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夏海市的苏灿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余秋收对曾全明只是略有所闻,听闻这个规划办主任作风很是严格,不过就是得罪的人太多,无论怎么风声过耳,余秋收听到的都是有关曾全明的负面消息,他既然能够做到市长,也有自己的一翻看法,然而三人成虎之下,对曾全明也并非没有成见,现在只是象征性的问一句,苏灿的名字都不知道,说不定今天这场宴席一结束,他甚至于就连苏灿长什么样子都会忘记。

肖飞的老婆瞥了苏灿一眼,眼睛里多了几分不屑,他们家就住的苏灿对门,老久就听过曾全明老婆尹淑英多次提起这个头疼的外甥苏灿,成绩如何如何吊车尾,又怎么样被老师经常请家长,当初苏灿在这个大院里名声斐然,自己女儿肖云云和苏灿过于接近之下,强烈反对的阻力中就有她的存在,现今虽然不担心苏灿会对自己女儿有什么威胁,不过对他的那份成见还是没有消除的。

肖云云玉葱般修长的五指拈起面前的一块小蛋糕,浅尝了一口,笑盈盈的看过来。

“苏灿,余市长问你,你自己说一下。”曾全明淡淡的说道。

肖飞心里面有趣的哼了一声,这就是了,曾全明快丢不起这个脸了。

不等苏灿开口,舅母尹淑英就激动的先说道,“645分,中考的分数!”

“嘿!再接再厉啊...”肖飞正笑腾腾的准备接下去,突然反应过来,眼珠子都立时凸出,前后表情变化得有些神鬼莫测,“啥?什么?多少分?你们苏灿考了多少分?”

肖云云含了半块蛋糕进嘴里,却无论如何再也咽不下去,一对美目惊疑不定的看着苏灿,嘴巴微微隙开,贝齿和丁香小舌的深处有些神秘。

如果是苏灿自己说出来,肖飞的老婆多少也会对这个成绩嗤之以鼻,甚至于会认为苏灿这个玩笑开大了,虚报也太浮夸了一点吧,不过这番话从大舅母尹淑英的嘴里说出来,就不一样了。

尹淑英面对肖飞老婆这类向来都是有什么说什么的直率性格,也是她们这个圈子里的大姐,说话也有分量,对自己家家丑也照样爆料,更不会想到掩饰,如果苏灿不行,她根本也没有刻意掩饰的必要,所以但凡是从她嘴里说出的话,差不多都是大实话。

“噢,”余秋收倒是有点意外,这才正视面前的苏灿,目光中多了几分打量,“成绩不错啊,怎么从没听过你有这么个优秀的外甥,看这个小伙子模样帅气,嗯,倒有几分灵气!...是在一中吧?”

“以前在市三中,不过今趟准备去一中,就是手续那边有些难办...”大舅竟然不由自主的流露出了一种油然得意的笑容,苏灿能够让余市长表现出这种讶异,他知道该有多么的不容易,自己的这个外甥,最近实在让人匪夷所思。

“哦,怎么个难办法?”

“他的志愿填报有问题,原本没想到他努力一下可以考那么高的分,所以以前填报的是第三中学,结果分数下来了,才发现他的分足够上一中了,这里去找了一中教导那边,那边却说有问题,不太好办...”小舅曾兆丁抢先道。

余秋收皱了皱眉头,有这么将优秀学生朝外推的教导处吗,看来恐怕故意找点不痛快吧,“不好办?怎么不好办了,这么优秀的学生,在三中有些委屈了,既然你想去一中,那就去一中,就给丁俊涛校长说是我说的!”

这块牌子可够大的,余副市长钦点压下来,这下教导处田丰恐怕挣扎都挣扎不起来了。

肖飞面色沉郁,也不知道再想些什么。

倒是肖云云看着苏灿的目光就变了,竟然是少了几分居高临下,心里面回忆起从前的那些日子,眼睛里竟然对苏灿多了几分柔意,还有三分回归的仰慕。

......

那个淳厚的男声在这一刻再度响起,“苏灿,你是夏海市的苏灿?”

