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金城武退避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一颗落球“咕噜噜”的滚到苏灿面前,弯腰抱住,小江藜一脸不忍目睹的表情,“完了!‘三流技术’,快抛,抛给林姐姐!”

赵陆这边两个人就更加警惕了,相对高壮的身躯把林珞然堵得死死的,让林珞然拿到球,那可是让人心有余悸,说实话若非不是这个女孩现在是娇喘不断体力大幅下降,他们还真不可能把分数拉开。

原本堵林绉舞的赵陆就撇撇嘴笑了笑,开始撇开因体能消耗而速度动作都慢腾腾扭不动的林绉舞,朝着苏灿而来,他速度不快,心里面倒是想着先回复回复体力,然后从苏灿手中“接过”球过后,打一轮快攻。

自己这边四人中苏灿虽然也有些疲累,不过却是体能消耗最低的一个,毕竟他拿到球的机会比较少,让球驻留在自己手上的时间更少,王威威等人都看出来了,苏灿就是对方的“提球器”,只要把球给苏灿,铁定他会一转手就易了主。

是以赵陆来到苏灿面前,双手大大展开,做了一个熊抱式的姿态,示意周围都被封锁了,他逃不出他的封锁线,指了指苏灿手中抱着的球,笑谑,“给我吧。”

江藜对赵陆这种公然摆酷就一阵激动,“切!你以为你是周星驰啊!”

苏灿抬头,远远的看到了那块白晃晃的篮板,还有篮板上的那环铁圈,在这铁圈之下,王威威,林绉舞,乃至于林珞然等人都被对方高大的身躯憋在死角,偏偏体力透支,无法反抗。

苏灿比之后世瘦小了一圈的手掌实篮球,他明白他最后的选择也许并不是把球乖乖的交给赵陆,或者被他抢走,那都是同样的结果,他还有最后的一个选择。

手掌贴合浑圆的球体,然后内收,就变成五指抓球,另一只手托着球体,苏灿细长的手指有种适合弹钢琴的纤细,虽然因为最近的打球有点肿胀,但是并不影响这一对手把握到整个球的重量,弧圆,以及推测到自己施加力道下能够飞跃的位置和高度。

苏灿想也许这就是林珞然所谓的球感,亦是自己在近段时间里不懈运拍球训练下积累下来对球体的感觉和把握。

稳固!林珞然话语间不断的提及这个词眼,指的是心的稳固,不过现在,苏灿同样具备着动作的稳固。

他离地跳起,轻飘飘的感觉,在阳光下很自然,于是王威威等人也很自然的看到他从赵陆的背影头上升起,双手托球。

是传球!赵陆下意识的跳起,猿猴般的手提上探出,心里面闪电般的掠过,“垂死挣扎!”

不,这不是传球!王威威的双目一缩。

林珞然已经准备篮板了。

长身,双手托球送出,球以贴合某种至理的弧度离开苏灿的手朝虚空托飞,在阳光下没有残影,越过所有人的脑袋。

刘宇然嫩脸的性子都忍不住看的热血沸腾,小江藜奋力举手,已经奋不顾身的骂出来,“三流技术...你胡乱抛个...”

近乎于无声,球体在铁圈子篮框上打了一下,挑高少许,随即直直的灌入框内落地。

“屁啊!”小江藜最后的骂语才打破这一刹那的寂静,但是她却已紧紧捂住了自己的嘴。

赵陆等人面面相觑。

“...大意了!”重新捡起球的时候,一个人愤愤的说道。

“没什么!只不过是这家伙****运好了点!还没完呢!”赵陆咬咬牙。

球赛继续进行,不过某种规则却改变了,原本根本不会传给苏灿的球,现在却由王威威,林绉舞,以及林珞然适逢机会就会丢给苏灿,然后苏灿往往就离地一跳,就地投篮。那险象环生篮球飞扬的轨迹,屡屡让这个带着几分湖风的操场一片热腾。

就算是最后分出几个人的骚扰之下,苏灿也保持着超过一半的命中率,往往截球之后,苏灿跳起,赵陆这边的人虽然长得相对高大,重点盯防苏灿的盖帽下稍有威力,不过在苏灿即时发挥后跳投过后,劣势也就成为了历史。

最后时间赵陆等人最初的那股轻佻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气急败坏的盯死苏灿,这个菜鸟对球感的把握和精准的投篮技术已经让他们从心底为之一寒,只要球一落到他手上,四个人心里就会“咯噔”一声,不出所料,苏灿亦没有什么花哨的运球,甚至于连走两步都欠奉,球一到手,立刻脱手,每每飞翔在他们头顶,而苏灿若是投篮落空,这群人心里面就像是爹妈有天忘记检查他们没做完的作业任务一样惊喜。

在赵陆的眼睛里,这晴空布满阴云。

有时候气的他更是破口大骂,“你他妈就不能带着球多走两步啊!”

“对不起,不太会。”苏灿的话差点没堵得赵陆心室瓣膜抽搐,他们不怕拼杀,就怕这种没头没脑的远程狙击,将他们一个球一个球的了账。

17:13。19:17。19:23定格了比分。

赵陆拿着球发泄式的重重砸地,高高弹起,让周围一些人心头微紧。以为一场冲突不可避免的发生。

王威威林绉舞无形中就聚了起来,打架是吧,他们还真不太怕。

赵陆愣愣的望着苏灿,反倒嗤笑了一声,走到苏灿面前,“你这个菜鸟三分球投得还挺准的,认识一下吧。”他旁边的三人虽然不太服气,可是谁都没有脾气,被苏灿的三分球砸出来的。

不待苏灿说话,王威威就一只手挽着苏灿的脖子,带着几分自豪的面对赵陆,“苏灿,我兄弟!”

看着王威威得瑟的表情,赵陆咬咬牙,那目光带着几分错惋神情的盯了苏灿一会,转头,“成,我们走了!”

一旁的刘宇然,江藜以及几个不知不觉就套近乎过来的小家伙涌上前来,欢呼一阵。

下午林珞然留苏灿吃饭的时候苏灿摇摇头,“我今天是为家里送货来的,正巧想到你们也在这里,我先回去了,今天很愉快,以后再来玩。”

“你小子得经常来啊!”因为重创赵陆,林绉舞早已将苏灿当成了他们的兄弟,语气竟是很舍不得。

“学校里也可以见吧。”苏灿笑了笑。

林绉舞就不说话了,林珞然也若有所思,苏灿知道他们这样的孩子,看似自由,事实上人生轨迹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今天他们会在家里大人都毫无管束的时候跑夏海读书,明天他们就可能转回所在的城市,对普通人来说,命运就是宿命一样的东西,固定了轨迹,难以更改。

对他们来说,命运其实就像是这天,这云,世界那么大,却很难找到自己的轨迹。

苏灿的重生,不光在改变着他的命运,亦在通过细枝末节的各个方面,逐渐的影响到周围的人。

在酒店外环湖公路的车站上送走了乘上环湖车返回城区的苏灿,年仅十三岁的江藜就望着那个方向出神,和她一起落在人群后方的刘宇然挠着头问道,“怎么啦?”

小江藜就“嘿嘿”的笑笑,她的脸颊红扑扑的,很精致,不难看出未来的美人胚模样,“我不想嫁给金城武了,还是嫁给苏灿吧!”

刘宇然就用手揪了揪额前的卷发,故作老成的说道,“那很复杂呢...”

江藜“嗯”的点点头,看向林珞然的背影,“是很复杂,还有林姐姐的存在呢!”

========

呼唤一下收藏和票票,兄弟,握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