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生日宴会表白事件(下)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冲榜中,每一个推荐和收藏都至关重要,兄弟们,多谢了!

=======

肖云云的生日宴会变得热闹起来,关了灯,吹蜡烛,切蛋糕,肖云云小脸红红的,看得出在新一岁的到来时,心情出奇的好,对未来充满着憧憬和期许。

而这边女孩子们已经迫不及待的在肖云云的授意下拆解礼物了,王安东几个看到打开来的礼物,表情就显得有些尴尬,他们送的都是一些普普通通的礼物,自然没有高帆手链的昂贵,多少相形见拙,女孩子们送的东西倒是千奇百怪,什么都有。

陈灵珊拿起苏灿的盒子,她从最初就很好奇苏灿究竟送肖云云什么东西了,所以从刚才就一直记挂到现在,此刻她坐的位置很微妙,刚好是距离苏灿的长方形礼品盒最近的地方,所以当儿然之,她很自然的拿到的就是这个盒子。

肖云云本想亲自打开,却被陈灵珊抢先了一步,她当然不好说什么,否则会被别人看出她的重视,总归是不好的。

“这是什么...?”一干女生们已经纷纷凑过头来,在外包装纸的剥落下,长方形淡紫色星空图画的华丽硬纸盒出现在众人目光里,纸盒中间镂空,玻璃纸透明出包装盒内部的礼物,迪斯尼标签的维尼熊。

“哇,好可爱哦!”一些女生忍不住惊呼。

刚才那还在吹嘘她今趟过生日收到过朋友从北京带回来一套脸谱的一个女生,此刻就适时的闭上了嘴巴。

肖云云眼睛里掠过一丝惊喜,对于一个经常爱逛街的女孩来说,她自然明白苏灿手中这盒布偶的价值。

再看向苏灿,也不免讶异,要知道即便像她们这种家庭环境还算优异的女孩,动辄买上三四百块钱的礼品送人,这几乎也是不可能的事情。这对于在学校里传言连一瓶水都买不起的苏灿,可是极不相同的。

“这是什么,一个洋娃娃?”高帆忍不住自己风头被抢,很无语的笑道。

陈灵珊此刻盯向苏灿的目光,那暗色边,微微发亮的眸子竟然有几分热度,淡淡一笑,“云云真是好运气,要是我生日也能收到同样的礼物,那我一定会睡不着觉的。”

众人一起哄笑,陈灵珊这番话里有几分味道呢。

高帆醋意大增的说道,“有什么不行的,等到灵珊你生日的时候,我给你买十个八个,堆满你的床铺!”

“这是迪斯尼的布偶呢,据说很难买得到的!而且很贵,一个动辄就是在三四百左右,在夏海市也找不出几家有卖的!哪去买这么多呐!”有女生抢白道。

高帆脸色青一块红一块,他刚才还打算说迪斯尼布偶又怎么样了,谁知道听到价格,也是暗暗心惊的望向苏灿,这小子动辄就买这么昂贵的东西送人,难不成他对肖云云有进攻企图?

偏偏自己说出的话又收不回来,徒增众人讪笑,这下高帆心里面就更不是滋味,从这个苏灿出现的时候,他就明显感觉陈灵珊对自己态度冷淡起来,不似之前的那么热情,他对苏灿没觉得有任何的威胁,自己哪一方面都比眼前矮了半个头的苏灿要强,谁知道这小子偏偏引得现场的两个美女都对他青睐有加,他如何不心头复杂。

走到阳台,肖云云家的阳台是推拉门的设计,将门后一关,房间内的热闹就被隔绝在内,只剩下淡淡清丽的月光,繁密深蓝的星空,然后这个大院下婆娑的树影和奶沫般的路灯。

苏灿喝了一口红酒,手扶在阳台上,略带热气的微风拂过他的面颊,撩起一些凌乱的头发,让他想起后世自己只能在下面的大院里和一众建设局家属区小孩闹腾,什么时候却又能够如此这般,成为肖云云家的座上宾,站在这个阳台,鼻腔里还有左上角肖云云的粉红色小吊带,那些个人小物件晾晒被风吹来的阵阵清香。

幸福突然的到来也许不是美女的*,也许不是学业和事业的突飞猛进,有时候仅仅是这般一点一滴做到从前所不可能做到的事情,也是一种踏实堆叠的幸福。

···

身后的推拉门倏碌碌的滑开,一个温润纤柔的躯体来到旁边。

陈灵珊的美目第一时间看到了肖云云晾在阳台上的胸罩,蝴蝶结小内裤一系列物件,和苏灿并肩站着,手中也拿着酒杯,目光平视,半晌,脸才红着说,“你到这里来...是为了满足偷窥yu望吗?...色狼?”

苏灿险些一口酒喷出来,其实自己站在这里,本来没有什么,但是陈灵珊的出现,一下子就让气氛尴尬起来。

男孩,女孩,然后在旁边的少女文胸内衣内裤,迎风而舞。

是哪个天杀的电影里总是编织出一些男女阳台见面总是会很浪漫的场面的,事实总是证明了和艺术的夸张表现大相径庭,更屡屡让人闪腰。

苏灿就险些把自己腰给闪了,连忙解释,“不是你想象那样的...只是单纯的为了透透气...”

