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招标事件(下)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说到底这是人们的心理因素,在特定的环境下,特定的地点,还有特定的氛围,人们的心情和对事物的看法也会随之改变。

后世出入过无数各类商宴场合,更负责过针对各种情况筹备公司宴会工作的苏灿,深喑人们聚会时的心理。特别是像是这种市级聚会,一般来说,除去重要的资格外,还有最重要的一个因素,那就是——包装。

像是市里这样的聚会,大多数人就算是有深厚的门路,还未接触交流是绝对是看不出来的,更何况国人讲究的是第一印象,无论今后的各种商务论坛和集会,第一印象总是能够让那些自忖有观人之术的人物带来一定的迷惑和好感。且根据人的心理来说,对于光鲜的事物和人总是带着几分尊敬和瞩目的。

苏灿要抓住的就是这一点,类似于市的这个招标答疑会,大舅曾全明不可能说得上什么话,自己家也没有足以撼动担任评估委,也不可能剑走偏锋,既然这是具有面试性质的招标答疑,那么最好的方法就是抓住对方的眼球,让人从心底亲近。

这和后世总要在大人物出场时来点聚光灯华丽效果震慑全场的方法雷同,包装和广告,经过后世证明,是营销中最至关重要的一环,亦是炒作中最重要的步骤。

所以苏灿给曾珂和苏理成陈述了参加这个招标会的利害关系,然后接下来就是对父母包装的问题。这个年代大多数人穿着比较朴素,国外品牌进入国内市场还没有后世的那种方兴未艾,遍地开花,在国内的服装市场中,“红豆”,“报喜鸟”,“雅戈尔”等等,已经是最早腾飞的一批西服品牌,相较之下,也是最早打入夏海市场的服装。

不过这些西服在苏灿的眼中看来,质量上不错,不过样式上要取得先声夺人的效果,就要差强人意,很多的确有当时国内品牌的不足之处,于是苏灿为父亲选择的是商场中一款“金利来”的秋季西服,看中其的原因就在于它的款式有点HugoBoss西服的味道,硬朗的德意志男人风格,配合父亲的英气,实在有些天衣无缝。

金利来是香港品牌,这个时代刚起步不久,服装上面更多的是针对一些世界著名品牌进行模仿和改良,所以这款有模仿HugoBoss味道的西服,是苏灿在夏海市现时找得出来最贴合突出父亲气质的衣物。

售货小姐都眼睛一亮,一个劲的夸“你们儿子的眼光真好...”虽然不乏恭维的语气,然而那股由衷的感觉,还是听得出来。

为老妈曾珂选择的是一款深色的礼服,不算太贵,不过因为不好搭,且样式对现在来说有点超前,不过在苏灿挑选了一个包包,一条丝巾,一双鞋过后,老妈的那股雍容气质,立刻就凸显出来,看得老爸都呆了呆。

对花出去的三千五百块钱,父母是为之心疼,不过想到儿子所说的利弊,两个人都忍痛掏出了积蓄,回家后都久久的望着新买的衣物发呆,因为这一辈子以来,还没穿过这么贵的衣服,换从前,这可是一家人三个月的工资不吃不喝才能够买到的东西,亦是大半年的积蓄。

看到父母那股既心疼,又开心的样子,苏灿心里面有种心酸,原来父母并不是不爱美,他们也并非没有飘逸潇洒的本钱,只是沉重的生活让他们磨圆了棱角,掩藏了妩媚,佝偻了身躯,流逝了青春和年华。

没有经过那些年代艰苦生活的人,永远不知道一分钱要掰作两半花,还要保证一家三口营养的生活,有多么的匮乏艰辛。

现在的父母,看到那昂贵的衣物,他们此刻显露的表情,何尝不是和自己小时候获得一件新衣服相同呢?

原来他们也有奢求,只是自己从前看不到,也满足不了。

行走在众人目光下的苏灿,盯着从凯莱大酒店外斜射而至的阳光,淡淡微笑挽着父母前行于走廊之中,阳光刺目,他心房中有种潮水般的东西,在缓慢的升涨,他感觉到在众人目光下,身体微微颤抖的老妈曾珂,嘱咐了要自然,脸色却始终没法保持自然的父亲苏理成。

他没有过多的野心,他只是想,总有一天,要让自己的父母,在面对众人如此瞩目的时候,也能坦然处之,微笑自若,谈笑风生。

苏灿一家没有和惊掉了眼镜的大舅曾全明打招呼,和所有人保持距离而友善的微笑,从容的走入投标大厅,留给众人议论纷纷的背影。

这一家三口的神秘和光鲜的外在,不仅仅成为了焦点,更有很多人探听着他们的来历。

有人说那男人是市里某个高企的老总,有人说夏海市不是有个年轻的党群副书记吗,难不成就是他?也有人说他是省委督查组下来的,也有人说是省委大院的秘书...偏偏他们又和人保持着距离,一时间笼罩了一层神秘的氛围。

具有极大势力网的江朝明没见过这一家子,而市长红小天见到这一家人没有和江朝明有接触,不仅心里面松了一口气,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松了一口气,大概真是担心他们的背景来历,如周围一些人猜测中的那样,再和江朝明有所关系,他的阻力就更大了。

苏灿明白今趟的包装能够起到作用,让人没有看出父母脸上极不自然的破绽,环境,地点,人为心理三方面的运用是关键,首先环境是在这个市长直接主持领导,市各重量级一把手护持的会议,给人了一种严肃的压抑环境,在这种情况下,人人都不会太过于高调,毕竟上有大乌纱和青天,每个人都要夹一夹尾巴。

他们高调出击,实在有异军突起之妙。

再次是地点。这里若不是在夏海这个小城市,而是在蓉城那种省会,在人们见多识广之下,父母的这般打扮,就很普通了,不会引起这么大的惊动。

苏灿用后世的眼光,利用夏海市力所能及的资源,为父母打造了包装,再用在九八年的这个小城市市宴上面,就立时突兀了出来,收到了奇功,至少曾全明那从来不表现外在喜恶,但是现在张开的嘴巴,就很能说明一切。

现在知道他们真正身份的,现场只有两个人,一个是苏灿的大舅曾全明,第二,就是曾珂的前贸易公司副总,陈军。

陈军对曾珂一家并不陌生,当初在贸易公司,因为他们一家占用的地下室宿舍,已经有很多人表示了不满,更要求单位分房,陈军虽然心头不悦,不过毕竟有恻隐之心,不可能将人家一家子赶出去,所以也就下来嘴上不悦说说。后来曾珂主动要求单位买断工龄,房子也退了出来,他才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很感觉到肩膀上的石头,卸了下来。

然而这一刻,他目瞪口呆,弄不明白曾珂一家走了什么运道,不过也不敢宣扬。

招标会上红小天虽然不动声色,不过已经悄悄的翻开了和苏灿一家所坐位置对应的招标番号编码,那是办公用品采购的投标区,他先打开投标书看了一下,报表很详细,资料也很齐全,看起来不累,也能简明扼要的提到重点。

他再抬起头看了苏灿一家,没想到他们是本地开了办公用品店的商人,竟然有这份气质,让人称奇。

红小天纵览了一下苏灿家的招标报表,心里面已经有了数。

====

感谢兄弟的推荐和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