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最现实的结果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就在这方正激战的当儿,从正路上走下来的一众人士,倒是继这个殴斗的战圈之外,引起了人们的注意,阳光在天际黯淡,这群人的出现却带着和现场截然相反的气质,这边是热血飞扬,鲜血飞溅的火拼。

而这边,则是人人平静,每个人穿着和现阶段的学生大有不同,服饰算不得什么潮流华丽,然而从搭配和样式上面,都属于在这个小城市绝不多见的类型,应该是那种电视中才能见到的大城市中突出的装扮。

几个人在这个空地边站定,一个人笑了笑,“唷,有趣了。”

站在旁边的陈灵珊却愣住,这几个人,俨然就是当初在假期里,曾昙花一现的那个包了全场费用的王威威一行。因为印象较深,所以陈灵珊就记住了王威威的长相,此刻看到他和几个人走下这条路,除去对苏灿那方打架的关注,就落在她的脸上。

王威威倒是没认出陈灵珊,只是单纯的注重在了她的样貌上面,美女始终还是会吸引到人们目光的,无论这个人的身份是什么。而后王威威才带头在一旁的小吃摊坐下来,“正无聊呢,正巧碰上一场好戏!”

几个人纷纷落座,王威威还有些担心的看向林珞然,林珞然仍然是那副清丽的模样,迟疑了一下,然后才坐下,倒是让王威威心头一宽,这几个太子般穿着范思哲,迪奥,其中还有抹了兰蔻男士面霜的妖人,落坐在这个小城市的一角,叫了几份煎炸的拌土豆和串烧,看着面前的一场搏斗戏码,多少会让认识他们的人惊掉大牙。

用刀抹手腕装深沉那是后世的非主流,对于王威威这个圈子来说,他们现在的作为,就足以让那些老古董惊为非主流了。

可是偏偏他们习惯用这样的方式,逃避那快要让人喘不过气来的家庭压抑空间。

“威威,那个小子...好像是那个玩球玩得不错的高手啊!”外号“小五”,微胖的林绉舞皱起了眉头。

“哦,好像是。”王威威显然也认出了苏灿,倒是人群中那舞着半截板砖的苏灿,有些超脱他的意料之外。

林珞然朝着那个方向看了一眼,眼睛一亮,笑了起来,“挺有血性的啊。”林珞然虽然平时看上去性格冷傲,冰清玉洁,然而有的时候,性格中亦有男孩子的一面,这也是能够和王威威一行经常上山下海闹作一团的原因。

“看他打游戏的冷静就知道,这小子心里还是憋着一股底牌的,打架也不错,很冷静,虽然没有章法,可总能够保证自己在受到最小伤害的同时,进行有效的反击啊...”从小在军区大院里出来的毛骆笑了笑,他也许是众人中看上去最平易的人,一件毛衣和长裤,倒很质朴,却掩不住瘦长结实的身材。

然后他点了支烟,把Zippo的打火机抛桌面上,看了王威威一眼。

王威威摆摆手,正准备站起来的毛骆还是坐了回去,他们这群人中,就以王威威为首,是以都向他看齐,而这些人也明白,在未来,他们的人生之路,更是和王威威紧紧相扣,形成一股庞大的脉络枝节。

“停手!”在王浩然猛然插入交锋的双方,狠命分开两方纠缠的冲动中,终于制止双方越演越烈的打斗。

有人捂着擦破的额头和手背,暗暗心惊的后退,刚和苏灿薛易阳斗勇争胜还不觉得,现在想到那飞舞的板砖,心里面还一阵心虚。

啪嗒!苏灿将手中的板砖扔在地上,拍了拍还处于颤抖和肌肉酸疼状态的手,摸去了嘴角的血渍,冷静的注目着这群人。

这个姿势更让这群人惊异不定,他们一个个都眼皮轻跳,手脚还因为剧烈作战而轻抖,每个人都心有余悸,苏灿这种冷冷的眼神,更无形中让他们增添了一股莫名的惧意。

薛易阳身上挨得明显比他惨一点,不过这小子发起狠来,还真是不赖,有几个人还指着薛易阳,捂着身上被他砖头抡起的淤肿,显然从前都认识,现在却十分震动,“薛易阳,好,好,你好!”

把薛易阳拖入这种和一中此类圈子格格不入的境地之中,本就是苏灿要避免的,然而今天薛易阳的这股疯魔劲,却又让苏灿心里为之激昂,表面上看薛易阳很圆滑,不愿意因为苏灿得罪市一中的任何圈子,也以一中人的优越感自居,动不动就和自己划圈子,摞界限。

可是两个人一起长大的那种情感,却是这种俗世的界限所不能阻绝的,遇到真正重要的关头,譬如自己遭人围攻,不爆发则已,一旦爆发出来,薛易阳那种失了理智的程度,还是让苏灿心里面莫名感动的。

“不服你再来!”就算是曾经在一个球场踢过球认识的人,对方更是高二的学生,薛易阳此刻也豁出去了,提着砖头指向对方,眼珠子瞪得滚圆,让苏灿啼笑皆非。

他们两人都油尽灯枯,再打下去,恐怕再支持不了多久,薛易阳还敢挑衅,当真气势十足,光这方面,就压了对方不止一筹。

???

看到阻止这场PK的王浩然目光却不在他们两人身上,苏灿顺着转过头去,和小吃摊上的王威威扫了个对眼。

王威威对苏灿投以一笑,比出了一个大拇指。

王浩然这边人的火气又腾上来了,这不表明了支持苏灿吗?

“你他妈谁啊!?滚下来连你一起收拾了!”

王威威身边小五和其他几个人心里一下就蠢蠢欲动了,都不由自主的挽起了袖子。

“给我闭嘴!”才反应过来的王浩然立刻喝出声来,四周围的人瞬时安静了。

王浩然记得眼前的王威威,在“八一凯旋”酒店的一场宴会之中,面前王威威的这群人就出现过,在夏海市的人一定知道凯莱酒店,因为那也是整个夏海市最豪华商务宴请的高档酒店。

然而却很少人知道八一凯旋酒店,这个市政府出资,只接待重要来宾,不对外开放的酒店,没有任何星级,可是打造得却绝不会亚于凯莱酒店的底蕴内敛和奢华。

王浩然因为自己市委副书记舅舅的关系,没少出没过这个酒店,但是他绝对忘不了最近的那场宴会中,王威威受人追捧的场面,领着王威威一行人的据说是他的表叔,很淡定沉稳的中年人,可是光在那里一坐,就可以看出以一种居高临下的角度,俯瞰众生一般的姿态。

而类似于王金荣,********,市长红小天这等市前几号人物,虽然面对那个人物也很淡定从容,然而却在对王威威的态度上,表现出了他们示好的嫌疑。

王浩然当然不能具体的分清楚一个阶层关系,但是光依靠着自己对这些敏感的对比,也知道自己和这个王威威,决计不在一个档次上面,就以最直白的来说,若是起了冲突,自己被打得断手断脚,或许会不了了之。然而若是王威威被打得断手断脚,他的舅舅王金荣估计也会要他断手断脚。

在王浩然的心里,这就是最现实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