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猜的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半期考试很快到来,最近考试几日萧日华在年级组办公室,听着那些各个班主任无形中对自己旗下的尖子生进行吹嘘,让他有些刺耳皱眉,偏偏在这些人面前,他的资历是很看不上眼的,所以经常被排斥在年级组的核心圈之外,这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

一中教职工圈子内部的竞争同样激烈,在一中这种多变的大环境下面,教师资历实在无形中起了绝大的主导地位,毕竟资历职称这东西,就像是政府职能部门行政级别一样,在福利上面直接和个人利益挂钩,资历高一点,老资格的教师,很多方面对于萧日华这种介入其间想和他们争点绩效的年轻教师,自然受到的是竞争对手的待遇。

再加上萧日华从前和教导主任田丰有矛盾,能和他亲近的其他班主任着实不太多。

上午语文考试的监督结束,走入办公室,和众人点头打了招呼,萧日华坐下来整理教案,这些班主任之前的谈话就断了。

随后又有两个年轻老师走入,其中就有教英语的印小天,说话的声音不大,不过不加掩盖也很清晰,“高二年级组的王浩然,据说不久前和我们高一年级起了冲突,这件事还是高二的王老师给我说的...”

印小天也有些血气方刚,听到这种事就是一皱眉,“又是王浩然,这小子可横得很啊,丢高二哪个老师手上也都是块烫手山芋,怎么,谁又惹上他了?”

“好像是萧老师他们班的,叫苏灿吧,在校外打了一架,绌,你也教这个班,你该知道这小子,高一就能和高二杠,有几分我当初上学时候的风范了...不过,他应该不知道王浩然是谁吧...”

印小天当然不会把这个同事那翻奔三不安分爱带点自我YY的小吹小擂听进耳朵里,倒是因为听到了苏灿的名字而愕然,下意识的想到唐妩,心里面有些酸气,不过却无形中为苏灿忧心了起来。

几个年级组的班主任干咳了两声,萧日华的桌子在年级组办公室立柱的边沿,上面又摞了很多资料,再加上萧日华个头矮小,是以印小天两人一时间没看到萧日华,这么被咳嗽惊醒,看到萧日华,连忙闭了嘴,返回自己的桌子上。

萧日华面如平湖,喝了口茶,像是什么都没有听到,但是只看周围的这些班主任以干咳打断印小天两个年轻教师肆无忌惮的谈论,就知道这件事情他们是知道的,而且在自己进门之后他们停止互相的交谈,其内容很大可能就是涉及到这方面!

王浩然是谁?出了事校长丁俊涛都会出面帮他抹平的人!

苏灿是谁?进校资料表填写父母都是普通职工,各科反应成绩平平,和唐妩有早恋倾向,确是田丰为自己预设了定时炸弹的一个人!

再感觉到办公室内的沉闷,仿佛那些有着高资历职称平时不把他放眼里去的那些教师,每个人心里面都在扭曲的笑着,正准备着看他的笑话。

萧日华胸闷,手中钢笔过于用力,书写教案的时候憋了把火,“嗤”得划破了他一直以来书写都很平滑的备课纸页。

···

“昨天数学考得怎么样?选择题第二道有点难吧,你们选得多少?”篮球场上,抱着球的男子忙兑着答案,半期考试在昨天结束,所以这是整个一中目前的热议话题,在球场上也不例外。

茂小时和班上篮球队几个男生互兑着答案,昨天考完大多直接离校,所以这种公然聚集讨论的机会不多,今天却爆发了,针对几个半期里让人印象深刻的题目,几个男生心情忐忑起伏,就连打球都心不在焉起来。

高一半学期就这样过去了,不过在过去的半期考试检测中,难度并不是太高,对于苏灿来说或许在后世他都会觉得有难度的一些习题,在现阶段有种水到渠成的感觉,后世他来做这些高中题,或许有些是的确会让他卡壳的,动辄耗去好几个小时也解不出来,这不是不可能。

