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你很看不起我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李璐梅仍然把茂小时奉为白马王子,对他的喜欢也没有减少,仍然会因为他不小心崴了一下脚而心疼,也会为和他在球场的正面冲撞而担心。

不过偶尔他也会想起那个下午,不敢起身趴在地上的茂小时,和那手持板砖直指质问的苏灿,在记忆里形成一幅回忆起来泛黄凝固的画面,有种不敢去深究的反差。

那是超出了她现阶段年龄和阅历所能接受之外的事,她没法对这一切作出评价。

在惋惜之中,高二二班岳子江为首的球队赢了比赛,岳子江享受着周围人投射过来的眼神,看着人群中的唐妩,他竟然高姿态的上前,比出一个欲和唐妩击掌的架势。

唐妩周围的女生一下子沸腾起来,纷纷推波助澜。唐妩却迟疑了,扭头看过去,发现远处正踢球的苏灿,似乎丝毫不知道这里发生的一切。

看到唐妩立地没有任何动作,岳子江心头有如焦灼,尴尬的收回手来,却对唐妩笑了笑,“下个月是全系的篮球比赛,你来我的比赛现场,可以吗?”

这句话无疑是索求唐妩的助阵加油了,又引得一些女生哄叫,也有人开始嫉妒唐妩,这可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事情。

“看情况吧。”唐妩微微一笑,只是岳子江邀请出于真诚,如果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于情于理也说不过去,唐妩只能婉言。

“那么说定了!”岳子江乘棍而上,笑笑潇洒离开,不多留一刻,留下让许多女生回味的背影,亦让唐妩想要进一步解释,也只能欲言又止。

苏灿明显感觉到岳子江的强力,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岳子江都是强者,虽然唐妩对自己有所好感,然而那仅存于好感的前提上,岳子江的攻势越加越大,且他的确有吸引女生的很多因素,他高大,阳光,成绩也不错,一身好的运动体型,也是个篮球骑士,这无疑都是现阶段吸引女孩的资本。

就算唐妩因为对自身的好感可以拒绝岳子江一次,然而第二次,第三次呢?要知道他苏灿并不是唐妩的谁,也没和唐妩有什么所谓的难忘回忆,他又怎么可能限制唐妩对岳子江的回应?更何况,这是自己高调阻止,就可以阻止得了的吗?

这里发生的一切,苏灿都默默的看在眼里,他知道自己其实是下不了决定,更无法对人生进行一种决策性的安排。

就比如说现在,他介入唐妩和岳子江之间,只是为了不让唐妩重蹈覆辙,可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都不希望被别人干预打扰。

他并不是神,有的时候,他甚至于有一种介入别人生活的嫌疑。从这方面来看,他何尝不是为了自己心安理得,而去干扰别人命运的自私之人呢?

要介入唐妩感情上的生活,最好的办法莫过于追求她!

评心而论,苏灿并不是不喜欢唐妩,更相反,自己重生过后,对初中年代大众暗恋对象的唐妩,他几乎为她蒙了一层圣洁的面纱,更多的是希望在她身边护航,远远仰望,而非采撷。

现在的事实告诉了苏灿,若是不以追求唐妩为目的,介入她的生活,这一切都将出师无名,自己更是自私而卑劣的!

也就是说,他必须以追求者的身份,牵住唐妩的手,用自己的手腕,担当她命运的*,才可以绑定她的命运,改变她既定的轨迹。

也许有的时候只是一种态度上的问题,对曾经奉为女神的初中班长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还可以这么亲近,在这从前苏灿已经知足了,他没有过多的奢求。

而现在,他必须做出一个没法逃避的选择,当这个选择在他心里尘埃落定的时候,他对小唐妩,已经产生了另一种心态,曾经所压抑的那些陈旧情感,也释放了出来。也许能牵住唐妩的手,这是关乎自己人生最大的幸福。

比起后世僧多粥少,大部分奔三的人还没有房没有老婆的奋斗生活,他更愿意成为一个粥僧,追到唐妩,完成年轻时代的一个梦想,更为自己的后代择求到优秀基因。这可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大事。

坐在花台上面,感受到汗水从额前和脖颈滑下,苏灿竟然发现自己决定要追求唐妩的心态转变过后,竟然心悸和患得患失起来。

荷尔蒙飞舞之间,苏灿明白这就是他在后世不敢奢求,埋葬米索不达平原的爱情。

===

体育课是最后两节,又是在下午,所以基本上上到一大半,大多数人都会陆续离校,最后一节快结束的时候,背着书包的茂小时没有走,而是来到苏灿身边蹲下,秋日萧瑟,他还穿着深色的运动装,上面铺满汗水。

灌了一口矿泉水,茂小时转过头来,看看苏灿,迟疑了一下,然后说,“我知道你其实很看不起我。”

苏灿“哦”了一声,看着面前的茂小时。

面对苏灿的目光,被无数人崇拜的茂小时,竟然会对矮了自己大半个脑袋的苏灿生出一种高大不可仰视的感觉。后悔吧,一种失望吧,他还犹记得当初这个人,这双眼睛,盯着自己质问时候的那副模样,他心里害怕,没能在那种情况下站起来,现在回忆起来,除去疚责之外,也许现在被苏灿好好的骂上一顿,都可以让他好过一些。

却没想到等来的并不是印象中鄙视的目光,而是苏灿伸出来拍拍自己肩膀的手,“相信任何一个人在那样的情况下,害怕都是很正常的,每个人都有面对不同险恶环境的极端表现,只是选择不同而已,别那么自责,你的强项并不在那里,你应该是在篮球场上和人争雄斗狠,对吗?”

茂小时愣了愣,然后苦笑着点点头,篮球场,刚才和岳子江的争锋自己都处于下风,引来无数人惋惜哀叹,更添了岳子江的声势,因为高三的学生学习任务不同,所以高中年级组的篮球赛,只有高二和高一两个年级参加,对下个月篮球赛的风评之中,岳子江俨然已是被推在风口浪尖的人物。

今天更是如此风光,正面将茂小时击败,这件事情相信很快就会在年级里流传出去,所以苏灿提及他在球场的风光,他都感觉到一种莫名的黯然。

“你打不过岳子江。”茂小时的颓丧映入眼里,苏灿说道。

茂小时却愕然,他想过苏灿或许会说一些发挥失常之类安慰他的话,谁知道却是这样直白的一句,让他的自信心立时跌入谷底。

在茂小时眼睛里的一丝期望落空之后,苏灿笑起来,“你打不过他,不是因为技术不行,而是因为你从心底就畏惧于他...有的时候...放手一搏又如何!?”

是啊,放手一搏!

茂小时目光一茫。

就如眼前的苏灿,在那个昏黄日光灿烂的坡道之上,高举板砖,拍出威风拍出气势拍得威武...

放手一搏...又如何!?

只可惜人生轰烈向前,从不给人后悔洗牌来过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