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巷道偷袭事件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期间几个女生拿陈灵珊和苏灿开起了玩笑,陈灵珊被众人说得面红耳赤,和苏灿两人倍显尴尬,平时恬然有度的陈灵珊在众女之间还是颇有几分范儿,当下就拉起苏灿的手,作势离开,“我们别听她们胡说!”

陈灵珊握的是苏灿手臂骨腕关节处,虽然没有掌掌相对,可是这么一下拉着苏灿,场面就绮丽了,竟然惹得周围的女生连话都一下子顿住了,虽然还保持着刚才玩笑的笑脸,可是这一下给众人心里带来的震荡可不小。

陈灵珊也因为自己的动作吓了一跳,她下意识的作为,然而此刻反应过来,想要收回,反倒欲盖弥彰,只能装作大咧咧的和苏灿走到被木林隔绝开来的小湖木桥上面,才放开手,笑了笑,“李璐梅她们就喜欢胡闹,和她们相处多了你就知道了,不用放在心上!”

这个时代的小女生话题无疑也就是绯闻和八卦,苏灿到没怎么在意,挠了挠头,“没关系,大概习惯了就好。”

苏灿这句话在陈灵珊听起来就有一种歧义了,习惯了就好,代表着他们无形中已经融化到同一个圈子之中了吗?又想起刚才握紧苏灿的手腕触感,温热而带着男生的气息,她心里面有种莫名的动荡。

“马上要期中考试了,最近可能没什么时间,大概期中考试过后,我们会出来小聚一下,到时候你也会来的吗?”陈灵珊微微的笑了笑。

“噢,期中考试啊...”苏灿有些恍惚,这段日子里来,他只忙着大量的充电,进行知识储量的积累,往往只感觉到每天的时光如箭一般匆匆消逝,白天起床过后,很快就到了晚上,夜晚灯光下阅读和进行笔记,睡去,又是如此重复的一天到来,他几乎没有去玩耍的时间,这种孜孜不倦的苛求,实在是因为过去的阴影所导致,他不敢放松这些匆忙流逝的时间。

所以弄得苏灿的确有些疲累,陈灵珊提出的期中考试过后小聚的提议,倒是让他心动。

“薛易阳已经提前答应了噢。”大概看到苏灿的发愣,陈灵珊补充着说道。

“嗯。好的,一定!”苏灿心忖薛易阳这小子,对自己卖着关子隐隐讳讳的,实在有够让人好气。

“那么,就这样说定了咯。”陈灵珊觉得这般和苏灿呆在这个被一中誉为情侣幽会天堂的小湖实在不是什么事,返身轻盈的走下木桥,对苏灿挥挥手,粉红的运动衫和七分裤,将她整个人都凝固在这片树林倒垂的光影之中,像是油画。

操场的另一边,刚从苏灿和陈灵珊双双离开的发怔中反应过来的一干女孩,立时又叽叽喳喳的讨论了起来,“你们说,他们两个该不会走在一起吧?”

“不会的,这个苏灿哪点突出了,据说以前在三中的时候,就一直暗恋着灵珊了,追求我们灵珊的人那么多,没道理他会中标的!”

“不是说之前灵珊拒绝了他的表白吗,也许有时候,陈灵珊心一软也会改变初衷的噢!你看今天灵珊还牵他的手呢!这个苏灿看上去不怎么样,可是很抢手的吧...哎,他和唐妩到底是什么关系?”

“别胡说了!这根本就是没影的事,有空的话,不如把心思放在看书上面吧,这次期中考试,可是要全校来排名次的,不想被我远远甩在身后的话,你们就最好多看多复习一下!”李璐梅打断了众人越扯越宽的话题。

众人亦纷纷表示出对她自大的不满,不过大多都是玩闹的形式。

除去陈灵珊,李璐梅就是这个圈子的中心,然而她的成绩也是这个圈子中最好的,在初中以前班上八九名的成绩,又是文艺委员,让她当之无愧从话语权上能够占据一席之地,众女虽然嘴上对她梛耶,可是心里面对她还是很叹服的。

李璐梅倒是首次的担忧起来,和陈灵珊同处一个阵营的她,看着全班成绩高居首座的唐妩,就仿佛望着云中之塔,真的有种高高仰视的感觉,这样的女孩能让她这种根深蒂固的一中人生出强烈的警惕和戒备,苏灿若是喜欢陈灵珊,这对高高在上的唐妩来说亦是一种撼动,可是隐隐的,李璐梅也不知道,陈灵珊和苏灿这样近距离的走在一起,究竟是好事,还是一件坏事呢?

