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转学事件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来,苏灿,这位是佟叔叔,这位是小罗叔叔...”

苏灿回到家里,就看到沙发上坐着一个五十来岁的男子,穿着一件外罩马甲,国字脸,很有几分气度。旁边小单人沙发上另坐着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气质斯文,手持着一支钢笔,正摊开手中的黑皮抄写本,写着些什么。

父母都在,看到苏灿开门回家,父亲就坐在五十来岁男子的旁边,对苏灿说道,看得出在这两个人面前,父母都显得有些拘谨。

“佟叔叔好,”苏灿对年龄稍大的男子点头,然后才对记录文书模样的男子回复,“罗叔叔好。”

坐在沙发上的佟健军笑着打招呼,细下倒是打量着这个进门的小家伙,这小子虽然身体单薄,然而却双目聚神,目光熠熠。虽说人不可以外貌取人,不过向来佟建军眼中初次所见能让他有这翻感觉的,还只有上头集团的那个传奇般的老爷子。

“这是我儿子苏灿。”苏理成接口说道。

佟建军点点头,“这孩子看上去很有灵气的,不错啊,是个小帅哥!”

苏理成就有些骄傲,“是啊,我们大人这么努力奔波操劳,还不是就为了娃娃,好在我这个儿喃,还是比较争气,没让我多操心。”

佟建军又询问了苏灿在哪里读书,听到是市一中,赞许的点点头,“夏海市一中不错啊,国家级重点中学,省上都很有名气!好好读书,我看你以后一定能够出人头地。”

苏灿由此推断出面前的这个佟叔叔两人不是夏海的本地人,而最近联想到沸沸扬扬的公司内部矛盾事件,苏灿已经大致明白了两人的身份和来意。

一番客套过后,佟建军用面前的热茶捂了捂手,说道,“别紧张,我这个调研员就是例行走访一下,进行详细调查,据说那份项目的详细资料报告,是你所作的?”虽然对苏灿毫不避讳的和他们一起待在客厅,苏理成也不让小孩子回避而有所疑惑,不过佟建军还是进入正题。

父亲苏理成的心跳了一下,心忖终于来了,不过提醒自己要镇静,点点头,“我曾经做过那两个工程的整改报告,也出示过质量研究报告,交给你们的资料,也有当初我报告的副本,整个资料报告是求是的。”

佟建军仔细的看着父亲那对目光,半晌叹了一口气,“赵成荣是一个好同志,但是并不代表着一个好同志不会出现犯错误的时候,不会被各种事物蒙蔽,而出现晕头的现象,我们要提高员工的警觉,更要提高领导干部的素质,集团内是一个大家庭,一个大家庭就代表着开放,民主。如果有人出现了问题,其他家庭成员就要提出来,要敢于指出这种错误,对犯错者进行批评,教育...小苏,你做的好啊。”

在安了父母的心过后,佟建军而后又对报告内的一些问题进行核实,父亲都一一解答,基本上赵成荣的落马,也就是时间的问题。

苏灿明白佟建军一行人必定还是要去各方走访的,了解更多问题,是以即便他专访了苏灿一家,也不会受到赵成荣所诟病怀疑,而现在的赵成荣,估计只能够祈祷调查组赶快离开夏海市的一天吧。

只可惜历史和时光已经逆转,换作后世,赵成荣或许能够逃过此劫,不过现在,确是不可能了。

佟建军也在暗中留意这个苏理成,资料里说得详细,部队转业回来就呆在建筑公司,兢兢业业,平时为人低调,业务能力不错,而他打上去的那几份报告,经过佟建军调查组的商议过后,都普遍觉得这份资料的水准很高,就算是换到总公司上去,若非专业的工程师协作,也不可能拿捏出工程项目这么多不足和提出其中的建设性意见。

