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报道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苏灿坐在下一趟8路车之上,这路车绕城,从夏海边的始发站出发,然后环绕一圈,其中会经过一些主要线路,包括第一中学门口,所以一直以来都是夏海市最热闹的一条线路,而说是绕城,其实在夏海这么一个小地方,绕城一圈不过是一个小时的时间。

找到车后座倒数第三个单排位坐下,这是苏灿最喜欢的车位,夏海是一个小城市,所以公交车也比不起后世他所处谋生大城市的那种大型客运火车,一车十九个座位以后世的目光看起来未免狭窄,而苏灿却很享受这种在车上狭窄的感觉,上车的大多数学生,目的地自然是第一中学。

大概是第一天报道,所有人都显得有些兴奋,偶尔人群中也能看到几个美女,苏灿有些感叹,自来一中就是被全市所羡慕的对象,不无道理,一中人的骄傲恐怕不止因为他们是龙头老大,甚至于就算是内里的社会圈子,漂亮女生的基数,都是其他学校所不可比拟的吧。

慢悠悠的公交车,阳光普照的街道,没有大城市里形色匆匆的过往而漠的路人,人们的脸上泛着缓色调的生活节奏,一切像是浸润在了蛋清色的泡沫之中,耳边不断有小女生扶着公车支架细碎传来的说话声,不过都被苏灿过滤了过去,他的心思更多的是落在窗外。

呜!一声刺耳的发动机低鸣,打碎了此刻街道,甚至于他们公车内的静谧,笃笃笃低沉的马达声,送出一台蓝色如影的机车。

从他们所在慢悠悠的公车平行的街道上行驶出来,快慢有致,然后退后一些,更加刺耳低沉的嗡鸣,机车速度迅速爬升,赶超公车,然后在前方的车道上抢路,很快就把公车甩在了屁股后面,但是那股低沉打破此刻宁静的马达声,虽然远去,不过还余音未绝。

同时传来一些小女生的惊呼,“哇塞,好帅啊!”

苏灿有些哑然,这个时代港台剧流行,其中港式TVB里最流行的口头禅就是“哇塞”开头,被这些小女生竞相模仿,还真是啼笑皆非,不过话说回来,自己后世的那些九零后,动辄以灰色调哥特式的风格来掩饰自己空虚而脆弱的内心世界,这是否也是一种时代不可磨灭的共性呢?

这下公车里倒是人人议论开了。

“岳子江...小子太绷了一点吧...”坐在苏灿背后看上去像是高三年级的几个学长不屑的评价道,虽然话这么说,不过人人眼里都有一种掩饰不住的妒忌。

一些窸窸窣窣的女声也同时传来,“是高二的岳子江呢,人长得很帅,据说还是学校篮球队的主力前锋呢...”

“嗤,你以为别人会看上你啊,拜托,人家爷爷可是公安局前局长,父母都是税务局科室的,家境可是很殷实的呢,据说前校花和他走得很近呢...”偶有尖酸的声音响起,之前的女生也都沉默了下去。

苏灿微笑,这大概就看得出一中这个圈子很大,却又很小的因素了,这个圈子似乎已经形成了一中独特的情报渠道和网络,任何一个人事件,或者风云人物的冒出头角,总有着大众孜孜不倦说不完的小道消息和新闻,难怪说人言可畏,这里的人脉和其中的丰富程度,早已经不是第三中学那个圈子可以比拟的了。

不过第一中学的确永远有层出不穷的事件和惊喜,就譬如刚才那个岳子江的风云人物骑机车上学,这种奢侈品机车可是在学生家境地位都不在一个档次的第三中学里,是无法看到的。

来到学校,苏灿直接去了教务处,田丰看上去很忙,正在和几个学生家长聊天说着什么,看到苏灿走入,田丰起身,对苏灿嗯了一声,“你来了。”

放在几个家长的眼睛里可不太一样了,他们在夏海市里也有一些门路的,这么和田丰说着话,聊着天就像让教导主任敲打一下他们自己孩子班上的班主任,照顾着他们的孩子,也没见傲慢的田丰起身过啊,一个普通的学生,倒是让这个教导主任起身,委实有些扎眼。

田丰将教学名册翻出来,然后放桌子上,对苏灿说道,“你自己看一下吧,想去哪个班,确定了我这给你写个纸条,你直接带过去交给班主任就行了。”

因为苏灿是自己一个人来,他对苏灿自然没有对苏灿大舅,目前的夏海市建设局代局长曾全明那么表面化的热情,不过还是很为缓和,心想这个苏灿成绩也还不错,不过在响应校长大力培养尖子的政策下,这么一个学生,去哪个班都是一个香饽饽啊,不过偏选班主动权是给他承诺过的,所以他倒是不好分配在和自己较熟的人身上。

先看到苏灿竟然可以自主选班,这些本来因为自己孩子分到不太满意班主任身上的学生家长都不免有些错愕了,心忖这小子莫不是市里哪家有名望领导的子弟吧。

苏灿抱着名册翻看了一下,回想起薛易阳今早和他说过他在五班的事情,苏灿淡淡一笑,翻到高二零零一级五班的名册,旋而放下来,对田丰说,“就在五班吧。”

“萧日华的班级啊...”田丰皱了皱眉,然后点头,“行!”

随后他抽出一张便条,上面有教导处的公章,还有“兹介绍...的前缀”,写上了苏灿的名字,签署日期,然后递给苏灿,“你把这张便条,交给五班班主任萧日华,你就在五班就读了。”

等到苏灿拿着便条走出教导处后良久,旁边伫立的学生家长们才有些试探着的出言询问道,“这个...田主任,这孩子什么来历,怎么就可以自由选班呢?”

田丰笑了笑,“没办法,他是市长钦点的,校长特批,全校也就他有这种待遇。”

市长钦点,校长特批,这下子惹人寻思的意味就大了,这些衣冠楚楚向来喜欢以外表度人的中年男女欷歔起来。

当然田丰这只是表面上客套的一席话,心里面却在想了,苏灿偏偏谁不好选,选萧日华的班,这可便宜了萧日华啊,田丰和萧日华倒是有几分不愉快,平时也互不看顺眼,苏灿这小子,拿着他的条子,找上萧日华,这日后,啧啧,恐怕有点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