市一中并不处于主干公车线路之上,而是隐于一些小街小巷之后,错综复杂,苏灿记忆中去市一中的道路可谓阡陌纵横,往往一些四合院的弄堂口过去,也能够通到捷径。

在苏灿小时候的印象中,这里就是一套迷宫,他每每对薛易阳总能够精确的找到出口而赞叹不已,现在自己亲身走在这里,熟悉而陌生,这种独特的新鲜感,已经是后世在大城市麻木的人心难以拥有的感触。

可是真正的问题就来了,大概也正因为这里局势复杂,所以更加的藏污纳垢,很多校外的打架事件,几乎也就在这些小巷道里发生,堵人之事经常有之,比校内的风险更低,所以很多人的不忿和摩擦在这里解决的颇多。

金庸先生所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市一中亦同样如此,虽然不似市三中,市二中那样外界传言的打架事件盛行,可是因为市一中学生基数的庞大,这种摩擦冲突事件,要真正的整理统计一下,一点也不会比其他的学校少。

往往遇到这种事情,无关者大都绕行而过,苏灿更不可能去关注和理睬这些年少轻狂血气方刚的无聊事件。但是今天的这趟,却是苏灿不得不理的。

他刚走入一个巷道,就看到两个男子,提着路边废弃的椅子角,正朝着地上一个男生狠殴,巨大的棍子力道砸下来,虽然不至于照着对方的后脑,颈椎这些薄弱部位攻击,可是棍棍落在实处,那种棍击和身体内腔沉闷的回响,让苏灿的心跳立时的升高起来。

若是说看到一些人拳脚相加他可以熟视无睹的转身离开,可是眼前这幅棍击下去沉闷带血的场面,却让苏灿无法平静以待,反倒有些心惊肉跳。

一种莫名而来的愤怒,从心底开始燃烧起来。

苏灿不是愣头青,也绝对不会白痴到认为自己是可以出头的英雄,但是看着地上那挣扎的人和不断挥落的棍子,那绝不是普通一些拳脚过眼学生的争端,放任继续下去,被殴打的那个人,极有可能闹出命案,脾脏或者肋骨碎裂,都已经算是最好的结果了。再说了,如果换一个角度,王浩然若是想给岳子江解气出头,也用类似的方法偷袭自己,这岂不是另一种结果自身的写照?

换成后世,苏灿大可大吼一声,他还自信可以凭气势镇住这两个寻机作犯的人物,可是他现在同样也只是一个孱弱的高中生,十几年前自己尚未完全发育成熟的躯体,能做什么?

苏灿返身贴在巷道之后,看着这一段空牢牢没人的环境,听着巷道那边不断传出的闷哼嘶鸣,心头一动,有了定计。

“妈的!挡啊!你继续躲啊!平时你不是挺牛的吗,看老子怎么把你腿给敲断!”

“*****!来躲啊!你他妈再横给我们看看啊!”两个人一起一落,完全不顾地上的人额头已经被敲破,流出大量的鲜血,地上也是沾了血的脚挣扎登踏划出来的血印,反倒因为这种情况,更惹起了他们心里面的疯狂,继续这样下去,对方恐怕很快就动不了了。

巷道那头在这一刻传出不少的脚步声,看来很急,让挥棍的两人立时清醒过来,惊疑不定的望着巷口。

苏灿猛的从那头蹿出,扭头对巷口外大声喊道,“在这里!是两个人,把他们堵死!别让他们跑了!”

两个男子本就是半途偷袭,心里面早有余悸,只是对地上的人下手太过于解恨,一时有些忘乎所以,直到看到冲出的苏灿一声大喝,才立时有些如同惊弓之鸟,着实被吓了一跳。

再看苏灿这么一冲而出,身后风力劲疾,地上的一抹黄沙从他身后飘洒而过,仿佛在他后面,更有无数人马将顷刻即到,两人二话不说,也没敢对苏灿摞两句象征性的狠话,对地上的人踢了一脚,提着棍子就朝着巷道口跑出。

苏灿冲出巷道口,追着两人背影喊了一通,这下也免去了两人跑远后心有怀疑的返回,两人绝不疑有他,一通没命奔跑,想必是免不了的了。

返回身来,地上的是一个看上去穿着休闲装,家境应该不错的学生,比苏灿高大一点,倒是这家伙抗打击能力挺强,这个时候已经翻过身来,靠在墙壁上,惊异的看着苏灿,额头的血已结痂,半晌看到巷道口空无一人,这人明白过来,竟然对苏灿比了个大拇指,愕然而笑,“你行!”

=========

推荐收藏,拜谢各位兄弟的支持,下个星期新的推荐开始,也就正式进入了冲刺阶段,一如既往的努力坚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