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委托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林绉舞出现的时候,林珞然还在球场上倩影翩然,像是一个披着粉红战衣的女骑士。

还在琢磨着林珞然离开时那句话的苏灿却第一时间看到了这个王威威圈子中,被誉为“小五”的人。

微胖,给人的感觉很和善,不像是在游戏厅会说出“看我他妈铲死你个垃圾”的人,但是人往往不能以外表来度论,许多外表不惊的人,却可以作出让人跌眼镜惊世骇俗的事情。

大概因为在学校,自己也不能特立独行,所以林绉舞的穿着倒有点中规中矩,棉织毛衣外罩,内里是一件格子衬衫,下身休闲裤,一双Reebok的进口跑鞋,手中拧着两瓶啤酒,来到苏灿的旁边,一屁股坐下。

“我当是谁最近让我老妹老朝着这里跑,原来是你来着,高手!大家都熟人了嘛!”看样子林绉舞本来是来者不善的,林珞然在学校里没有朋友,这点本就是他上心的一件事,谁知道最近的担心竟然不翼而飞,老妹有了充裕的时间就朝着操场跑,一身的运动装扮,往往是累到满头大汗才回来。

却又让他不由自主的忧心起来,自己妹妹的出众自然是无容置疑的,她喜欢打球这点倒是不假,可是她断然没有一个人打球的道理,要去打球,却又不叫上自己和王威威,这就有些说不过去了,这些年什么上天入地的事情不是他们一起做的,被自己妹妹无视隔离,林绉舞心里面盘算着莫不是老妹看上了球场上哪个小白脸了吧。

他怎么可能让这种事件发生,所以当下提了两瓶酒,就循在林珞然之后,找了个合适的时机,走入球场,想要见识见识能够让自己老妹撇下她哥的人物。

毕竟搞点心理压力给对方一点威胁,这类事件他可没有少干过,驾轻就熟。

看到苏灿先是一愣,然后走来,将瓶子举起,向苏灿示意。

苏灿有些不知道是不是好笑的看着林绉舞,就算是再低调,可是这么公然在学校里喝酒,没人会把你当成一个普通人的。

不过看着林绉舞询问性的目光,苏灿还是点点头,林绉舞开心的把两个瓶子盖给开了,递给苏灿一瓶,“老叫你高手也不是那个事,我知道你叫苏灿,我,林绉舞。”

“那我还是叫你小五好了,不介意吧。”苏灿接过瓶子和他轻轻的碰了碰。

“成!是别人我还考虑一下,不过你嘛,没问题!”林绉舞咕噜咕噜的灌了小半瓶啤酒,舒畅的喘了一口气,看着球场上的林珞然,有点感叹的说,“我妹妹漂亮吧...”

苏灿愣了愣,点点头,“很漂亮。”

“从小家里就把她当做掌上明珠,小时候还经常欺负我,说出去也有些丢脸,可再长大一些,就比较粘我了,后来再大了点,她家里人想要她贤良淑德,却被我们带出来一幅男孩子性格脾气,改也都改不过来了...这群小兔崽子...”

“也没有,林珞然除了性子直了点,女生有的优点,她都具备了。”苏灿微微一笑,想到在球场上杀气腾腾冲杀的模样,林珞然的表现还真和她的清丽淑婉之外表大相径庭,初见的时候让他们几个男生大跌了一场眼镜。

“那当然,这可是我们林家的血统!”轻轻一捧,林绉舞又自豪飘然起来。

言罢表情一收,林绉舞眼皮半垂,扫向苏灿,“你早对我们的身份有兴趣了是不是?”