众人都忍不住扫了说话的男子一眼,尚在震撼期中的肖飞老婆心忖这还是新华社下来的记者呢,怎么说话没点条理,这不废话吗?这人又没在瓜哇圭。

倒是余秋收嗅到了点苗头,正色望着张朝阳,听这个语气,这个新华社记者像是认识苏灿。

场上的氛围一下子安静起来,现场的这些文化部门,监督机构的头头脸脸们,纷纷望过来。

一个来自于北京首都,中国最权威新闻职能机构的新华社记者,怎么会知道一个小城市里小小的,甚至于就连名字都几乎不为本地人所知的苏灿!?

“呵,可是找到你了,你在中考时是不是写了一篇报告文学,你就是报告文学的那个小作者?”张朝阳语气兴奋起来,这让周围的人都肃容,这到了夏海市,他还没显露过自己真实的此类情感,谁知道今天却因为一个初中生而忍不住露出惊喜来。

苏灿咯噔了一声,心忖这就是了,自己的那篇中考作文,围绕的就是九八年水灾的核心来写的,以一棵树的角度,用一种悲世的语调,来描写处境的荒凉,主题是中考的作文题,《给我一天时间》。

他的开篇就是,“我是一棵树,人类啊,停停您手中的斧刀,给我一天时间,让我回忆百年。在这里扎根的,沃野千里,鸟语花香,恰似天堂的数百年...”

接着以一棵树的报告角度,搜罗了脑海中他所知道有关任何长江中下游地区人为破坏的内容,并且总结了一些可能发生灾害的隐患,当然,他自然不可能明地里说明水灾就将到来,不过也是有理有据,全篇感情充沛了。

全场很静谧下来,因为张朝阳早已经离席,走到了苏灿的跟前,这一幕让所有人呆在原地,文化局局长刚才费尽心力巴结套近乎的和张朝阳说话,他都表面客气,实则拒之千里,而现在却这样激动离席,让这这些人手伸出去用筷子夹菜的动作都凝固在空间中,映着盛夏射入的阳光,白絮盈然飞舞。

张朝阳哈哈一笑,伸出手来,和苏灿相握,一个三十岁的中年男子,放着一个地级市大部分头面人物不理,反倒对一个十六岁的初中生倍加重视,这一幕可真够炫目的,“你的作文已经优先被选送到了北京海淀区出版社出版的《新版初中优秀作文选集》里面,很快就将全国发售了!”

啥!?全场震动,老妈和老爸的脸上明显写着被突然爆炸性消息震惊的惊喜。

其实真正爆炸性的消息远远不止这些,上半年,在国家水利部司专家判断,深信三年内长江流域不会发生特大水灾的同时,长江流域亦迎来了一个丰收的吉年,全国都沉浸在喜庆的氛围之中,国家相关专职部门的一些专家的少数不同反对意见也就被淹没了下去,谁知道当六月,七月的持续强降雨下来,真个的爆发了特大水灾,一时间造成了无数的财产和生命损失,国家军队派上前线,军民紧急抗洪救灾。

这才知道原来一些当时反对派专家的担忧并非无稽之谈,接下来的洪灾之中,抗洪抢险成了主题,然而也有各地官僚相互推诿责任的事实存在,更有无数的评论将这次洪灾的最重要因素全一股脑推给了天灾。

苏灿的那篇文章当时已经被选入了优秀作文,某个******首长无意在孙子的新书中看到了初版,特别在一次党内争论激烈的会议上提了出来,大口称赞,“这篇来自中学生的报告文学说得好,说到了重点,说出了无数报纸和媒体,新闻评论都不敢说出的话!洪灾的始末,不要把一切责任都推给天老爷嘛,真正的原因要从我们人为活动中去寻找,多少干部为了政绩,不注重环境保护的概念,我们开垦了多少青山,修建了多少的工厂,楼房,大水就要吞噬我们多少!人不给水活路,水就不给人生路,这敲响了我们一个警钟,也给未来发展新方向提出了另一个重要的指标......”

虽然首长只是随口一提,可就是听者有意了。夏海市第三中学苏灿,这个名字一度在这个夏天成为很多人心中留下的一个深刻印象。

当然也包括了张朝阳。

这趟中央上下来,到夏海市他还有一个任务,就是采访一下这个小作者,带回去有意义的新闻,到了省上,没想到这件事情都已经被省上的几个领导知晓了,只是都还是保密,没有流传出去,就等着中央记者的下访再行观望。

这还正准备先把手头上工作弄完,最后再来做这件事的张朝阳竟然就这么遇上了苏灿,一下子近水楼台,得来全不费功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