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招标事件(上)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凯莱宾馆迎来了又一个荣誉加身的日子,再一次作为市宴饭店,进行市政府内的招标举办场所。

自凯莱宾馆在前任********的引导入户以来,俨然已经成为了市里进行经贸商谈交流的市宴场所,拥有无限的荣耀,亦是凯莱宾馆辉煌的时代。

门口的服务生统一的紫色丝绸旗袍,模样俏丽,内部的服务生都带着一种自信的笑容,对每一个进入的宾客,报以欢迎的微笑。

宾馆外打着“预祝夏海市经贸招标答疑会完满成功!”的红色条幅,内部大堂虽然华丽,浮光异彩,然而却不由自主的增添了几分紧张的气氛。

各经济行政部门的一把手都在现场,筹备工作有条不紊的进行。

市长红小天望着这表面大好的局面,心里面也有些感叹,自继上任********将经济摊子丢给他之后,他就显得有些力不从心,也很是大马金刀的做了几次改革,不过收效甚微。

首先夏海市偏处中西部内陆,历来就是一个多民族聚居,民风彪悍的地区,在古蜀时代,这里属于蛮夷虎虫盛行之地,不服中央管辖,十万大军投入,都可能影泡都不吐一个,现在虽说早已经迈向了现代化发展的进程,不过民风民情却是千年都难以磨灭的烙印。

夏海市民风普遍存在着地区抱团,封闭保护的倾向,这让他这个新任市长很难入手,一些阳奉阴违的钉子也难以拔除,在市常委中,又以********一言堂主持,自己影响力甚微,这次的招投标会,亦是他为了打压地区保护政策的一个手段,有的时候蛰伏久了,自己不动一动,很多人都会把自己遗忘的。

如果真实的情况能够像现在一样将一个班底融合运作,他倒是底气尤足,早已经可以展现自己“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政治理想。

招标答疑会由专家评审组和监督组,招标委员会组成,经过一个上午的忙络,大部分投标文件已经进行了资格审核,剩下的就是召开统一的答疑,最后确定。

在酒店活动之下,红小天的心情显得有些恶劣,现阶段酒店聚集了夏海市乃至于地区乡镇过来的企业者,其中谄媚者有之,一些看上去就很獐头鼠目油滑的商人,也频频找空子在自己面前增加露脸的机会,多少也是吹嘘暗示,想给自己种点眼药。

而傲慢者亦有之,一些国企性子硬的老干部,大有志在必得的脾气,也仗着在夏海市人脉广博,对他这个外地来到任的市长,在常委分量较轻之下,不免要通过各个渠道给自己施加压力。

红小天表面当然不能让众人知道自己真正的想法,大都对谄媚者,见风使舵者应对得体,更对一些国企有行政编制的一把手干部示好,这让这些人愈加有些张扬,其中最傲慢的不外乎几个国企的正处级干部,还公然表现出对红小天弄出这个招投标会多此一举的不满。而对这些,红小天都熟视无睹,这让人觉得那传言中这个软柿子,跟着常委走的市长,并没有夸大其实。

一些在夏海市有影响力的商人干部聚集一处,讨论的并非招标的底线和要求,而是打探某人的来历背景,提供相互结交的渠道,在他们看来,这场聚会说是招投标,其实不外乎和往常一样,随着自己的路子,早已经订好了套路,而更多的,只是提供一个交流结识的平台,这本就是一个人情社会。

已经被正式提为建设局长的曾全明对面前夏海百货的老总江朝阳显得有些拘谨,江朝阳是红小天眼睛里牵头的钉子国企干部之一,据说如果他不是志在从商,现在夏海副市长的位置,一定有他的宝座,所以为人傲慢。

但是他极具个人魅力,身边围拢着不少中小企业老总,外加上行政科一把手的干部,众人聊起这个圈子,对今天出众的来人一一品评,一些穿着干整深蓝中山装看上去气质突出,背景不凡的人物自然成为焦点。

说到底能够参加这个会的人,大多都有些底子和深度,在这种宴会中,自然是最让人期待,也是一道亮点,因为他们普遍杰出,人情社会中以第一印象取人,以势取人,这早已经屡见不鲜。而这些众人焦点中的人物,都会主动和江朝阳打招呼,看得出江朝阳的人脉,这让江朝阳的地位自然水涨船高。

这一切看在红小天眼里,只觉得阻力更大,十分棘手。

市建设局长曾全明和众人谈话交流中看上去有些心不在焉,他刚才刻意去了一趟大厅,也顺道去了一些小会谈厅,再到现在位于酒店大堂,还是没看到苏理成和曾珂的身影,他本意是让两人来见识一下这样的场面,长长眼界,谁知道他们竟然连前来的勇气都没有。

也罢,曾全明心里面掠过一丝怒意,还真是扶不起的阿斗。

而市大厅突然安静下去,打断了他心中的不悦。

随后掀起一阵小骚动,人群中有一些交头接耳之声,“噢,这是谁,你们认识吗?”

“这个男人很面熟啊,好像是省委王副书记的秘书,怎么今天他来了?”

“那个女人是他的爱人吧,啧啧,很有风韵啊,怎么像是省台某个节目的主持人?好像自己开了一家公司吧...”

在人群议论纷纷的当儿。

曾全明身边的一些人也停止了交谈,纷纷看往门口,眼神都不免一亮。

已经有人问起了江朝阳,“江总,这人是谁,你可要让我们认识一下,莫不真是省委的哪个秘书吧,红市长邀请的门路真广啊!”

江朝阳却皱起了眉头,沉思了下去,自己认识的官号子里面,没这号人啊,当然这仅限于夏海,并不包括省委那种高度层面的。

戴着眼镜的曾全明背着手,心忖又来了什么人物,放眼朝着酒店厅门望去。

现在是下午时分,阳光刺目,酒店正面外墙是由玻板搭就,光线照射进来,将地面打上炽热的大片亮白,那里有一男一女,还有一个其两人肩高的少年,曾全明有些看不真切,等这已经成为众人瞩目之焦点的一家三口走出刺目的阳光,来到大堂,曾全明才点了点头,果然好气质。

男人笔挺的西服,看不到一丝褶皱,款式比起现场大部分的中山装和深蓝西服的面料都漂亮许多,一看就知道质地不凡,皮鞋锃亮,国字脸,眉目俊朗,虽然已入中年,却有一股英爽的精气神。

他旁边的爱人一身黑色长裙,大方而不失典雅,头发盘结,雍容高贵,手持一枚和衣服颜色搭调的深色包包,光这幅打扮,一看就知道是省城的人,比其夏海现时的中年女子打扮,品味都高上不少。

咦...这女人长得怎么这么像自己的妹妹?

曾全明取下眼镜,擦了擦,戴上,这次准备看个真切。

苏灿穿着一件小马甲,内罩灰色衬衣,下身休闲西裤,典型的帅气公子哥打扮,牵着父母的手,面容淡定,并捏了捏父母的手膀,让他们也保持之前他所吩咐的自然微笑。

一家人老神在在的走入,引得人群赞叹和纷纷猜疑不已。

啪嗒!曾全明的眼镜从一抖的手中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