王威威和苏灿几次交涉,这个男子都没有提及过询问他们的来历和背景,倒是让林绉舞心头略有奇怪,虽然说他们的身份不算什么非守不可的秘密,不过家里人嘱咐过要低调,这上令下行,他们都极为自持,对于一些想深挖他们底细,或者刻意靠拢的人,都会产生反感,然而苏灿竟然从不过问,亦没有任何要结交的意图,这就让林绉舞反倒有趣了,说出的那句话,也是出于试探,暗藏机锋。

虽然从来没有和背景深厚复杂的一些公子哥有所交集,不过苏灿明白他们虽然社会地位和阶层自出身以来就和常人不同,不过这并不代表着他们就不会在普通的学校读书,也不一定所有的子弟都会进入贵族学校,和普通社会隔绝。

譬如面前的林绉舞等人,在一个大体的人生规划面前,他们仍然是拥有一些弹性和可以自我掌控的人生阶段性时期的。

对于林绉舞的出言试探,苏灿早已明镜在心,林绉舞想要从这卒不及防的进逼中,从苏灿应对的蛛丝马迹,看出他的内心。想要知道他是不是看出他们的身份来历不凡,而通过这种刻意疏远的方式,引起他们的注意,走近他们的圈子。

这其实也不怪林绉舞,这个看上去微胖的胖子,实际有着一些小城府和心机,估计也是从他们从小成长环境耳濡目染之下塑造的,对人都有戒心。

只是他的这些小城府,或许在同龄人来说是超前的,放在苏灿的眼里,就一览无余了。

他淡淡一笑,指向球场上的茂小时等人,说道,“林珞然之所以可以在球场上快乐的打球,和那些男生厮杀争抢,正是因为他们尊敬的是她的球技,还有亲和她的样貌。球场上很多人的家庭都比我优秀,可是我们大家却能很开心的相处在一起。这就是关键所在,无论你们从哪里来,又将要到哪里去,经历过什么,会走多远...在这个学校里,没有你所想象的那么复杂!”

“无论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细细咀嚼着这句话,勾起一些人生感触,微胖而有些小感性的林绉舞点点头,拿起瓶子和苏灿碰了一下,喝了一口,也觉得自己有些小人之心了,开玩笑的笑笑,“我看你就够复杂的!你说人生这他妈是什么东西!无论我们在高中阶段做什么,我们都被提前固定了未来的规划,看来王威威的挺前卫的,还是在这个小城市够清静写意,之前我还担心这里淡得出水,没想到淡也有淡的味道,总让我不自觉的就会感触许多东西,哈!见笑了!”

一口喝干了瓶子里的啤酒,打了个嗝,拍拍苏灿的肩膀,“我喜欢和你聊天,和你相处挺舒心的,高手就是高手!我妹妹你帮我看着,别让那些小白脸靠近她,有对她有企图的,你叫上我,我们去给他们点麻烦尝尝!”

看着林绉舞放下空瓶离开的背影,苏灿实在有些无奈,敢情这小子顺势而上,把他的责任卸给了自己。

不过经过和林绉舞这么一翻摆谈,他还真对林珞然,王威威一行人的身份生出了好奇,他们的背景,又到了哪一个层面呢?

···

对苏灿半期考试刚考完两天后,这天父亲苏理成回到家就有些愤怨,苏灿很难看到温和的父亲竟然有这样的一面,从父亲对母亲抱怨中留意了一下,知道父亲建筑公司单位最近正在竞标市中央星海广场的筹建单位,因为最近几个工程的问题,闹了一些信誉上的危机,上级部门介入,内部的矛盾亦增大起来。

父亲因为在会议上面公然驳斥了公司一把手推诿责任的说辞,不料由此出了状况,多处受到打压,公司总经理赵成荣更公然给父亲穿起了小鞋,苏理成最近受理盖章的一份施工制度,被他专门挑刺出来,狠狠的批了一番,更以此为由,插手奖金的调整,无端克扣了苏理成应得的绩效奖励。

这已经是公然的出手了。

是以苏理成回到家气的手脚发抖,他们这种虽然是国资企业,不过可不比公务员系统的城府压抑,这种明地里的打压,当面骂街的事件,可是没少出过。

星海广场是建设局亲自监管的市政工程建设项目,应该在后世四五年后,夏海市评为旅游城市之前才会修建完工,在此之前,星海广场提建日程可是夏海市市民为之诟病的症结所在。

怎么会提前了五年开始新建呢?

难道和王威威这些太子与自己同校事件一样?又是因为自己重生过后蛛丝马迹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