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争风吃醋事件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请店铺营业员的事情就在几天内正式开始,挂上了招聘启事过后,前来应招的人几天时间也有好几个,不过其中一些不是大字不识一个,就是一些在家赋闲找点事的家庭妇女,每天忙碌的事情有之,对店铺分门别类的整理,也处理不过来,所以母亲的建议是请两个年轻点的。

最终确定的应聘者中,一个是三十来岁,现是国企下岗职工的李玉莲,和母亲有共同话题,心里面恻隐之下,也就认定了李玉莲,且李玉莲曾经在一家纺织厂干统计活,对文化用品上头的这些小细枝末节,她上手也不难。

另一个是二十岁的一个女孩,大大方方,叫做王玥,出人意料的是她家里并不是附近农村的,母亲就好奇了,问她这个年纪为什么不继续读书,而要出来打工,也有些埋怨她家里不负责的意思,王玥倒是开朗,只是一笔带过自己成绩并不好,高中毕业原本想考一所二本大学,谁知道差了分,家里给她施加的压力也大,她就干脆不读了,想要证明就算不读书,也能有出路。

曾珂看她坚决,也就把她留了下来,不过还是不乏提点她一下读书才能有出路。王玥虽然大大方方的应诺着,不过在和曾珂对视过后,目光竟有些闪躲。

这些事情都是父母去做的,苏灿在说服父母请人之后,也就没有过多插手,毕竟现在父母虽然思路是跟着自己走的,不过自己一个高中生,不好好读书,经常插手父母生意上的事,不免会惹起他们的反弹,毕竟那次招标会苏灿的高调出击,虽然让父母感觉到体面和扬眉吐气,不过却对苏灿的心思定向问题出现了警惕。

这些日子父母都会提早结束店铺的运营回家,监督苏灿的成绩问题,他们实在担心苏灿会因为这些本应该让大人去操心的生计,而把成绩拖累了下去。

不过每每看到苏灿仍然是那一副在夜灯下钻研的模样,两人心里面都舒服起来,然而自然还是没有过于放松,毕竟期中考试即将到来,自己儿子平时表现怎么样,那都是表象,只有考试才能检验他究竟成绩如何,比起能上市一中的高调,他是进步了还是倒退了?

有时候苏灿突然回顾了一下,才发现原来自己重生回来,时光竟然也过得那么快,快得让人心疼,仿佛升考才结束不久,就将迎来了高一的期中考试。

和刘睿说了在市一中发生的事情,刘睿当时就有些皱眉了,看着苏灿,慢慢咧开嘴角的问道,“这件事情,薛易阳那小子知道吗?”

苏灿淡淡的笑了笑,“他知道也没有办法,薛易阳是认识那个群体的,他在一中有自己的人脉,更何况因为我的事情,把他拖下水,只会给他带来拖累,没关系,不过关键时刻,还是需要你出来一下。”

对于岳子江的死党王浩然那一伙人的劣迹,苏灿略有耳闻,岳子江或许不是那种背后使绊子的人,一个高中生就算是早熟,或许现在的他也达不到这种灰暗的手腕,毕竟从武力上去干预这种追求女生事件是最下作的方式。

岳子江对自己很有自信,从哪一方面来看,他也不会在光明正大的竞争中输给自己,所以一般来说,他一定会公开的战胜自己,不会从背后搞小动作。

苏灿把他的心思掐得死死的,唯一要忌惮的是那未曾见面的王浩然,还有岳子江背后的支持者,这群人可不论作风下作不下作,在一群血气方刚,或者还没长醒的高中生面前,或许绝对为自己的朋友出口气,是倍儿有面子,倍儿讲义气的事情。

苏灿可不想成为这群人彰显义气的牺牲品。

沉吟了一下过后,刘睿点头,“王浩然我知道,和二中我们关系好的一伙有过节,曾经约了一群人到校门口打了他们那个圈子的人,这件事情我会上心,反正也就一路车的路程,你出了什么事,给我打电话!我就算是一个人来,也不允许你落单的!”

