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震动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不知道有没有这种感觉,一时间在某个陌生的时间,陌生的地点,某场几乎可以让平淡生活激起波澜的事件之下,总会留下一两个难忘的人。

对于王威威来说,生活偶有惊澜,不过也水波不兴,毕竟他生活的家庭向来管教严格,和几个死党没日没夜出去鬼混的日子始终也是有个限度的,而他们这班底也就是偶尔的放纵下,也没做什么过分激烈的事,不过他们却是在任何地方都不会吃亏的主,像是苏灿那天对他们的一翻奚落,还是首趟,却有一种大姑娘上轿的新鲜感。

王威威身边不乏阿谀奉承之辈,回去之后,王威威几度越想越是觉得苏灿非同一般,越想越是兴奋,从最初的想要向他讨教游戏,变成了随后有种结交的味道,他王威威虽然认识的人多了一些,不过也不是眼高于顶,遇上自己特别留心的,也会想到深入结识,毕竟平时一些仪式上和旁人的交集,就够他难过的了,这趟偶尔遇上自己比较欣赏的。谁知道从那以后,苏灿等人就像是凭空在那个游戏室消失了一样,倒成了王威威的一个遗憾。

这下看到了苏灿,本来打算打一个招呼,做个人情的王威威竟然没打算走了,就在苏灿旁边坐下,心情大好,和他们天南地北的聊起天来。

张锡从刚才开始一直都是桀骜的姿态,现在也收敛得像是一个正常人,李艾在旁边时不时和王威威插口两句,都想博得王威威的好感,这就是这个现实的圈子,王威威的家室搁夏海市来,就算是张锡这样家庭背景不俗的人物,也不敢表现出傲气。

王威威见多识广,早已经过了还要在无关人等面前爱面子的时期,他也不觉得自己就刻意想要结识苏灿有什么不妥,反倒觉得自己这样,显足对苏灿的重视。

可周围众人看起来就不一样了,察言观色是这个圈子里最起码基本上要做的事情,但看让张锡这种人都露出逢迎笑容,还一手包去了他们所有账目的太子,竟然对苏灿礼敬有加,明眼人谁都看的出来,王威威和张锡李艾打个招呼就想走,然而现在看到苏灿等人,竟然留了下来,显然这个太子对苏灿的重视程度,比张锡,李艾,孙子仪等人都更高。

张锡也就在自己德高望重的爷爷带着自己去参加的一个军区宴会上和王威威打了照面,以张锡对自己爷爷的印象,爷爷无论在什么地方,无人不是看他脸色办事,很有官威,然而去了那机关大院,自己爷爷那基本上对人都是板着的面孔,竟然逢人就露出笑容。

向来爷爷出现都是众人的中心,然而那趟宴会自己和爷爷就坐在边缘,旁人顶多和他们草草的打个招呼,就前去和王威威长辈一行竞相递酒,久经这种场合的张锡不用说已经看出了谁是中心,也知道王威威家庭出身军政界,也是一号大人物。

当下听到他被骂的事情,有些迟疑的问道,“威威,你被骂了...这是怎么回事?”他原本也认为王威威性子随和,不过是小题大做,开个玩笑而已。

谁知道王威威不假思索的指向苏灿,哈哈一笑,“还不是苏灿,竟然骂我是垃圾,把我们一档子人都给骂了,弄得我们灰头土脸,却还真没办法反驳!高手啊!”

薛易阳,刘睿脸上的那个汗啊,苏灿也苦笑了一下,“好了吧,也就是你气量大,换其他人我也不会这样啊!”

王威威本身这么说出口心里面还挺别扭,谁知道苏灿这么一圆,竟然弄得他舒服起来。

这下一桌子人都安静了,在一中众人眼中高高在上,太子殿般的王威威,竟然被苏灿骂做“垃圾”,这下子人人都带着几分敬畏,几分疑惑的望着苏灿,对这个男子的背景身份又重新估算了一次。

张锡听得心头“咯噔”一声,李艾看向苏灿的眼神都变了变,没想到这小子这么有恃无恐,连王威威都敢骂,王威威性子随和也就罢了,王威威那一档子人他们可是知道,性子暴烈程度完全和他们的家境成正比,他们竟然都能受着,这个苏灿不免让人心生敬畏。

至于究竟是什么事情王威威被骂了,他们却不敢再深究询问下去,毕竟王威威表面不说,没准心头不悦呢。

仿佛又镀上了金,几个原本还对苏灿出身大为看低的女孩,不免重又生出热情。

陈灵珊也不免多看了苏灿几眼,王威威谈吐不凡,一来也没人和他抢中心地位,就连张锡等人都偃旗息鼓,而苏灿却可以和他说得兴起,言语中也不卑不亢,似乎并不因为他的优越家境背景而有什么谦恭之处。这已经更显出他的不平常。

有几个女生偶尔搔首弄姿的插口,苏灿也对她们笑脸相迎,可是他的目光却没有再朝自己再看来一眼。

陈灵珊回想起之前因为得知苏灿真正身份后表现出的那种冷淡的态度,心里面不免有一丝后悔起来。

“珞然后面还跟我提到过你,哈哈,我们就在隔壁的山庄,有兴趣去一起玩玩吗?”王威威没有主动邀请张锡,却率先邀请苏灿。

林珞然?张锡心头震动,当时宴会上那个惊为天人的美女,不少人私底下都在打听她来历的女孩,以她的那种清丽绝尘,竟然还提到过苏灿?她就在附近?张锡心跳加快,心头震动的同时,亦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

若是被他们得知双方竟然是在一场破落的游戏室中相遇,乃至相识,未免有些啼笑皆非。

“就不过去了,天色晚了,我们这里完了,差不多准备回家了。”苏灿婉拒。

王威威点点头,也不勉强,毕竟他们那个圈子,的确和面前清淡洒逸气质的苏灿格格不入。他不以被拒绝而恼,反倒为苏灿这种淡然处之的态度为之欣赏,要了苏灿电话之后,欣然离开,当然不忘把整个他们场子的帐给结了。

最后大队人洋洋洒洒骑着自行车环海回家,入城的时候王学兵将每个人随份子的钱都分给了众人,今天众人都蹬了一天自行车,又吃到了海边烧烤,外加上还有人请客,心情都格外舒畅,临分别的当儿,之前那个母亲和苏灿老妈同一科室的胖女孩不忘鼓足勇气说道,“苏灿,有空来一中玩啊,我请客!”

苏灿应了声,和薛易阳,刘睿调转车头,准备脱离大部队分开。

陈灵珊几次欲言又止,似乎想要说点什么,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表示歉意,就那么看着他们三人骑车的背影渐渐远去在香樟树立满的街道上,心里面有亏欠了什么的失落。