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登堂入室(下)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出现在门口的是一个笑吟吟五十来岁的中年男子,手中提着两大瓶的五粮液,莹白的水晶瓶子装着,很有些晶莹剔透,他的旁边则是一个中年妇女,手中提着一盒子那个年代“智力冠”一类中年老的补品。

开门的中年男子戴着一副深色眼镜,看到尹淑英,愣了愣,旁边的妇女照着他的腰腹拐了拐,男子这才说道,“嗯...这是曾主任家吧,嗨,正吃着饭吧,你看我们这拜访也不是时候,哎呀...”

事实现在已经是七点过左右了,只是今天苏灿家这趟饭吃得相当丰盛,相应的准备时间也就久了一点,尹淑英错愕了一下,“你是...?”

“我姓田啊,田丰,现在在一中任职,今天是给曾主任报喜来着...”

尹淑英立刻将田丰两口子迎了进门,大舅站了出来,口中倒是热情的迎接。

田丰知道这档子事也是之后了,一中党支部书记的党报杂志上面,田丰也就看到了有关苏灿曾全明的专题引用,这下子田丰的汗就出来了,更何况这件事情肖飞后来还隐隐说起过,余市长钦自说了这个苏灿的事,再看目前建设局局长因为这渎职的关系,眼看着是要被上面撤职了,上面的头头脑脑都开始商量起了这新建设局长的问题,曾全明倒是以一个先进人物跃入了视野。

田丰知道自己事情闹大了,这不自己女婿手头上的工程还要让建设局帮忙,如果曾全明上了位,那可就什么都晚了,他要拿肖飞开刀,自己必定被划归到一脉,这下子他是怎么也都跑不掉了,他这个年龄,有些夜惊,这辗转了一夜未睡,就愁这个事,还是半推半就之下,被老婆拖着,打听了一下,上了曾全明家的门,却没想到正值遇上人家大家子吃饭,这下倒有点尴尬。

田丰偷瞥了一下曾全明,心里面揣揣着他不高兴,抢先着说,“哎呀,我们坐一下就走,曾主任呀,上次小弟说话火气冲,多有得罪,你千万别在意,这不后面我深刻的想了一下,觉得自己当时实在有些过分了,你别介意啊!”

曾全明摆摆手,“哪里哪里,今趟真不巧,这个小事,还劳烦你跑一趟,下次我请客...”

“我请,一定得我请!”没想到曾全明没给自己脸色看,田丰倒是放宽了心,心里面的那丝纠结也淡了下去,一转眼看到苏灿,眉目一抬,“噢,今天还有一个好消息啊,这就是苏灿吧,小子挺机灵的,像这么优秀的学生,一中肯定是要努力接收的,我今天来,就是代表我们学校,宣布决定,一中已经决定录取苏灿,不用办什么复杂的手续,开学直接来就学报道就行了!你可以自己选班,不用进行电脑分排!”

看到苏灿一家人宠辱不惊的模样,田丰自觉差不多了,留下了礼品,和老婆出了门,这出门回忆起苏灿这小子,让曾全明这原本应该慢慢黯淡下去的人物,竟然一下子镀上了金,开始缓缓发热,回忆起三个人在他办公室里面出现的情景,田丰喃喃摇头,“没想到...真是没想到...”

苏灿家的这顿饭记忆中是在落日彤红的阳光下吃完的,明显没有之前的那份热闹,小舅也破天荒没有宣扬他的生意成绩,也没有过多的责骂曾圆,这幅场景和苏灿印象中前世那种家庭成员每个人都对他露出各种嘴脸的情况形成鲜明的对比。

也没有过多的赞扬和惊叹,少了恭维和激昂,却多了一分温馨。

那瓶教导处主任田丰送来的酒,开了一瓶,另一瓶放在桌子上,被落日余晖镀了一层亮边,安静的置放着。

出门苏灿一家步行回家,母亲路上有些暗暗的抹泪,苏灿问怎么了,曾珂摇了摇头,说只是太过于高兴。

再过了没几天,一中的放榜名单上,大大的写了“苏灿”两个字,当然这种补录是没必要添到名榜上去的,很多也是大家自己心知肚明,然而,学校的心态有些好笑,多少有点想要力图证明苏灿这个人被录用进了一中一样,不过事实上,几乎没有人知道这个只在省上,还有上级党内引起一些小震动的名字。

任何的波澜在轰轰烈烈的社会前进路途上都是这样,或者一时水花四溅,一时漩涡起伏,一时张牙舞爪,然而时光的*一过,所有的东西都会像是螳螂被拍死在轮胎上面一样,只留下一个淡淡的印迹。

不过偶尔还是会有一些小小的支流,在汹涌前进的时光之河上面,汇出分支。

省高层在省委副书记杨峥亮亲自过问下,有关夏海市北区泄洪水坝决堤,造成小半城区街道被淹,一些乡镇受灾的事实决议,就当初水坝的负责人进行了处理,市建设局局长涉嫌渎职,停职查办。代局长由原夏海市建设局规划办主任曾全明担任,暂行局长职权。

老上级杨峥亮在省委式微,如今也正寻到了曾全明这个自己的老下属,几条老枪重新操练,开始为自己扶植起一支异军突起的派系分支势力来。

刘睿,薛易阳,苏灿死党三人的日子照样过照样闹,会想通了跑上天台用炭火烤香肠,也会一同邀约起到市里最先兴起的网吧接触那个时候的红色警戒,星际争霸一系列游戏,玩得大快朵颐。

王威威倒是没给苏灿再来过电话,苏灿倒不觉得有什么,他们本身就是和他格格不入的两类人,分明就身处于两个世界,苏灿不认为一场游戏的交锋,双方就能够无视这种隔阂和距离。

在游戏之中,所有现实中的身份和地位的确可以抛去,然而游戏毕竟是游戏,生活仍然还是要继续。

游戏不分贵贱,生活却要面临贫富尊卑,这是现实的问题,虽然许多人公然宣扬叫嚷着人人平等,可是只要不是二愣子,都会知道,这个世界从来就是不平等的。

拥有着重生经历的苏灿曾经认为自己可以更改这个世界,可以更改一切,可是水灾这场事件的前后始末,他才发现,原来自己还有很多是做不到的,全国仍然陷入了大面积灾害生命财产损失之中,夏海市仍然受灾,大势仍然轰轰烈烈的前行着,不以他个人微弱力量的调衡而出现转移。

唯一不同的,是自己和周围人的人生,已经无形中绑在了一起,就像是一艘航空母舰,正转移航道,行驶向未知的远方。

而这远方,远古被称之为天涯,现在则叫做,新世界。

====

第一卷发布结束,还请兄弟们多多投票推荐支持,奥堡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