告辞的时候佟建军和苏理成握手,叹了一口气,原本还认为夏海市的工程四处不过尔尔,不过现在看来,其中还真有卧虎藏龙之人。

父母自然是欣喜的,递给毛南的那份资料报告,毛南还是秉着公事公办的原则,上递给了集团调查组研究,而赵成荣这么多年想要捂着的那些小辫子,最终也将会暴露,他的落马,只是时间的问题。

同时父母也可能想到,毛南这么做也是有私心的,当工程四处的处长遭到违纪查处之后,能够获得最大利益的,恐怕也就是毛南这个副处长本人了。

大榕建筑工程集团转制前是国资局级单位,如今是西南部很有竞争力的企业,下属的工程四处虽然是濒临饿死的骆驼,在夏海市,亦是一个争夺激烈的香饽饽。

···

新一周上学,肖云云出现在教室门口,不用说亦有人笑谑的冲入教室内,扯着嗓子喊道,“苏灿,美女有找!”

陈灵珊这一刻刚好从门口进来,和肖云云对视一眼,两女从上到下的相互打量,都一笑,然后越过,却没有说话。

要知道两人从前就是很好的朋友,然而现在这种陌生感都来得这么心照不宣和极为默契,真是人生复杂的一面。

苏灿来到阳台上,肖云云今天穿得很有几分轻巧可人,吸引了阳台不少享受秋日阳光的男生目光。

“我爸调任临川县规划局局长,家里很空洞呢。”

苏灿愣了愣,肖飞调任地方县做局长,那可是握有实权了,比在市里局部做一个小主任更为风光,临川县的建设问题一直是困扰大舅曾全明的难题,地方上有许多落后的少数民族屯落,对这些屯落进行改进建设,可是一项关系深远的巨大难题,亦是夏海市附属县中关乎脱贫,修路问题落实最严峻的一个地区。

肖飞被委以重任,这样看来,大舅曾全明和肖飞之间的芥蒂全消,而肖飞,也正式成为了曾全明手上的一员干将。

估计肖云云这个时候来找自己,也或多或少有几分家庭的授意。

苏灿觉得有时候在机关大院的孩子,也挺可怜的。

“这一切,都要谢谢你。”肖云云望着苏灿,突然觉得苏灿那一恍惚之间,仿佛距离她很远。

“我可起不了什么作用,这都是你爸和我大舅通力合作的结果,你爸走了,不常在家,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找我,我经常去我大舅家玩的。”苏灿笑了笑,其实以肖云云的家庭,要想找人帮忙还不容易,只是肖飞调任地县,肖云云才在高一,自己当然要缓解一下她内心的这种落差,努力让她感觉亲和一些。

“不用了...”肖云云的神色黯然了那么一下,然后随即抬头笑了起来,“可能我要转学了。”

“转学?”苏灿怀疑自己听错。

“嗯,”肖云云点头,“爸爸觉得我该独立了,夏海一中虽然好,不过他更想我走得远一点,他想我去榕城,就读国家重点二十七中学。”

“你妈妈也同意吗?”苏灿手扶着栏杆。

“妈妈觉得我迟早会独立,不如现在就趁着这个机会独立起来,照顾自己,好好生活,不过这件事情还说不定呢,也许我也不会离开呢...”

肖云云呆呆的看着苏灿。

“大城市好啊...大城市有更大的眼界,更宽的空间,更广阔的世面...”苏灿看向教学楼直伫所对,从天幕亮云柱状射下来的阳光。

“那是在夏海这个小城市...也许一辈子也见识不到的精彩。”

看到苏灿的这番不哀不伤的笑容,肖云云心头一痛,像是回忆起了童年,在机关大院,围绕着这个男孩,仰慕的童年。

上课铃打响。

肖云云挥挥手,“我下去啦,再见。”

这个秋日,这片云彩,这些阳光,这个微笑着,唇线划出的笑容有点难过的女孩。

这就是改变了别人命运的感觉,返身走回的苏灿,不知道心里是何滋味。

也许离散重聚,是为了有一天,鸟儿丰满粗壮的翅膀,更加的强大。

=====

奥堡拜谢各位兄弟的打赏推荐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