陈灵珊却“噗”先一声笑出来,红着脸说,“真好。”

“什么真好?”苏灿愣了愣。

“我还以为你只是一块遇上什么事都不会惊慌的木头,没想到也有紧张的时候,你不用给我解释的...”陈灵珊眨了眨眼,在苏灿心平下去的当儿又冒出足以让血压波澜起伏的后话,“去向肖云云解释吧。”

然后她转身朝着门口作势欲去,手就被苏灿下意识的握住。

苏灿那个汗,女生有时候的心思,还真是错综复杂。若是让肖云云一家认为自己来到阳台会有这么龌龊的想法,不完蛋才是怪事。

不过手中柔软无骨的感觉,通过手掌的触感,丝丝脉脉的传向心间。

这是历史性的时刻,回到十一年前,握住了曾经暗恋而又错过女孩的手,那一刹那星夜静寂,然而在苏灿眼中,不亚于满屏礼花。

陈灵珊轻轻的怔了怔,却没有转过头来。

最尴尬的事是什么?不是突如其来男女间肌肤的接触,也非别扭行动带来气氛的安静,而是在这么偶然握上了市一中让无数男子都神魂颠倒的陈灵珊的手之后,透过那并不隔音的推拉门,从室内传递到阳台这边的声音。

“咦,苏灿呢?”有女生神秘兮兮的问道。

“不知道,好像下楼去买什么东西了吧...”

“不是最近都在传一件事嘛...不知道你们听说过没有...”

“就是苏灿暗恋陈灵珊的事吧...嘻嘻,早就听说啦...刚才看到他,我还假装不知道他是谁呢,憋得很辛苦啊...”

声音是从室内传出,虽然高低起伏不定,其中还伴随着一些女孩子的笑声和男子好奇的询问,但是都很清晰的从推拉门那些千丝万缕的缝隙中,透出到两个人的阳台之上。

苏灿没想到自己有后世经验的心脏,居然也能够在这一刻体会到一种莫名其妙心闷的感觉,头皮发麻的听着这一切,竟然忘记了放开陈灵珊的手,反而因为紧张和尴尬,握得更紧。

陈灵珊尖俏的耳朵无形中挺拔的竖起,她心跳得很快,秋天的晚风吹拂,让她脸烫红得厉害,几乎不敢转过头去正面苏灿。

“他们说的...是真的吗?”陈灵珊背对着苏灿,然而好听的声音却低低的传至。

年少轻狂啊,这就是年少轻狂,苏灿没想到让自己直面这段人生最初恋爱的,竟然是心仪已久的女生。

“听说苏灿妈妈是灵珊家企业的员工,从那个时候他就暗恋她了的...”室内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传入。

“嗯!是的!”苏灿点点头,默认陈灵珊的询问,十一年前的自己要为现在的自己买单,这是一个古怪的循环。

陈灵珊握住苏灿的手,突然也慢慢地卷曲攫紧起来。

如果这只手,就这么一直握紧自己,那么未来,未来的未来,他们会怎样?

紧握的安全感,迷茫而无法去想象的未来,两个人的牵手,会不会就这样通往永远?

陈灵珊脑海中闪回了第一次见到苏灿的时候,一个黄昏爬上灰扑扑面目的小孩,一条兴奋雀跃的小狗,记忆中很脏兮兮的画面,如果说那是缘分中的遇见,那么这是不是上帝给自己开的最大的一个玩笑呢?

她曾无数次的幻想过碰上黑马王子的浪漫场面,所以才更加的对自己记忆中苏灿的谬以千里。

评心而论,对于苏灿,她并不是没有好感的,他成绩不好,但是却慰为乐观。他并不高大,不过却总是会和煦如阳光的微笑。他面对生活的刁难从容而冷静,屡次亦能化险为夷,但是他真正的只是一个家境平平,背景普通的男孩。

他拥有王子般的微笑,却没法带给她王子般魂牵梦绕的心跳。他瘦弱单薄的肩膀,同样有无法承诺得起自己的未来。

陈灵珊渴望能够和自己的杰克,如《泰坦尼克号》那样,在风和日丽中登船,远渡大洋,接壤天与海的方向。

但是苏灿,你并不是杰克,我们也去不了沧海。

“对不起!”

陈灵珊听到自己的声音说道,然后她松手,撤收回来,拉开推拉门默然朝内走入。

苏灿只看到客厅内部的讨论嘎然而止,隙开的推拉门缝隙里,现出在明暗交织的灯光下,惊奇的望着突然出现的两人,惘然不知所措的诸多男女。

未来的很多时候,背过身离开的陈灵珊偶尔也会想,如果时光能够给她再来一次的机会,在那天那个星夜,她不是放开而是握紧了那只手,那么从今往后的人生,会怎么样?

还会莫名其妙的掉下眼泪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