可是在昨天的考试中,最难的题也只卡了他十五分钟,就总能够找到突破口,这种自然的感觉是无法通过什么规律和方法办到的,有一个因素是建立在他对现阶段习题的大量吸收和掌握上面,在量的积累面前,自然就产生质的飞跃,所以突破难点关卡,也就顺其自然了。

众人之前还因为互兑答案而心不在焉的打球,却一下子振奋了起来,穿着运动装的林珞然出现,无形中给球场上的这么些男生注入了另一层活力。

“喂,来吧!今天继续!”林珞然站在球场中间,拍了拍球,有她的出现,球场立刻活跃了起来。

林珞然出现介入的当天,茂小时这小子也机灵,立刻就和林珞然套起了近乎,邀约一起帮苏灿练球,现场只要不是二愣子,都能看出来苏灿和这个美女的熟络,自然也觉得这个女子和苏灿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也没人对她生出不切实际的幻想,林珞然的确是那种让仰慕者一眼看上去就有自知之明的女孩。

她目光明媚,永远张望着市一中,甚至于这个内陆铺满香樟小城市的普通人所看不到的远方。

每个人看到她,只能望其项背,所以林珞然在七班就属于唐妩的那种孑然脱俗的类型,甚是无趣,甚至怀疑来到这里就读有没有意义,谁知道恰好在偶然的间隙遇上苏灿,又有自己感兴趣的篮球,欣然应诺。

当众人例行询问她的半期考试成绩过后,却换来了她的白眼,“问那么多干嘛!”

这股架势,到弄得询问的男生像是犯了大错一样出窘。

她不愿回答,所有人都认为她多半考得不好,心里烦闷。不过只有林珞然心里清楚,这些简单的答卷,根本没有讨论的必要,且在她的家庭教育之中,这些都属于一个人必须掌握和熟络的基础技能知识,实在不觉得为什么很多人获得一个在她看来理所当然的高分之后,会沾沾自喜。

向她这样出身环境和家庭观念都和普通人大不相同的女孩,思想方式不光是在夏海的这个小城市,甚至于和国内的普通人群,都是大不相同的。

也许唯一相同的就是在有点阳光炫丽的这个操场,她和众人一起在球场腾挪跳跃,香汗淋漓。

坐在观众席的休息台上,林珞然拉开身边携带淡紫色小巧的nike运动挎包,然后取出水筒,小口包裹吸管,细细的喝着水,而后用一块淡绿色毛巾擦拭了汗水,再对旁边看着这一切的苏灿唇线轻扬的一笑。

球场上的人羡慕的望着这一对,这些人因苏灿的抡砖事件,打心里对他带着几分佩服,是以对他追求唐妩全力支持。虽然知道苏灿心有所属,不过现在看到他能够和林珞然同坐一处,还是让人忍不住嫉妒。

“真是不喜欢他们的眼神。”这一切看在林珞然的眼睛里,她清纯的外表下,还真有几分直率的性子。

苏灿心里一直憋着一个问题,“你怎么可以肯定我练球是为了女孩?”

苏灿本来已经做好了许多迎接林珞然回答的准备,譬如这件事情已经传到沸沸扬扬,就连她这种转学生都知之甚详等等,然而还是没料到林珞然的一句话,让他险些掉了下巴。

“猜的。”

“那你当初还这么笃定!一副就像是认死理的模样!?”苏灿不知道是好气还是好笑,有这么自信的人吗?

不过苏灿又有些欣慰,因为这波澜起伏的高中生活,订立追求唐妩的计划,让他本应该平静中庸的心脏,竟然也开始和自己身体年龄相同的悸动起来。

这就是该死的,想让人落泪的青春。

“呵呵...”林珞然破天荒一笑,起身,带着一股她特有的体香,走向球场,留给苏灿一个看不到表情,运动小背心勾勒出锦绣身段的暖色调背影。

“不过现在不用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