的他苦笑一下,也就没有太多诉苦。

现场这个招商引资会上,苏灿倒是看到了在八一凯旋酒店里见到的********刘岚,想来他的儿子刘宇然目前应该是就读一中初中部的三年级,没有在这里出现。

快到年底,市政府的招商引资工作相当成功,是以现场各机关的头头脑脑都在座,市委几个常委也到齐了。

“这个娃娃,硬要跟着来,哎!”苏理成挠了挠苏灿的头顶。

佟建军“噢”了一声,“苏灿也喜欢这种大人的场合?”

曾全明倒是喜欢早熟的苏灿,对自己的这个外甥,给别人说起来也甚是得意,“来看下也好,多见下世面,也有好处!”

苏灿知道自己父亲的这个建筑公司目前在市内的情况很差劲,恐怕唯一的出路就是朝着外部发展,现场招商引资也有不少外县市而来的人,既然在夏海市还是一团乱麻,那么不如先破开这道口子,从外部找寻点机会,也是一线生机。

苏灿知道虽然自己在父母和大舅那里有了一些话语权,他的一些建议还是会得到重视,不过相比起一些重大决策,他还是显得微末了一些,不过虽然自己介入得力量很微弱,但总比什么都不做得好。

====

恭喜飞天小男警强势晋级舵主,烽火退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