很简单的一句话,很酷的背影,依然是刘睿那烟囱头型造型的脑袋,给了苏灿一种重回十年的感动。

他从这句话中听出了端倪,王浩然既然敢带队去二中堵人打架,就证明了他的势能,而估计被打的那群人在市二中的地位还不低,单看刘睿的迟疑,以及他的那句“我就算一个人来”,就明白他所在的圈子,相比起王浩然来,只怕还要低一等,这群人不敢轻易上一中,挑衅王浩然。

苏灿头疼,事情怎么复杂起来了...原本是学生之间的小矛盾,谁知道在现在孱弱的自己看来,已经是很大的一个堵路石了。

苏灿怎么也没想到,自己重生回来,能够面对市一级的领导侃侃而谈,现在却竟然会因为担心一群小屁孩的报复,弄得焦头烂额。

说到底还是一个借势罢了,苏灿觉得自己若是习武,也绝不适合刚猛的路子,四两拨千斤的太极倒是很适合他的现况,若是没有趋势,他这个从未来来的黄大仙,无论如何也借不到东风啊。

苏灿最头疼的问题,还是莫过于要在市一中扎稳脚根,拥有同盟这个问题上面。

下课铃打响,老师走出,教室里又回归了课间的热腾之中,岳子江的出现,立时又引起了高一五班教室里轰动一片,不过很多女生,这次的眼神,确是带着几分古怪,放在了苏灿的身上。

岳子江让人带话进来,希望唐妩出去,唐妩对带话的人轻摇螓首,“我在写东西,对不起。”

带话的人无奈离去,转述之后,岳子江亦很有风度的苦笑离开。

苏灿有些愣住,因为看不到唐妩的表情,只看得到她真的在埋头做题,这一幕和前些天与她并肩走在大道上的情形有些距离遥远的恍惚,因为看不透唐妩,苏灿也不知道她是在响应那天对自己所说的话,还是她真的没有时间应约。

总之因此,不少的女生看到岳子江这么乖乖听话离开,嘴巴已经大张了起来,对唐妩不满的有之,皆是因为岳子江对她们来说,都是值得在球场为之尖叫的白马王子,而遭遇如此冷遇,早让她们心里面不舒服了,可是对于唐妩的骄傲,偏又不敢说什么。

上课之前,唐妩起身去了一趟厕所,进门的时候,注意到苏灿的目光,美目投射过来,和他四目相对,然后那一刻,唐妩俏皮了眨了眨眼睛。

又是一股让苏灿莫名而来,突然一个不小心就加速的心跳。

体育课上,陈灵珊穿着一件俏皮的T恤,露出光滑圆润小腿的七分裤,粉红运动鞋,再加上运动过后的香汗,让她一时间有种浓烈的女人味。

在薛易阳和苏灿这一群的旁边,让薛易阳时不时用那对努大的眼睛,朝着陈灵珊扫视过去。

和唐妩一起放学的事件非但没让苏灿成为众人诟病的人物,反倒为他平添了几分神秘和尊重,就连张锡,李艾和孙子仪三人,在听闻这件事过后,也再没有随便拿他说事,更没有出现之前类似骂“白痴”的言论。

而班上的女生,似乎喜欢以开玩笑的方式和苏灿接近的也逐渐多了起来,就连陈灵珊的王牌死党李璐梅,也或多或少的想让陈灵珊和苏灿多多接近,她潜意识之中,陈灵珊没道理是比唐妩差的,她和陈灵珊站在同一战线上,自然排斥唐妩。

觉得若是让苏灿重新喜欢上陈灵珊,这无疑是对唐妩最大的攻击。

女孩子之间的感觉很微妙,就算是没有喜欢的对象,光是被人喜欢,也可以从中作出文章。当然,以女生的直觉,她知道唐妩虽然冰冰冷冷,其实对这件事情,还是很上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