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闹腾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大榕建工集团下属夏海市工程四处最近结束了人心惶惶的状态,原四处处长赵成荣被撤职,经工程集团主管室商定,批准赵成荣同志提前退休的要求,免去赵成荣工程四处处长的职务。

从榕城奔走回来之后,赵成荣人显得老了许多,路上偶尔遇上父亲苏理成的时候,都毫不理睬而过,显然这趟省上蓉城的奔走,他倒是收到了一些风声,虽然没有好脸色,却没有了从前的那股傲气,苏理成也偶然想起从前两人共事的日子,不免无限唏嘘。

赵成荣是有野心的人,而现在他一腔的心思都付诸流水,临近着退休,这种错差的感觉,想来是不好过的,然而苏灿也明白,这种事情的发生对他来说亦是一件好事,若是像后世那样的发展下去,赵成荣问题严峻的时候再来暴露出问题,他恐怕就不是简简单单退休赋闲这么的简单了,更可能面临牢狱之灾。

整个单位圈子里最期盼的莫不过是新工程处处长的人选,最有希望的是毛南,他最近宛如灵风拂面,应酬交际多起来,都是听闻风声的一些夏海小工程负责人监理公司,如果毛南能够顺利上位,大权在握,和他搞好关系,人情的脉络建立起来,这些可都是利益。

毛南觉得自己刚跨出了人生中的巨大一步,原本要将苏理成的资料递出的时候他还畏首畏尾,做了一辈子的副处长了,他的心思也淡了,就怕若是整不下赵成荣,他自己的位子也到头了,谁知道这么临死一搏,却换来了一个这么样的局面。

毛南已经开始考虑如何扶植起自己的势力了,重组工程处内的权力模式,财务部的小刘最近闻风走得很近,嗯,是一个机灵的人。自己女儿孩子满月,工程科老金送了一千块礼钱,有点意思...

至于从前那些在他被架空的时代没给过他好脸色的那些处里一干人物,现在尽管看到这些人的笑容多了起来,不过毛南已经打量好了要如何在自己接下来的权力布局中,把这些人给排除出去。

而至于事情的关键人物苏理成,这人性子老实,也善于发现问题,不过却绝不是一个亲信的最佳人选,或者说来,没有让人把他培养成亲信的yu望,也没见他主动朝自己靠拢奔走,就暂时搁一搁吧。

···

大榕建工集团上级对夏海工程四处的任命很快就下来了,原公司内人事任命不变,由集团资格部门抽调有资历够资格的新领导赴任,重点抓一下工程四处的质量安全,业务拓展,建设规划,确立“立足本市,开拓市外”的集团指导方针。

“相比起集团内的许多兄弟企业部门,我们还很弱小,我的到来,就是为了整合整个公司内的合作资源,充实我们的硬件,加强招投标基础工作,拓展市场,加强与省内兄弟单位的合作,扶持,开拓中西部地区!”

佟建军在迎接报告会的发言引得一片掌声,而很多人都没想到这个当初调查组的主任,竟然就是集团下派下来的新任处长。

原本认为大权在握的毛南大概是脸色最难看的那一类人,

这对父亲苏理成来说倒是一个惊喜。

家里弄了一顿丰盛的饭菜,佟建军新上任的第一餐接风酒,就是在苏灿家吃的。

佟建军说起自己八六年的时候来过夏海,当时这里几乎还是一片落后的景象,没想到时隔十几年后,竟然回到这里任职,看到这里的变化,心情自然是触动不小。

在夏海,苏理成大概是整个他的下属圈子中他脾性最对味的人,不光是父亲的性格,还有他们同样年轻时代都当过兵的经历,说起部队的趣闻,两人都很沉浸。

苏灿在饭桌上默默地观察父亲的这个新任上司,虽然没有过于表现,不过也看得出来佟建军低落的情绪,这也难怪,在夏海市,工程处处长自然是父亲单位里无数人梦寐以求的位置,甚至于还是有些人追求大半辈子的位置,就算是自己的父亲,后世也只是一个小科长,距离这位置差了十万八千里。

然而放在蓉城那个大环境工程集团之中,这个处长就明显缩水了,佟建军在大榕建工集团内好歹也还是一个主任,现在到了地方任处长,明显是在集团内被调离了那个圈子,不一定是在斗争中落了下风,或者得罪了谁,亦有极大的可能是佟建军没有建树,也学不会在高层领导面前留下好的印象,所以适逢调动,他就不幸的挪了位置。

到了夏海这个小城市,再加上看到工程四处的现状,这个暮气沉沉的工程四处如今在总公司眼睛里已经快成为了累赘,而苏灿知道后世也免不了被抛弃的命运,就像是没了爹妈的孩子,所以才会进行公司重组,所以父亲才落得窘境四起。

酒喝多了,父亲提及公司,也有几分多年的怨气。加上母亲心中不忿,也就将从前的那些事情一一给抖了出来。

“以前老处长在的时候,苏理成就是他的学徒,但是老处长就是太固执,当然我也不是埋怨他,他就一味的认为对自己人不能太好,他女儿在办公室打毛线都被批骂,苏理成这些更不用说,结果呢,被赵成荣那样的人爬上了处长的位置,就一直在整治老处长的旁系,我们苏理成说到底,对这个公司,没有一点对不起!平时公司那些人和他称兄道弟,他就信以为真,帮别人做事,可是真正的到了时候,人家这些人理不理你嘛!有没有帮过你一把嘛!”

老爸苏理成就一个劲的埋怪母亲直言,“你说你现在说这些干什么...”

佟建军沉默了下去,心里面也不好过,想起了集团内的那老爷子,想当初,自己也是他手下一员大兵,两人的关系虽然没有明确,但是也当得上师徒,和面前苏理成多么相像,可是呢,自己要被调离,老爷子位高权重,可也同样固执,对自己身边的人,越是疼惜,他就越是严厉,本来他是可以一席话,就阻止自己离榕的,可是呢,他却从头到尾未曾说过什么。

埋怨吗?不敢。

心里难受?有那么一点。

佟建军越加觉得苏理成和自己对脾性,两人同病相怜,同样不善于结交,同样对别人巴心巴肝,却换来不平等的回报,点点头,借着酒劲,“苏兄弟,你放心!以前的那一套,我不搞!我佟建军知道什么是身边的人,知道应该怎么对自己的兄弟!你是有能力,有才能的人,这话放任何地方,我也敢说,在我佟建军的旗下,就亏待不了你!我从不亏待自己的兄弟!”

两个大男人,心有戚戚,回忆一些辛酸史,不免泪花闪闪,连苏灿都险些被感染。

这就是人生,看到父亲现在的样子,苏灿才觉得自己没有白活,父母还没有变老。

···

佟建军大马金刀,对从前的工程质量进行重点监督和整改,同时人事上面,进行一些调整,主要是基于苏理成的业绩能力,提拔为工程四处副处长,报告呈上总公司。

大榕建工内部的另一股截然不同对立的派系,在通过佟建军的报告的时候,笑了一声,“这个佟建军,闹腾。就让他去搞,井底之蛙!能闹腾出什么名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